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气愤不起来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着小纯这一大堆发牢骚的话,宋轻笑心里溢满了感动,这两个小丫头,是真心为她着想的。

    想了想,她温和的说道:“萱萱,小纯,谢谢你们这么为我着想,我知道你们是真的对我好,在为我着急,所以我心里很感动。”

    见二人眨巴着眼看着她,宋轻笑继续说:“其实刚开始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心里确实是有些气愤的,毕竟无缘无故就被破了脏水,任谁心里都会有不舒服的感觉,真正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但是很快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没了,我反而觉得像在看一场戏一样,有几分滑稽、可笑,那种置身事外的感觉越来越重了,所以,我也实在气愤不起来了。”

    “你们还记得我曾经被卡洛抄袭,并且被他倒打一耙的事吗?那个时候我恐惧担忧气愤无奈,情绪复杂得不得了,然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这种事情我反而放下了,光有激烈的情绪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会成为自己采取行动的障碍,我就坐在这里,不出言发声,不攻击,也不解释什么,看她接下来会怎么闹腾,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跳梁小丑粉墨登场,我就默默的做个看客就好了。”

    萱萱听到她这么一番长篇大论,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高,实在是高。笑笑姐,你这样的境界,我不知道还要修炼多少年才行呢。简直是望尘莫及。”

    宋轻笑咧嘴一笑,“不需要多长时间,被陷害的次数多了,就淡定了。”

    萱萱:“……”

    hhhhh……

    “得了,那我还是不要达到这种境界好了,我这个小暴脾气,被人陷害一次,都怕自己忍不住提刀杀上门,还多次,那不得少活多少年呐,珍爱生命,远离傻叉。”

    小纯似有所感的点点头,颇为认同。

    “好了,你们也不要生气了,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上策,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折腾去吧,我们关起门来好好做自己的事就行了,我现在想通了,如果那些人真的听信外界传言,而不敢与我们合作,那这样仅从表面判断,心里自己没有一把尺子的客户,我们也不屑与他们合作。真正知道我们的,有心想合作的,必定会从各个方面考察我们,而不仅仅是听从网络上的流言了。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流言这玩意,听听也就罢了,太认真,你就输了。”

    宋轻笑难得掏心窝子的对两人说着,“所以,不能让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们开开心心的,该吃吃,该喝喝,外面的一切,就当看了一场免费大戏咯。只要他们不来砸我们工作室,就放宽心吧。你看,实际上我并没有受到损失,那些骂人的话,只要不往心里放,还不都是耳旁风,过眼烟云,哪里还真的就被他们左右了呢。别人还没杀上门,自己就先吃了一肚子气,心随境转,多傻呀。”

    萱萱和小纯听着这一番从人生境遇里,实打实历练出来的真言,心里的震惊不言而喻。

    她们没想到,宋轻笑看起来比她们明明大不了多少,就能这么淡定,说出一番这么有哲理的话。

    两人佩服至极,却也因此淡定了不少,至少不复一开始那样的愤怒了。

    一番长谈后,很快就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三人又纷纷忘掉外界的喧嚣,各自忙碌去了。

    与其有这个功夫来关注那些八卦,不如好好挣点钱。

    下班后,宋轻笑一如往常那样回到家,心情看起来还不错,至少她亲自下厨做饭了。

    傅槿宴表示有些诧异,今天早上那轰轰烈烈的新闻他也看到了,当时就有点担心这丫头,害怕她生气,做出什么事情,吩咐陈盛先密切关注着这件事。

    没想到回来后,看到她一脸笑盈盈的表情,傅槿宴忽然有点风中凌乱——自己的媳妇莫不是被人掉包了吧?

    按照常理,她要么闷在心里,要么发泄出来,但总不该是这种表情,好像……中了五百万一样。

    诡异,太诡异了。

    于是,一顿饭,在诡异的氛围中吃完了,傅槿宴打发傅孟辰自己上楼休息,他想跟宋轻笑谈谈心。

    傅孟辰嘟着小嘴不情愿,“粑粑,我去了爷爷奶奶家这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这样对待我。”

    傅槿宴:“……”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像是——我好不容易从老虎嘴里逃生了,你就这样对待我,我好委屈呜呜呜……

    将自己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傅槿宴将个子又窜高了的小包子抱起来,放在腿上,神情温和的看着他,“爸爸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今天你麻麻遇到了一些麻烦,爸爸要跟她谈谈心,聊一聊,辰辰这么爱麻麻,肯定不忍心让她把事情闷在心里吧?”

    傅孟辰歪着小脑袋,疑惑的看着傅槿宴,“可是,粑粑,我怎么觉得麻麻并不伤心呢?她今天一直都是笑眯眯的,还给我剥她最爱的虾了呢。”

    小孩子的感知一向比较敏锐,并不从事情上来分辨好坏对错,而是从一个人散发出来的感觉来分辨,有时候,言语可以骗人,但感觉不会。

    傅孟辰觉得,他妈妈今天的心情可以称得上不错,至少,他并没有感觉到悲伤难过压抑等情绪。

    傅槿宴看了他好一会,才微微一笑,“嗯,我们辰辰真厉害,连这个都看得出来。但是不管你妈妈开不开心,爸爸都是要跟她谈一谈的。辰辰乖,你先去睡觉,爸爸这周六抽空带你们出去玩好不好?就当是爸爸对你这次的补偿好吗?”

    傅孟辰想了下,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嗯嗯,那粑粑你好好和麻麻聊,我就先上楼了,爸爸晚安。”

    说着,他就在傅槿宴脸上印下一个吻,姿态豪放热情又火辣,颇有其母之风。

    宋轻笑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傅孟辰扭着小屁股,欢快上楼的背影,疑惑的看着某人。

    “咦,辰辰怎么这么早就上去了?这么久不见,我还没和他好好聊聊天呢。你是不是和他说什么了?”

    傅槿宴朝她招招手,像在招呼大型犬一样,笑道:“嗯,我跟他说你遇到了点事,要跟你聊聊,这周六带他出去玩,算是补偿,他就很欢快的上去了。”

    “嗯哼。”宋轻笑坐过去,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