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赶出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眼见着小护士眼里的鄙夷之色越来越重,卡洛无奈了,知道这钱自己是非交不可,顿时哆嗦着双手向自己的钱包摸去,然后抽出几张红色老人头,像个大款似的扔给小护士。

    “住院费,拿去吧。”

    “……”小护士从床上捡起那几张百元大钞,然后核对了一下费用清单,再度无语的看向卡洛,“先生,不好意思,费用加起来一共是一千零二十,即使我们将零头为你抹除了,你也还差五百。”

    这人是个傻逼吗?

    扔五百出来就觉得自己是个大款了?要不要这么逗啊!

    是老天看她的护士生涯太枯燥乏味了,特地将这傻叉送上门来逗她玩的吧?

    听到她的话,卡洛再度不可置信的尖叫,“什么?这才多久,竟然要这么多钱?你们医院吃人不吐骨头的吗?你们既没给我开药,也没给我输液打针,现在就狮子张大口要这么多,莫不是看我一个外人好欺负?”

    小护士将费用清单递给他,已经无力吐槽了,“你自己看看吧,上面列得一清二楚,你要是觉得我们乱收费,不服气的话你可以随时告我们。”

    谁都知道,在医院打针输液吃药其实并不是很贵,贵就贵在各种检查上,那些高科技仪器不要钱买吗?

    难道卡洛这一伤,不小心把脑子也给伤到了?

    那还真是……老天有眼呀!

    卡洛忍着浑身的疼痛,费力的拿着清单,上面列的一长串东西,以他目前的中文水平,完全看不懂。

    p,这都是些啥玩意,中国的医院都这么可怕吗?

    他想起了干瘪的钱包,顿时就是一阵肉疼。

    这叫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好好好,我付,我付好吧,你不要在这里叽叽喳喳了,吵得我头疼。”卡洛揉着太阳穴,皱眉说道。

    小护士:“……”

    这本来就是你应该付的,说得这么可怜,像是被欺负了一样,做样子给谁看啊!

    将费用结清后,卡洛完全不敢继续在医院里逗留,将自己随意收拾了一下,就以非人的意志力,一跛一跛的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他发誓,要是自费的话,他以后再也不来了。

    麻蛋,接下来这段时间,恐怕只能啃馒头喝白开水度日了,简直是无比凄惨。

    他当然没忘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谁,只是现在养伤要紧,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搞事情,于是,在安静了一个月后,卡洛又开始了他的计划。

    蔡雅雅最近的日子颇有些不好过,一是因为上次打歌服抄袭事件,导致她的公众形象一下子降到了底,毕竟出尔反尔的明星大家都不甚喜欢。二是公司对她也颇多打压,体现在梁郑东的态度和作为上。

    她看得十分清楚,梁郑东对她越来越冷淡了,对于她偶尔的勾引都目不斜视,和她说话时的语气也没有丝毫波澜,转而对其他成员和颜悦色,这明显的差别待遇让蔡雅雅心里开始慌乱起来。

    最近甚至连卡洛都不联系她了,她给卡洛打过电话去,对方支支吾吾的说自己有事,暂时还脱不开身,等他忙完了一定去找她云云。

    于是,蔡雅雅最近像到了更年期似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烦躁。

    她似乎觉得,自己好像走到了一条死胡同,但她又想不明白为什么。

    这天,梁郑东一脸冰霜的找到她,眉头紧皱,眼里像含着刀子似的,说出来的话也十分不客气。

    “蔡雅雅,你跟我出来一下。”

    蔡雅雅愣了愣,因为她还从来没听梁郑东这样叫她,很陌生的感觉,所以没反应过来,直到对方再度大喊了一声,她才心惊胆战的跟他出去。

    两人一路沉默着来到梁郑东的办公室,他一屁股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将一份报纸一下子甩到蔡雅雅面前,极度气愤的说:“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自己看看吧!”

    蔡雅雅闻言,心里一咯噔,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她颤颤巍巍的拿起报纸,翻开一看,顿时像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反应。

    心里各种情绪一起涌来,惊愕、恐惧、不可思议、懊悔、疑惑等等,几乎要将她淹没。

    偌大的娱乐报纸上,最显眼的地方,贴着的赫然是……她和卡洛的裸照!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干的?

    只见照片上,酒店的床上,她那迷醉的表情被放大,十分显眼,一看就知道享受得不得了,虽然他们的重点部位都被打了马赛克,但蔡雅雅知道,她这算是完全曝光了。

    不用想都知道,网上已经发酵成什么样子了。

    心里最后闪过一个念头:她完了……

    手指一松,报纸轻飘飘的掉落在桌子上。

    明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可是蔡雅雅却觉得,像是一声轰鸣在自己的耳畔响起,炸的她头晕脑胀,完全不能再思考。

    梁郑东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充满了鄙夷,和少许的心疼。

    毕竟曾经自己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孩,漂亮,大方,虽然偶尔会使些小性子,但是却也符合她这个年龄的调皮,而且也都是无伤大雅的事情。

    况且公司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捧她,所以一直在费劲心思的为她们寻求资源,送她们出国去培训,即使在还没有正式出道的时候,给她们的福利待遇也是最好的,不想她们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

    可是这一切的付出,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蔡雅雅,上一次打歌服的事情,我以为你已经得到了教训,可是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梁郑东的表情冷漠无情,看着她再也没有了往日宠溺的模样,比陌生人还要陌生,“当初签合约的时候,上面是不是已经写明了,艺人严禁谈恋爱?如果有,也要事先上报,可是我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而且也没有从别人那里听到什么风声。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很不错啊。”

    最后一句的夸赞让蔡雅雅的腿又软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动了动嘴,刚要说什么。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便又听到梁郑东冷冽的声音响起,“既然如此,你倒是藏得严实一些啊!我不知道,别人也不要知道!现在好了,我不仅知道,甚至所有人都知道了,而且,还是用这么直白的方式,蔡雅雅,你是不是觉得公司对你不好,觉得自己还不够火,所以想尽办法的想要出尽风头是不是!”

    说着,他实在是忍不住气,拿起那张报纸团城一个团,朝着她的脸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