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你可能是个脑残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蔡雅雅被他说的最后一个字吓得身体都僵成了一块钢板,动都不敢动,眼眸中闪烁着恐惧的光芒。

    深吸了口气,权衡利弊之后,她终于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了,若是不说出来,自己难道真的就要去坐牢吗?

    那怎么可以!自己还这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怎么可以去坐牢!

    一旦进去了,就算是很快就放出来,那也是人生中难以磨灭的污点,以后想要继续当明星,真的是再没有可能了。

    想到这里,蔡雅雅猛的抬起头,语气急促又带着惶恐的说道:“傅先生,我说,我都说!你千万不要送我去坐牢,那样的话,我就真是要完了。”

    “送不送取决于你的坦诚程度。”傅槿宴没有给她明确的答案。

    但是即使是这样,蔡雅雅也觉得安心不少,舔了舔因为紧张而变得干燥的唇瓣,诚惶诚恐的娓娓道来:“其实我和宋小姐之间的仇怨,是当初她去公司送样衣的时候结下的,我不喜欢那件衣服,也看不惯她趾高气昂的样子,所以对她没有什么好感,否了她的设计。后来我离开公司的时候,遇到了卡洛……”

    听到这个名字,傅槿宴挑了挑眉,眼眸中闪过一抹沉思。

    还真是一个久违的名字啊!

    这件事情居然和他有关,看来那天还是下手太轻了!

    就应该直接弄死!

    “……我们成为了男女朋友,他说要为我们设计打歌服,但是那会,因为我对宋小姐不满,他也知道,就拿来了那件衣服,说若是没有被发现,那就没有关系,若是被发现,就说是宋小姐的作品,将脏水泼到她的身上,权当是为我出气。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也清楚了……”

    闻言,傅槿宴点了点头,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笑还是愤怒。

    没想到,事情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嫉妒?

    若是宋轻笑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全都是因为蔡雅雅对她的嫉妒所引发的,不知道会不会崩溃。

    想了想,傅槿宴觉得她不会崩溃,而且按照两人彼此之间的了解程度,恐怕她若是知道了,一定会笑得后牙床都露出来。

    “哇哈哈哈!果然还是我太优秀了,所以才会遭到别人的嫉恨是吗?哎呀,这可怎么办呐,天生的就是这么优秀,改不掉啊!”

    不得不说,他想的很是符合宋轻笑的臭屁性格!

    “那这次的事情呢,又是怎么回事?”

    “这次的事情……”

    咬了咬唇,蔡雅雅的表情变得有些纠结,仿佛十分为难的样子,但她还是开了口,“当时报道出来的时候,公司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将我移除团队,当时我心情太震惊太难过了,就找到卡洛去诉苦,我们感觉一定是有人看我不爽,所以故意陷害我,偷拍我们的照片发到网上,我想了又想,和我有仇的,又很有势力的,也就只有……宋小姐了,所以我才……”

    傅槿宴听完,真的觉得是无语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的脑子确定没有问题吗?

    还是说她平时出门,都不带脑子,把脑子放在冰箱里面冻起来了?

    床照被爆出来,首先怀疑的不是自己的身边人,而是其他人,这种想象力也是丰富的可以啊!

    不过转念一想,傅槿宴也能明白过来。

    毕竟是自己的男朋友,全身全意的相信他,自然就不会去怀疑他,然后再被他似是而非的引诱一下,注意力就会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但即便如此,对于她往宋轻笑身上泼脏水的行为,傅槿宴还是不能容忍。

    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挑衅!

    真的以为他们都是好脾气,吃了亏连点儿反应都没有的吗?

    “蔡小姐,对于你的解释,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唯一能够解释你行为的,大概就是……你可能是个脑残吧。”

    “你……”

    被这么当着面的辱骂,蔡雅雅也是忍受不了,只是她就算再不甘心,说了一个字之后,却什么都不敢说了。

    因为她看到了傅槿宴眼眸中的冷光,令人浑身一颤。

    实在是承受不住他的目光,蔡雅雅迫不得已的低下了头,手指捏着衣角,揉出了层层的褶皱,就像她的内心,乱成一团乱麻。

    傅槿宴冷眼看着她这么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不屑的冷哼一声。

    就这样胆小如鼠的模样,当初要多理直气壮,事后就有多畏畏缩缩,简直是不堪入目。

    笑笑居然会被这样的垃圾纠缠上,也真是倒霉。

    看来过几天,应该找个时间带她去香火旺盛的庙拜一拜,去去晦气。

    “蔡小姐,仅凭着你们简单的猜测,就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我太太的头上,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还是你觉得新闻出来,因为舆论的压力,我就对你无计可施了?虽然键盘侠确实是众多,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傻子,都能被你牵着鼻子耍得团团转。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对我们造成了多大的困扰?我太太是一个设计师,就因为你那些小肚鸡肠的算计,名声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这里面的损失,你要如何承担?”

    “我……”

    蔡雅雅被他一下子就问住了,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承担损失?

    宋轻笑有什么损失!

    她的工作室照样开得好好的,她的日子也过得无比悠闲,即使有了什么麻烦,还有这么“尽职尽责”的老公帮着消灾解难,她有什么损失!

    受到伤害的是我!

    我的名声臭了,我的事业毁了,我的路都被堵死了,我现在已经快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不过是为了出出气,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那有什么。

    “傅先生,我之所以会怀疑是宋小姐陷害我,只是因为当初我和我男朋友去的酒店,也算是比较高档,保密性很好,我也去过几次,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才会怀疑到宋小姐的头上,毕竟……傅先生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做到这一点,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