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压抑的情绪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狠狠的瞪了卡洛一眼,眼里的刀子嗖嗖嗖的往外射,“卡洛,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犯到我手上了,不然,就不是这样轻松就能了结的了。”

    “走吧,槿宴,我们回家吧,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他。”一看到他就想吐。

    宋轻笑拉了拉傅槿宴的胳膊,疲惫的看着他。

    傅槿宴点点头,然后朝警察和小护士点头致谢一番,在他们受宠若惊的眼神中,转身离开病房。

    两人没再回酒店,上了车,宋轻笑一句话都没说,很快便睡着了。

    傅槿宴心疼的看着她有些憔悴的面容,没打扰她,一路飙着车回到了家。

    到家后,宋轻笑还没醒,傅槿宴先下了车,然后绕到另一边将她轻轻抱起。

    此刻,天已经很晚了,整栋别墅都是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傅槿宴门数路熟的将宋轻笑抱到卧室,刚将人放到床上,宋轻笑就一个激灵,然后伸手抱住了他,嘴里惊惶的喊着。

    “槿宴,槿宴,救我……”

    闻言,傅槿宴的心狠狠一缩,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让他几乎没办法呼吸了,他抱着宋轻笑的手没放开,自己也跟着她躺到了床上,将人紧紧搂进怀里安慰着。

    “笑笑,我在,我在,你别怕,不会有事了,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乖啊,不怕不怕哈。”

    宋轻笑在他低沉柔和的声音中慢慢睁开眼睛,一双眼睛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犹如雨后的湖面,只是湖面并不安静,泛起阵阵涟漪。

    见到自己回到熟悉的卧室,她终于松了口气,眼角淌下一滴泪来,紧紧的抱着眼前之人,“槿宴,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好害怕,我完全不敢想象后果,我在心里喊了你无数声,但你一直都不来,我真的好绝望啊呜呜呜……”

    边说,她边发泄似的捶着傅槿宴的胸膛,“呜呜,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要死了,呜呜呜呜……你混蛋……”

    这个时候,理智终于退居幕后,被压抑的情绪完全释放出来了,宋轻笑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将心中那些恐惧绝望愤怒通通发泄出来。

    傅槿宴一边任她打着,一边吻着她的眼泪,心里满是自责懊悔痛恨。

    “笑笑,是我错了,对不起,让你遇到了这种事,是我的错,你打我吧,骂我吧,是我没有照顾好你。笑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让你陷入这种境地了,你别哭了好吗,你哭得我的心好疼。”

    “是我不相信你,我错了,我不该这样,我的笑笑这么爱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我的事呢。是我太小心眼了,总是忍不住吃醋,让你受到了伤害。”

    傅槿宴温柔又疼惜的说着,似乎将这一辈子道歉的话都说完了。

    慢慢的,宋轻笑止住了哭泣,抬起头看着他,两只眼睛像兔子一样,又红又肿,看上去可怜极了。

    她抽了抽鼻子,囔囔的说道:“我从来都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也没有过对不起你的念头,别人要怎样我无力阻止,我唯一能管好的便是我自己,纵使别人再怎样,也注定是一场没有回应的单相思罢了。你不相信我,说到底,是你不相信自己。”

    闻言,傅槿宴心神大震,他没想到,宋轻笑竟然看得这样明白,这样透彻。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在爱情中确实有些没安全感,即使自己已经这样强大了,但仍旧止不住的吃飞醋。

    纵使宋轻笑从没对不起他。

    她说得对,是自己没有安全感。

    他还不如她来得自信有底气。

    难道是这一路走来血雨腥风见多了,对人性有些怀疑了吗?

    宋轻笑见傅槿宴这愣神的样子,报复似的在他衬衣上擦擦鼻涕,然后避开了擦鼻涕那块地方,拍了拍他的胸膛,语重心长的说道:“小伙子,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她丝毫不提自己做过的傻事。

    傅槿宴:“……”

    这丫头,这样说话,是代表已经满血复活了吗?

    还有,那鼻涕什么的可以解释一下吗?

    “笑笑,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傅槿宴回过神,关心的问道,“你原谅我了吗?”

    宋轻笑懒洋洋的趴在他胸口,笑了笑,“嗯,好多了,原谅你可以,但是你得先给我做一顿饭,我饿了……”

    说罢,她的肚子很应景的咕咕叫了几声。

    今天虽然吃过晚饭,但这么一通折腾下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好,你想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

    他摸摸宋轻笑的头,十足一个贤夫样。

    闻言,宋轻笑想了很多美食,小龙虾大闸蟹排骨什么的,排着队从她面前飘过,但最终抵不过无奈的现实与疲惫的身体,委委屈屈的说道:“这会有点晚了,随便做点什么就行,要不,就吃面条吧,那样快,也方便。”

    傅槿宴自然知道她的未尽之意,宠溺的笑道:“那好,今晚就先委屈夫人了,将就一下,明天再给你做你喜欢吃的。”

    说完,他起身就要往厨房走,冷不防被一只纤细的手拉住了。

    “嗯?怎么啦?”他看着宋轻笑一把拉住了他的腿,颇有几分抱大腿的趋势,关心的问道,“不再躺会吗?”

    宋轻笑摇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等一下,我跟你一块去。”

    “好,我们一起去。”傅槿宴心疼的回道。

    他知道,今天这个丫头是真的受惊了,即便是在家里,此时也不敢一个人待着。

    想到这里,他就更痛恨卡洛了,也更痛恨自己了。

    没事吵什么架,冷战什么,有话说开了不就好了吗。

    他一个大男人,向自己的老婆道道歉又有什么,总比那些连老婆都没有的人好。

    吃完夜宵后,宋轻笑便抱着傅槿宴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她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准确的说,是被熟悉的香味从梦中叫醒的。

    她吸吸鼻子,一骨碌坐起来,眼睛一亮,眼角的眼屎也毫不示弱的闪闪的发着光芒,然后穿好衣服就去洗漱。

    循着香味来到厨房,就看到家庭煮夫傅大总裁正在煎虾,宋轻笑走上前去,一句话不说,伸手就将傅槿宴的腰抱住,小脑袋依恋的在他背上蹭了蹭。

    傅槿宴回过头,看着宋轻笑的动作,腾出手摸了摸,爱怜的说道:“乖,饭菜一会就好了。”

    他十分享受宋轻笑的投怀送抱,也十分享受这样的温情时刻。

    让他那颗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嗯,没什么,就是有点想你。”宋轻笑闷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