第七百零五章 为老婆服务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有没有……”

    摆了摆手,宋轻笑觉得自己突然像是被抓包了一样,有些无地自容,眼神闪躲着,就是不敢看傅槿宴,“我就是,就是……辣椒吃多了,辣到了,所以脸才红的。”

    “这样啊。”点了点头,傅孟辰一副深信不疑的模样。

    宋轻笑仍然是尴尬得不行,低着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蓦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抬着她的下巴,轻轻地转了过去。

    宋轻笑顺着他的动作转过头去,一张纸巾已经贴在了她的唇上。

    “你唇角沾了辣椒,我帮你擦擦。”傅槿宴声音轻柔的说道,动作温柔得不行——若是他眼眸中的笑意能够隐藏得再深一下,那就真的是完美了。

    轻哼一声,宋轻笑一晃头,逃离他手指的掌控,夺过纸巾,丝毫不留情的在嘴上擦了擦,然后团成团扔到垃圾桶里,微扬着下巴,丢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儿。

    擦干净了,你还想说什么!

    傅槿宴见状,无声的弯了唇角,凑过去在她耳边轻声低语,“笑笑,你刚才想了什么,我大概能猜到……别着急,等回去之后,你想的我都会满足你的。”

    这一次,宋轻笑觉得自己的脸可能已经处于要爆炸的趋势了。

    而一旁的傅孟辰小朋友也不甘寂寞的问道:“麻麻,你是又辣到了吗?可是你还没有吃多少东西啊。”

    “我……”

    宋轻笑觉得,自己今天可能不适合出来,就应该在家里好好地猫着!

    好在后来傅槿宴终于是良心发现,站出来为她解围,“辰辰,妈妈这是后反劲儿,你不用担心,让她冷静一会儿就好了。来,你不想吃章鱼,吃肉串好了,这个是没有刷辣的。”

    他说着,递过去一根烤得芳香四溢的肉串。

    傅孟辰点了点头,乖巧的接了过来,斯斯文文的吃着。

    为了维持家庭和睦,不能厚此薄彼,傅槿宴又拿起一根肉串塞到了宋轻笑的手中,顺便将她原本那根吃了一半的串拿了过去,“吃这个吧,不辣的,这串我帮你吃掉好了。”

    宋轻笑:“……”

    呵呵!

    打一棒子给两个甜枣?

    丫的真的是太嚣张了!

    磨了磨牙,宋轻笑将心中的怒气都发泄到了肉串上,“嗷呜”一口咬上去,明明是里脊肉,愣是被她吃出了排骨的感觉。

    那个嘎嘣嘎嘣咀嚼的声音,听着实在是毛骨悚然。

    傅槿宴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有些疼——像是被人一口咬上去的感觉一样。

    抽了抽嘴角,他垂下眼眸,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串串上。

    吃过饭后,一家三口又在周边逛了逛,权当是饭后消食,随后便开着车回了家。

    小孩子虽然精力旺盛,但是玩了这么一天,也是累了,上车之后眼皮就开始打架,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到家之后,傅槿宴轻手轻脚的将他抱下车,送回了他的房间。

    他动作轻柔的将傅孟辰的衣服换下来,盖好被子,看着他一直沉睡安详的模样,只觉得心里一软,俯身在他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随即转身走出房间。

    刚进到卧室,就听到宋轻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辰辰还在睡?”

    “嗯,没醒。”

    “那就让他睡吧,只是估计等到晚上的时候,这个小猴子又要开始精力过剩了。”宋轻笑说着,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

    见状,傅槿宴哭笑不得,眼眸一转,突然欺身上前,搂着她的腰,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伏在她的耳畔,声音低哑,像是优美的大提琴,充满了诱惑力,“没关系,你也睡一会儿,晚上就有精力和他玩了。”

    一边说着,一只狼爪子已经悄咪咪的摸上了她的衣扣。

    宋轻笑好歹也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通常他只是一个眼神儿,就能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更何况丫的动作已经这么明显了,她要是还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那可能真的是脑子被冻住了!

    轻哼一声,她一把按住了某个蠢蠢欲动的狼爪子,没好气的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觉得睡觉换衣服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

    “我可不累,再说了,为我老婆服务,怎么会有累这一说呢。”傅槿宴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吹了口气。

    下一秒,他毫不意外的看到,原本洁白的耳垂逐渐变成了粉红色,“而且最主要的是我觉得,你现在似乎不是很困,所以为了帮助你能够快速进入睡眠,我决定舍生取义,助你一臂之力。”

    闻言,宋轻笑瞪圆了眼睛,表情写满了难以置信。

    这么无耻的理由居然都说的出来,简直是……

    “傅槿宴,你真的是越来越……呜呜呜!”

    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就已经被堵上了。

    傅槿宴紧紧地搂着她,恨不得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热情似火,令人难以招架。

    于是,宋轻笑没有丝毫意外地沉沦了,躺倒在他的臂弯之中,手臂软绵绵的勾着他的脖颈,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

    当时吃饭的时候她所想象的事情,终于还是实现了……

    这边,一家三口浓情蜜意,岁月静好,而另一边,却有人正处于愤怒的边缘,只需要轻轻一推,分分钟就能爆炸!

    自从被傅槿宴“请”去谈话,后来又被“送”了回来之后,蔡雅雅躲在家里好几天都不敢出门,心惊胆战的蜷缩在家里。

    有的时候,外面若是有什么响动,她都会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瞪着眼珠子,整个人的身体都崩得紧紧的,僵硬得像是一具僵尸一样。

    即使当时傅槿宴已经说了,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当时的恐惧感却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迟迟没有消散。

    “咔”的一声,突然想起了开门的声音,蔡雅雅又是像是踩了电门一样,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一脸惊恐的看着门的方向,看着门被缓缓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是卡洛。

    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蔡雅雅几乎是喜极而泣,跳下沙发,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扑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又哭又笑的说:“卡洛,你怎么才回来啊,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都要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