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录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蔡雅雅,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人!当时跟我打电话的时候,你说的是什么?要爆料,说是有内幕,见面之后,你又是哭又是抱怨,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天真无邪,不小心招惹了别人,结果被一直打击报复的小可怜,现在呢,你又说你是无辜的、不知情的,说这一切都不是你的本愿,你也是被利用了,而且你口中的那个人,就是我吧?”

    “推卸责任,泼脏水,摘清关系……这些龌蹉事你做起来可真是够得心应手的啊,看情况应该是没少做吧?不然怎么能这么熟练呢!只是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你说的话会被人发现吗?还是说,你已经坦然到即使被发现了也无所谓的地步了?若是这样的话,那我敬佩你,敬佩你的厚脸皮!”

    蔡雅雅被她嘲讽得脸都黑了,微垂着头,不敢看她,心虚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她的手还捂着被打的那一侧脸,轻轻的触碰都能感到针刺一般的疼痛。

    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自己已经被两度打脸,这对性格高傲的蔡雅雅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心中的愤恨上涌,心中刚刚因为看到她走出来而升腾起来的那一点儿愧疚,也因为这一巴掌和这些不客气的嘲讽而烟消云散。

    是你逼我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了!

    蔡雅雅愤然的将手放下,面向傅槿宴,故意将自己红肿的那一侧脸颊摆在他眼前,瘪着嘴,带着哭腔哽咽的说:“傅先生,你相信我,这一切真的都是她在自作主张,跟我没有关系。我就是没有提防她,忘记了她的身份,一个记者,怎么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爆点呢,为了自己的名利,根本就不会在意朋友的死活,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才会和这样的人掏心掏肺。”

    “你看,她打我,不就是因为恼羞成怒,所以才找我发泄的嘛。”

    蔡雅雅多想一巴掌还回去,可是现在的情况不行,她要维持自己柔弱的受害者的形象。

    按照她对男人的了解,一般面对柔弱的女人,他们都会心生怜惜,不忍心过多责备。

    不过不得不说,蔡雅雅这个自以为是的性格,真的是害人不浅——主要是害自己。

    “是你瞎了眼,还是我瞎了眼?”

    小记者一张脸涨的通红,牙齿紧紧地咬着唇,眼眸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她握紧了拳头,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嘲讽,“蔡雅雅,做人要有良心,你求着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你都忘了吗?真相到底是什么,究竟是谁的意思,你以为就凭你一张嘴,就能颠倒黑白了吗?蔡雅雅,做人不要太自负,也不要太绝了,不然以后可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面对她的警告,蔡雅雅不屑一顾,甚至还有些想笑。

    威胁我?也不看看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

    她抽了抽鼻子,继续维持着自己委屈的模样,唯唯诺诺的说道:“你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不是我做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你别以为框我就能蒙混过关,是非曲直都有公道的。”

    “你说的没错,是非曲直都有公道的,只是这个公道,不是你说了算的。”

    小记者冷笑一声,后退一步,抱着臂膀,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嗤笑一声,慢悠悠的说道:“蔡雅雅,你这么理直气壮,是不是不知道,身为记者,都会有职业病,比如……对于一些谈话内容,我们都会拿录音笔录下来,为了以备不时之需。那天我们的秘密谈话,因为习惯,我也录了下来,所以,你想不想听一听,在那里面,你是怎么说的?”

    说完,她终于捂着嘴,放肆的笑了出来。

    而蔡雅雅也在她张扬的笑声中,脸一点一点的变了颜色,由红转白再转黑,五彩斑斓,像是变脸一样,十分的精彩。

    她是真的没想到,两个人的对话内容居然会被录下来。

    当时自己的情绪可是十分激动的,虽然表现得委屈一些,但是那些难听的咒骂和讽刺,可是不少,这若是被傅槿宴听到了……

    想到这里,蔡雅雅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傅槿宴,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唇角轻勾,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充满了玩味。

    瞥到这样的表情,她的心就是一颤抖,慌得难以自制。

    咬紧了牙,蔡雅雅梗着脖子,一副不服输的模样说道:“你少唬人,谁知道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录音,就伪装成是我说的话,少骗人了。”

    “是不是真的,相信傅先生会有定夺的。”看着她一脸诧异的模样,小记者点了点头,笑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已经把录音交给付先生了。”

    闻言,蔡雅雅脚步趔趄了一下,差点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费了老大劲儿才没有在众人面前出丑。

    她看着傅槿宴,眼中还抱着一丝期望,希望是小记者骗了她,没有录音,就算是有,也没有交给他。

    “录音我听了,也送去做了鉴定,是你的声音,蔡小姐。”

    傅槿宴的话,终于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蔡雅雅瞪圆了眼睛,一脸的惊恐,颤抖着唇,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事情仿佛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自己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蔡小姐,刚才我就说过,希望你能实话实说,但是看情况,你根本就没有将我的话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傅槿宴曲起手指,轻叩着桌面,声音冷漠得像是数九寒冬的冷风,刺骨生寒,“恶意抹黑他人,诽谤,栽赃,再加上欺诈,蔡小姐,这些罪名摞在一起,你觉得,你能在里面呆多久?”

    虽然他没有说“里面”是哪里,但是蔡雅雅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惊得身体颤抖,像是秋风中瑟瑟发抖,摇摇欲坠的枯叶一般。

    “傅先生,我……”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傅槿宴抬起了手,制止了她的话。

    傅槿宴眼睛一瞥,没有丝毫的温度,“我不想听你那些辩解了,听了这么多,实在是反胃。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说不说实话?如果你还是不说,那就别怪我了,要知道,我的耐性真的不怎么好,你这么挑战,纯粹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