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落井下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蔡雅雅挣扎着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向梁郑东,抓着他的肩膀尖声的吼叫,“不可能,我不相信,郑东哥,你一定是在骗我是不是?因为我惹你生气了,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任性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但是这一次,梁郑东却没有像以前一样,对她露出宠溺的笑容,而是沉着一张脸,坚定不移的将她的手挪到了一边,一脸厌恶的说道:“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事情很多,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你捅出来的篓子,到现在都还没有补上,你觉得我会有那些闲工夫和你在这儿瞎扯淡?蔡雅雅,你听清楚了,因为违背公司规定,经过公司领导的一致决定,将你剔除f3组合,至于你的后续发展,再议。”

    他说完,将手里拿着的文件扔在了她面前。

    闻言,蔡雅雅瞪圆了眼睛,一脸惊恐地看着掉在自己脚边的那份文件,缓缓的蹲下身子,颤抖着手将那份文件捡了起来,翻开一看,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致。

    白纸黑字的视觉冲击感有多么强烈,她算是体会到了。

    “一会儿你就收拾东西走吧,以后这个休息室你也不用再来了,把放在这里的属于你的东西都带走,宿舍那边也是,趁早收拾,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

    说着,梁郑东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几个人,沉着声音说道:“你们帮着她收拾一下,尽快完事,然后抓紧时间继续练习,不要被外界的事情干扰了进度。”

    “好的,郑东哥,我们知道了。”

    几人微垂着头,异口同声的答道。

    见状,梁郑东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又最后看了蔡雅雅一眼,转身毫不犹豫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声音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蔡雅雅的心上,惊得她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其余几个队员对视一眼,向前走了几步,将她团团围住。

    为首的副队长微微弯下身子看着她,脸上扬起嘲讽的笑意,丝毫不加掩饰,“蔡雅雅,怎么样,我之前说的话你还不信,现在呢?我早就说过,就你这样的飞扬跋扈的性格,总是目中无人,早晚有一天会被收拾的,你还觉得我是在嫉妒你,觉得我是在吓唬你吗?真是搞笑,大家的起点都是一样的,你不过就是仗着郑东哥对你的那点儿喜欢就为所欲为,但是大家谁都不是瞎子,谁也都不傻,你真的以为,所有人都会一直围着你转吗?那你就真的是想错了。”

    “我们确实是有点儿嫉妒你,但是那并没有什么意义,有那个时间,我们多练一会儿舞,多唱一会儿歌,都能赚回来,只有你,还一直像是个傻叉似的在那里沾沾自喜,我都不忍心嘲笑你了。现在好了吧,乐极生悲了吧?我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神通广大,居然能把你的裸照爆出来,虽然这件事情对我们f3造成了影响,但是不得不说,能够借此把你踹出去,这些影响都是微乎其微的。每件事情的成功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样的代价,我们欣然接受。”

    “蔡雅雅,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你和我们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赶紧拿着你的东西滚蛋吧!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实在是不忍直视,我都怕污染了我们的眼睛。”

    说着,她伸手捂住眼睛,表情痛苦,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另外的几个队员也学着她的样子捂上了眼睛。

    蔡雅雅被她们围着,受着她们的嘲讽,再加上之前梁郑东通知的消息,还有网上看到的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每件事都像是一座山一样,压在她的身上,让她透不过来气。

    怨气总是挤压在一起,到了一定临界值的时候,就会全面爆发。

    “够了,不要再说了,你们这群贱人,我要撕烂你们的嘴!”

    蔡雅雅尖声吼叫着,朝她们扑了过去,气势如虹。

    可惜打架的时候,光有气势是不行的,最重要的是……实力。

    一对多,基本上是没有赢得可能性的。

    早在她张牙舞爪的扑过去的时候,就已经被她们察觉,然后……几个人分别拉住她的两只手,让她动弹不得。

    而副队长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狰狞的表情,冷笑一声,举起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力道大到将她抽得直接偏向了一侧,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样,被人打嘴巴子的感觉爽不爽,是不是感觉还挺新鲜的?”

    甩了甩手,副队长笑得轻松又惬意,“刚才你想要打人,我拦住了,但是现在我打你,却没有人拦,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蔡雅雅被这一巴掌打得整个人又是晕乎乎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她的问题。

    不过好在副队长也没有想要得到她的回答,自己就已经自问自答上了,“因为你太贱了,贱到所有的人都恶心你,都不愿意看着你好,所以这个时候,在你落魄的时候,在你倒霉的时候,我们对你只有嘲笑和奚落,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这不是因为我们冷血,而是因为你太作了,所以,怨不得别人!”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笑了笑,脸上有些许的无奈。

    “不过我跟你说这些,恐怕你也是觉得我是在奚落你,以你那个猪脑子,恐怕也是听不懂我的意思。算了算了,说得再多也都是对牛弹琴,浪费感情。”

    说完,她对着两侧的队员使了一个眼色。

    几个人点了点头,松开了牵制住她的手。

    得到自由,蔡雅雅却是站立不稳,一下子坐到了地上,脸上满是失魂落魄的慌张。

    见状,几个人轻嗤一声,没有再理会她,转而坐回到原本的位置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像是房间里面没有这个人一样。

    在冰凉的地上坐了一会儿之后,蔡雅雅云游的神智终于又游了回来,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肿胀的脸颊,轻轻一碰,就觉得像是针扎一样的疼,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咬紧了牙关,她扭过头去,看着那几个在镜子面前描眉画眼,搔首弄姿的几个女人,眼睛之中闪过了愤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