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看着章鱼流口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这副馋样,嘴角抽了抽,小声说道:“笑笑,你是不是很想钻进去,重温一下昨晚那个梦?”

    心思被识破,宋轻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傅槿宴,却仍旧辩解道:“只是有一点点,没有很想。这样钻进去,只怕一会儿你就要去警察局捞我了。”

    “嗯,你明白就好。”傅槿宴无可奈何的笑道,“所以,先把你嘴角的口水擦擦?”

    宋轻笑一惊,连忙摸向嘴角,却发现什么都没有,顿时狠狠的瞪了一眼傅槿宴,“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干嘛耍我,哼。”

    傅槿宴摸摸挺拔的鼻子,无语的解释,“出门在外要注意形象啊,我只是看你都快要趴上去的样子,有点不忍直视。你没见旁边的人都在偷笑吗?”

    宋轻笑偏着头看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小女孩偷偷的看向她,捂着嘴在偷笑,样子可爱极了。

    某人一囧,恨不得直接挖个地洞钻进去。

    “咳咳,辰辰,我们再往前去看看吧,前面还有好多好玩的。”饶是宋轻笑脸皮再后,也觉得尴尬,连忙拉起傅孟辰的手,逃也似的走了。

    走之前,她还听到那个小女孩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妈妈,刚刚那个姐姐看着章鱼流口水的样子跟你真像……”

    后面的话她就听不清了,但宋轻笑心里还有一点欣慰——至少人家说的是姐姐,而不是阿姨。

    一家三口就这么晃晃悠悠的将水族馆逛得差不多了,又去看了海豚表演,傅孟辰开心得不得了,差点就想抱着海豚来个亲密接触,还好宋轻笑及时阻止了。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傅孟辰终于玩得心满意足了,开始摸着肚子喊饿。

    宋轻笑早就饿了,只是见傅孟辰这么开心,不忍心打断这难得的美好时光,此时听到他也喊饿,顿时感动得两眼泪汪汪的。

    “走吧,我们去吃烧烤,位置已经定好了。”傅槿宴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活宝,好笑的说道。

    在他们玩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手机上定好了中午吃饭的地方,此时去刚刚好。

    “g!g!g!”闻言,宋轻笑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拉着傅孟辰就朝车子那边跑去,活蹦乱跳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一个饥饿已久的人。

    于是,这天中午,宋轻笑将昨晚的梦付诸现实,在父子俩嫌弃的眼神中,淡定自若的烤着章鱼。

    嗯,真美味,简直跟梦里的味道一模一样。

    “麻麻,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傅孟辰有点担心的说道。

    “安啦,放心,麻麻没事的,你要不要来一点啊辰辰?”宋轻笑笑眯眯的看着她懂事的乖儿子。

    “我不想吃,我觉得章鱼可能会很疼。”傅孟辰觉得刚刚还带给他无数欢乐的小伙伴,此时就在这餐桌上了,有些不忍心。

    宋轻笑闻言,有点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有同情心。

    顿时有点惭愧。

    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烤串,上面红彤彤火辣辣的章鱼爪,顿时有些下不去嘴。

    但是——

    晚上的那个梦,真的是印象十分深刻啊!

    那个美味,那个口感,到现在还是记忆深刻,令人难以忘怀。

    若是让她现在放下手中的串,那就真的是太残忍了。

    想了想,宋轻笑看着傅孟辰,一本正经的说道:“辰辰啊,自然界是讲究优胜劣汰的,咱们吃的这些东西,都是被淘汰下来的,若是不吃,或者就是被丢掉了,现在能够进我们的肚子里面,体现他最后一点价值,也是十分的难能可贵的。而且……”

    顿了顿,她的表情有些纠结,“它们不会疼的,因为你不是抓着活的章鱼直接啃的,所以放心好了,没有事的。”

    闻言,傅孟辰的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小眉毛凑在一起,拧成了麻花的样子。

    傅槿宴坐在一旁,听着宋轻笑为自己的贪吃拼命地找着理由,纠结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想笑。

    但是设想了一下自己若是笑出来可能会引发的后果,他还是拼命地忍住了。

    家庭和谐最重要,不能因为一时的心情愉悦,做出什么有碍和睦的行为——生命诚可贵啊!

    而宋轻笑还在不遗余力的”教导”着傅孟辰,“而且,辰辰啊,你看我们平时吃的那些肉肉啊,也都是一样的,它们的存在,有着必然的价值,或许过程是你不忍心见到的,但是生存的环境就是如此。而且我们若是不吃肉,只吃青菜,也是不好的,身体里的营养匮乏,就会长不高,长不大。辰辰,难道你想要一辈子都只长到这么高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比量了一个高度。

    嗯,高度差不多是一个茁壮的豆芽菜的高度。

    见状,傅孟辰小朋友先是瞪圆了眼睛,然后绷着一张小脸,态度十分坚决的疯狂的摇着头。

    “不要不要,辰辰要长得高一些,最好是像粑粑那个样子,这样才好看。”

    闻言,宋轻笑下意识的看了看傅槿宴,暗暗点头。

    说的没错,傅槿宴的身材真的很标准,身姿高挑,端正有形,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说到脱衣有肉,那个胸肌腹肌肱二头肌,组合在一起,完全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啊!

    宋轻笑已经不自觉想到了某些美好的画面,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表情沉醉,一副正在发花痴的模样。

    傅槿宴眼睁睁的看着她表情的变化,哭笑不得,心里却也是痒痒的。

    娇妻在侧,真的有种想要拥她入怀,肆意爱怜的冲动。

    但是——

    傅槿宴眼眸转了转,看到了某个“小豆芽”,正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两个,那纯真的眼眸,实在是……亮的刺眼。

    自家儿子就是一个电灯泡,至少也有五千瓦的那一种!

    轻咳一声,傅槿宴压下心中的旖旎,伸手在宋轻笑的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调侃,“回神了,想什么呢,居然就这么走神了。”

    经他这么一下,宋轻笑神游天际的灵魂终于又飞了回来,懵懵懂懂的看着他,反应了许久,才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又想到自己刚才遐想的内容,脸“腾”的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麻麻,你的脸怎么红了,是发烧了吗?”傅孟辰十分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