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果然是傅槿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蔡雅雅理解的一笑,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那我就不打听了,麻烦你了,大哥。”

    最后两个字说得那叫一个百转千回,妩媚婉转,像钩子似的,在男人心上勾了一下。

    男人拿着刀子的手轻轻颤了颤,随即不敢再看她,定下心神,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同时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蔡雅雅跟着他上了车,仍旧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端倪,心里的恐惧和紧张几乎要将她淹没了,手心都出了很多汗。

    看着开车的也是一个身体强壮高大的男人,她彻底打消了逃跑这个念头,她一个女人,是绝对跑不过这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的,说不定还会因此惹怒他们,从而招来一顿苦头吃。

    思绪回到现实,蔡雅雅觉得,这个地方看起来像一个……办公室!

    对,就是一个现代化的高端办公室,里面的布置处处都透露着低调的奢华,甚至连那个茶几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顶级产品。

    蔡雅雅震惊了,这样一个办公室,不显山不露水的,看起来甚至比她前公司的娱乐公司董事长的办公室更高档。

    答案在心里呼之欲出……

    “你好啊,蔡小姐,很冒昧用这种手段将你请来。因为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这场见面,所以只好采用万无一失的手段了。”

    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明明是极为悦耳的声音,低沉磁性醇厚,却吓得蔡雅雅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脊背发凉。

    待她看清眼前之人时,心神大震,饶是她刚刚已经猜到是谁了,现在仍旧吓得心里跳个不停,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的。

    傅槿宴!

    竟然是傅槿宴!

    果然是傅槿宴!

    真是好手段,好,好得很,这多半是宋轻笑出的主意吹的耳旁风吧?

    妈的,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

    傅槿宴双眼冷冽的看着这个如此落魄,却仍旧浓妆艳抹打扮张扬的女人,扯出一抹嘲讽的笑,“蔡小姐,闻名不如见面,我们终于见面了,你好,我是傅槿宴,宋轻笑的老公。”

    “你、你好,傅先生。”蔡雅雅定了定神,她深知自己作为女人的优势,于是露出一抹比刚刚那个还魅惑的笑,“请问傅先生请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面对傅槿宴,她说话一点也不敢放肆,也不敢冷嘲热讽,因为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与寒意,一点也不友好。

    这点,他跟她接触过的那些男人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让她心里很没底。

    所以,她下意识的想要像刚才对待那个男人一样,期盼着用自己的魅力来蛊惑他,不希望自己能够让他改变态度,但至少能够放缓语气和态度,不会让她那么的胆战心惊,后背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只可惜蔡雅雅始终有一个毛病,就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不明白自己的身份。

    明知道自己现在是受人胁迫的处境,但还妄想着对方能够看着她漂亮乖巧就放过她——呵呵!欺负谁没见识还是怎么的?

    看着她对着自己抛媚眼,傅槿宴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没有丝毫的掩饰。

    “蔡小姐明知故问啊,我请你来是为了什么,你会不知道吗?”

    眼看着自己的魅力对他居然没有起丝毫的作用,蔡雅雅心慌之际,又有些许的恼怒。

    一个女人最引以为傲的魅力被如此的忽视,那就是一种嘲讽,明晃晃的打脸,这让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样貌十分有信心的蔡雅雅心生不满,甚至想要破口大骂——特么的你是不是瞎!

    但是好在她虽然脑子不好使,但还没有完全的废掉,话到了嘴边,却被她硬生生的变成了一声娇嗔,柔媚惑人,“傅先生说这话,我不是很明白,毕竟之前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

    蔡雅雅打定主意装傻充愣,只要她不承认,就能获得一线生机。

    说不定自己一会儿再撒撒娇,眼前的这个男人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楼裙下,供她驱使。

    到时候,无论是什么宋轻笑,马轻笑,都不用在放在眼里了。

    不得不说,有些人的自大真的挺致命的。

    刚刚傅槿宴对她的漠视和无动于衷,仅仅是让她稍稍恼怒了一下之后,就全然抛在了脑后,依旧不知死活的在做着美梦。

    这样的人,真的是……可笑得令人难以启齿!

    傅槿宴看着她装着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恼怒,只是冷笑一声,语气平缓淡然,“蔡小姐,我有妻子,我很爱我的太太,所以……你还是别对着我露出那样的表情,没有用,看着还恶心。而且恕我直言,就算我现在没有结婚,你这样的,我也看不上,长得太丑了。”

    嗯,他们傅总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能力没有丝毫退步。

    站在一旁的陈盛心中默默地夸赞着,顺便不着声色的向着一旁又挪了挪。

    还是要远离一些,靠的太近了,实在是感觉好危险。

    只是他刚动了一下,就感觉一道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陈盛下意识的瞥了过去,吓得顿时一机灵。

    靠!自家ss正一脸“深情”的看着他,目光灼灼,眼眸中似乎有千言万语,被他成功的破解成一句话——你丫是不是欠收拾了?

    感知到危险的陈盛又默默地挪了回来,一脸的诚惶诚恐。

    相对于未知的危险,还是这种已经出现苗头的危险更可怕!

    看着某些躁动不安的人已经在自己的示意下安静如鸡,傅槿宴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站着的蔡雅雅,看着她因为自己刚才的话而愤怒的样子,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说几句实话就受不了了吗?

    那当初你泼给笑笑的冷水,对她的辱骂,对她的人身攻击,又算什么呢?

    相较之下,这些话真的是轻微得掀不起任何波澜才对。

    “蔡小姐,若是你觉得你什么都不说,我就拿你没办法的话,那你就真的是太小瞧我了。我既然能把你请到这里来,自然是为你准备了一些‘礼物’,只是这些‘礼物’,却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也不一定能接受,所以你要考虑清楚,确定要这么继续装傻充愣下去吗?”

    “我……”

    蔡雅雅被他的话说得心里发慌,手掌紧握成拳,转移她的注意力,否则的话,她都担心自己会扛不住,直接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