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被人挟持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今天的事我都知道了,蔡雅雅发的那个微博我也看见了。”傅槿宴将她揽在怀里,传达出一种无声的安慰,似乎在说,不要害怕,一切都有我。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他轻柔的说着,眼中爆出一阵狠厉的目光,这个该死的女人,没有证据的事就乱说,真当他傅槿宴是个死人吗?

    宋轻笑将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槿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种事情一旦遭遇多了,就想开了,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惊慌失措,我不再是曾经那个经不起风浪的小女孩了,我长大了。”

    “嗯,你长大了。”傅槿宴说着

    宋轻笑听着这话有点不对味,坐直身体,看向他的眼神时才知道,这货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立刻羞恼的说道:“槿宴,我们是在说正经事,能正经点吗?”

    傅槿宴收回红果果的目光,假意咳嗽了一声,眼里浮起隐隐的笑意,“我说的那个也是正经事呀。食色性也,本性的事,就是最大的事,不可违逆的事,所以也是正经的事。”

    “你这都是些什么歪理!”宋轻笑笑着打了他一下,细听,撒娇的成分更多。

    “这可不是我的歪理,是我们中华民族圣人的名言。”傅槿宴无耻的说着,“所以,在这件事上,我都这么坦荡了,你还这么忸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呀?”

    宋轻笑:“……”

    丫的真是牙尖嘴利呀!

    是不是非得要对你演示一番竹笋是怎么炒肉的,你才不会胡说八道!

    看着宋轻笑嘴角抽,嘴角抽了眼睛抽,眼睛抽了眉头抽,傅槿宴蓦地低低笑起来。

    宋轻笑这才知道,自己这是被某人戏耍了一番,顿时泄气似的又瘫回他的怀里。

    捉弄人就这么好玩吗!哼,混蛋!

    “说真的,槿宴,遇到这种事,我现在连气都生不起来了。”宋轻笑的语气里颇有些苦恼,“我也很想生气,破口大骂呀,捶胸顿足呀,狠狠反击一番呀,然而真正的事到临头了,我才发现自己就像在看戏一样,有种事不关己的感觉,哎,真是无聊透了你知道吗?”

    “以后,请叫我淡定姐。”

    宋轻笑这样说着,傅槿宴的心却没来由的痛了一下,他知道她这一路是怎样扛着大风大浪过来的,所以也了解她现在如此不在乎的感受。

    说到底,都是他没有保护好她,自己的女人变成这样,自己有很大的责任。

    又想到这次的始作俑者,傅槿宴双眸蓦地一眯,他媳妇不在乎,不代表他不在乎,也不作为。

    哼,陷害笑笑的人,哪能这么轻易就脱身,不找过来喝喝茶聊聊天,怎么行呢。

    于是第二天,蔡雅雅就莫名其妙的被人“请”到了傅槿宴的办公室。

    眼睛上蒙着的黑布被摘下,她眯起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想起了刚才发生的那惊险的一幕。

    她原本正打算出去买点东西的,一直窝在家里,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霉了,没想到刚走出家门,就被人挟持了——没错,就是挟持,因为她能感觉到那个尖锐的东西顶在自己腰眼上,吓得她浑身发寒。

    蔡雅雅顿时浑身一僵,看了眼那个长相普通却眼神阴鸷的男人,“这、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我们素不相识,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将自己包裹得这么严实,这人应该认不出自己就是蔡雅雅吧?那光天化日之下,他到底是要干嘛,求财还是求色?

    如果是求财的话那还好说,自己包包里还有一些钱,但如果是求色的话,那该怎么办?

    男人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紧张,讥讽的一笑,“蔡小姐,你不必害怕,有个人想见见你,只要你乖乖跟我去,我保证不会伤害到你。但如果你不愿意去,或者在路上耍些小花招,我可不敢保证,我手里的刀子会不会招呼到你如花似玉的脸上去。”

    说着,男人眯了一下眼,别有深意的说着,“这么美丽的脸,划花了真是可惜呢,你说是吗?蔡小姐。”

    蔡雅雅在心里大呼不好,这种非常时期,自己就不该乱跑的,现在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威胁了,自己却还不能反抗,或者大声呼救——毕竟,她还是更看重自己这张脸的,这可是她以后翻身的资本之一。

    看着男人眼里寒冷的光芒,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她十分清楚,这个男人说的话是真的,她要是敢张口呼救,他的刀子绝对快过她的话,往她脸上招呼,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往她脖子上招呼。

    想清楚后,蔡雅雅也顾不得可能会露出自己的脸,慢慢拉下口罩,将墨镜取下,朝他露出一个算得上是魅惑的笑容,温柔又讨好的说道:“好的,这位大哥,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只是,我可不可以提前问一下,到底是谁要见我啊?这样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你放心,我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我心里有点紧张和惶恐,毕竟,再怎么样,我也只是个女人,知道是谁后,也会放心许多。”

    男人闻言,神情也不由得缓和许多。

    她的话不无道理,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落在自己手里,怎么也不可能翻出浪花来的。

    但是上面交代的话犹言在耳,让他不敢违逆,不然,自己的前途可能就不保了。

    想到那个人斩钉截铁的话,以及说一不二的强硬的作风,他生生打了一个冷颤。

    “抱歉,蔡小姐,上面交代过,不允许透露他的消息。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要请你去做个客而已。走吧,蔡小姐,车子就停在前面。”

    虽然百炼钢也能化成绕指柔,但蔡雅雅这样的绕指柔并不足以打动男人的心,让他不顾后果的告诉她一切,只是语气和动作都温柔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