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我知道错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即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蔡雅雅依旧执着的认为是他们夫妻为了报复她,所以买通了酒店的人,爆出了那些床照。

    对于她的冥顽不灵,傅槿宴已经无言以对。

    面对着一个头脑清醒精神正常的人,即使她脾气再倔,你还是可以和她讲道理,能够说服她。

    但若是面对一个精神已经处于失常状态的疯子的话,那就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太自我的人,是听不进去别人的劝的。

    况且,傅槿宴也没有那个闲心去劝她,他能忍到现在还没有动手,都是多亏了傅家良好的家教。

    冷哼一声,他的手轻轻地拍在桌子上,明明没有用什么力气,声音也不大,却惊得在场的人的精神都是一凛,瞬间站直了身体,笔直的像是标杆一样。

    “蔡小姐,我每天的工作很多,今天破格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和你说着这些废话,但是这些话,对你而言,不是废话,我希望你能牢牢地记在脑子里面。当初打歌服的事情,我们已经和你原来的公司谈过了,所以这件事情算是揭过去了,若是你再无凭无据的造谣笑笑抄袭,信不信我让你在市待不下去?”

    对于傅槿宴的警告,蔡雅雅丝毫不觉得夸张。

    依着他的势力,想要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真的是一件十分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自己可能会有的下场,蔡雅雅抖了抖身体,一脸的惊恐不安。

    见状,傅槿宴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还有关于你床照的事情,不好意思,我们夫妻两个爱好正常,心理也正常,对于别人闺房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况且你们的身材真的是……呵!”

    不用说什么,只是一个“呵”字,就已经表达了他浓浓的嫌弃。

    蔡雅雅被他的态度弄得尴尬的不行,下不来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一张脸上又是红红绿绿,精彩万分。

    不过她是什么表情,傅槿宴全然不在意。

    “至于到底是谁把你们的床照爆出来的,我大致能知道,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依着你那个智商,这辈子不用干别的事情了,就想这一个问题就足够了。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如果再被我听到任何有关你诽谤笑笑的消息传出来,后果会是什么,你自己想去吧。不要以为什么‘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惹恼了我,我让你连脚都没有!”

    此话一出,蔡雅雅瞬间绷直了身体,一脸的惊慌失措。

    没有脚……

    他是准备废了自己吗?

    那样的话,自己的路就真的全被堵死了!

    曾经梦想着站在舞台上,站在聚光灯下,在万众瞩目下跳舞唱歌,成为万人迷。

    可是现在……

    想到自己可能会面临的凄惨下场,蔡雅雅连忙疯狂的摇着头,脸上写满了恐惧,咬着嘴,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滑了下来——她这一次不是故意装委屈,而是真的太恐惧了。

    “傅先生,不要,不要啊!我知道错了,我知道是我误会了宋小姐,是我想当然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不要……我已经被公司雪藏,处境已经很可怜了,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和宋小姐有任何的纠缠,我会躲得远远地,再也不去打扰她了,求求你,不要对我下手……”

    蔡雅雅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害怕,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成串的往下滑,很快就将她描绘的精致妆容晕染得一塌糊涂。

    嗯,花了妆的女人,就像是女鬼一样。

    看着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傅槿宴打心里感到厌恶,不由得怀念起自己媳妇儿那干干净净的小脸蛋,化妆的时候精致美艳,素颜的时候也是清纯可爱,才不会像她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我说过,事情如何发展,取决于你是否识相。我没有闲心天天想着对付你,只要你安分守己,管好你的嘴,那么我也能够放过你。”

    不是因为他心善,只是因为他相信因果报应,若是自己的善良可以为傅孟辰换来善报,那么也是值得的。

    闻言,蔡雅雅抽泣着,连连点着头,哭的都要打嗝了,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我知、知道了,以后、以后都不会,再、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真、真的……”

    还没等她说完,傅槿宴就已经十分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愿意再听了,“好了,你可以闭嘴了,我不想听你说话。陈盛,送她出去吧。”

    陈盛点了点头,走到蔡雅雅的身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沉声说道:“蔡小姐,请吧。”

    蔡雅雅抬起眼皮,偷偷地打量了他一番,咬着唇,轻轻地点了点头,顺着他指引的方向,十分乖巧的走了。

    那里,之前带她来的那个人正等在那里。

    送走蔡雅雅,傅槿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小记者,似笑非笑的问道:“她走了,那你呢?”

    “我?”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小记者咬着唇,一脸的难色。

    想了想,她梗着脖子,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说道:“你想要怎么处置我随你便吧,毕竟这件事情论起来,我也有着重大的责任,若不是我眼瞎,也不会信了她的鬼话,惹出这么多的麻烦,是我的责任,我会全力承担,不会否认的。”

    傅槿宴听了,挑了挑眉。

    没想到,眼前这个个子不高的女人居然这么的有魄力,面对着自己也不退缩,勇于承担责任。

    ——和刚才蔡雅雅哭得一脸鼻涕一脸泪的模样真的是相差很远。

    听说这两个人是朋友?性格也是天差地别。

    因为她如此坦然的态度,傅槿宴对她反而没有多么的厌恶,只是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虽然你也是因为自己太蠢了,所以被她算计了,但是脑子这种东西也是生来就带着的,轻易不好改善,所以我能够谅解你的行为。”

    陈盛:“……”

    所以你嘴上说着没关系,其实也没有放过损她一顿的机会?

    真是小肚鸡肠的男人!

    小记者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番话,她感觉像是好话,但是仔细想一想,又觉得似乎不是什么好话。

    但是真的论起来,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