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顺道过来看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宋轻笑此刻又感受到了那种鲜活的爱,比当初认识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让她一看到傅槿宴就想黏上去,再也不分开。

    “呵呵……”

    低沉魅惑的笑容在飘满香味的厨房响起,傅槿宴突然感到莫大的欣慰——自己终于将美食pk下去,占据她心头第一的位置了。

    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里程碑式的时刻,简直就是跨时代的分水岭,革命战争胜利的转折点。

    一顿无比温馨甜蜜的饭后,宋轻笑赖着傅槿宴,不让他去加班,两人亲密的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准确的说——是傅槿宴坐在沙发上,而她坐在他怀里。

    忽然,门铃响起,打扰了这温馨的氛围。

    傅槿宴只好放开宋轻笑,走过去开门。

    “是你?”

    “你好,傅先生,冒昧上门拜访,还请见谅。”门外,楚恒温文尔雅的笑着。

    傅槿宴露出一抹笑,口中说着,“无妨,楚先生请进来吧。”

    随即,他转头对客厅里的宋轻笑喊道:“笑笑,你的钢琴老师楚先生来了。”

    宋轻笑正在疑惑是谁来了,听到傅槿宴的话,先是一愣,随即无奈的笑笑。

    她已经习惯楚恒这种突然袭击的作风了,好歹曾经的心结都解开了,对此也不以为意。

    “老师,请坐。”宋轻笑着他,“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也没什么,只是今天出来办事,偶然路过附近,想起你家就在这边,就顺道过来看看你们。”楚恒解释着,“之前听你说,你又重新买了一架钢琴,就想着过来看看,看你用得习惯不,需不需要我帮忙调一下。”

    原来是这事。

    宋轻笑站起身,笑道:“那请老师过来看下,新钢琴我觉得还不错。”毕竟是大把银子砸出来的。

    当然这句话她没说,害怕引起楚恒的愧疚感。

    “我最近没有偷懒哦,虽然去上课的时间有点少,但我一有时间就在家里练习。”

    她笑眯眯的说道。

    闻言,傅槿宴在一旁抽了抽嘴角,没有拆穿她。

    这丫头,话说得好听,但这个“一有时间”就很值得商榷了,哪次不是忙完工作忙追剧,追剧追完了才想起要练琴的。

    说得自己好像悬梁刺股囊萤映雪的发奋努力似的。

    听到她这么说,楚恒赞许的一笑,点点头,“初学就是要每天勤加练习,没有谁在这条路上是一蹴而就的,我当初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多少心力,才走到如今这一步的。”

    宋轻笑闻言,有点心虚,毕竟自己所谓的花时间花心力,比起楚恒,远远不如,于是赶紧转移了话题,“老师,你弹一首曲子,试试这个琴怎么样吧?”

    “好。”楚恒点点头,也不推辞,毕竟,他这么痴迷钢琴,在见到好琴的时候,自然会忍不住手痒,想试试音色。

    他从外观看了一下,这绝对是架好琴,细节处理得完美无瑕,甚至比他才搬回去的那个还要好。

    下一刻,如流水一般的音乐响起,一下子就将两人带入一个空灵优美的世界里,楚恒十指飞速的在键盘上飞舞着,像一个个跳动的精灵,活泼极了。

    心里蒙上的尘埃似乎正在一点点的抖落,宋轻笑听得如痴如醉,那些绝望与恐惧正在远离她的心。

    一曲完毕,宋轻笑仍旧还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意境里,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羡慕的说道:“老师,每次听你弹琴都是一种享受,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到你一半的水平啊。”

    说罢,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懒惰和放纵,宋轻笑扁了扁嘴。

    “真是美妙的音乐,像是自己有生命一般,楚先生真的不愧大师之名。”傅槿宴难得露出赞扬之色,毫不吝惜的说道。

    楚恒闻言,有些羞赧,连忙摆摆手,“傅先生你过奖了,我还远远称不上大师,只是一个音乐的探索者爱好者罢了,凭借自己的爱好混口饭吃。”

    傅槿宴笑道:“你太谦虚了,这口饭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就能够混上的。”

    宋轻笑无聊的听着两人谦虚,觉得有些无聊。

    哎,大人的世界,凑是这么虚伪!

    要是傅槿宴知道她的想法,绝对会毫不留情的送她一个爆栗。

    送走了楚恒,宋轻笑似笑非笑的看着傅槿宴。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傅槿宴被她一直看着,心里有些毛毛的,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嗯,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你怎么不吃醋了?”

    她这是明知故问。

    傅槿宴闻言,眉毛一挑,邪邪的一笑,“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这是在拿我开涮?”

    “哇,你真厉害,这都看出来了。”宋轻笑夸张的捂着嘴,两只眼睛笑得像个月牙似的。

    她觉得,经此一事后,傅槿宴怕是再也不敢乱吃飞醋了。

    这也算是这件事带来的好处?呸呸呸,她宁可这件事不发生。

    傅槿宴听着她打趣自己,顿时一阵无语,想了很多反驳的话,但都没有说出口。

    算了,就让这丫头嘚瑟嘚瑟吧,谁叫自己是个爱老婆的好男人呢。

    这边,卡洛祈死白赖的待在医院,但第二天就被医院“送”出来了。

    小护士给出的解释是:“你的伤只是小伤,根本用不着住院,现在医疗资源本来就紧张,僧多粥少,你这样待着是在浪费资源。”

    卡洛当时就气得浑身发抖,不服气的问道:“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吗?你们凭什么赶我走?我一个重症患者,你让我住哪里去?”

    听到他口口声声以重伤患者自居,小护士低下头,偷偷的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与鄙夷。

    “先生,请你讲点道理好吗!我们动用最先进的科技,查出来你就是一点小擦伤,哪里重伤了?你干嘛非要赖在这里不走,况且,你的住院费还没交过吧?请你先把欠下的检查费和昨天的住院费交了好吗?”

    天知道,她多么想拿根大棍子,将这个无赖一棒子打出去,像打高尔夫球一样,嗖的一下就见不到影子了。

    省得出来污染空气。

    闻言,卡洛顿时目瞪口呆,麻蛋,他的住院费竟然没人交?

    槽!他被人打成重伤,那些人竟然就把他一个人撂这里不管了?

    中国的警察是干嘛用的?这么没道德心没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