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竟然是轻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几个警察的脸色都是一变,看着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充满了错愕和鄙夷。

    卡洛不知道,当初的抄袭事件已经吵得沸沸扬扬,几乎是只要上网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而在此时,听到他的话,无论事实如何,光是之前的事情就已经让人很恶心了,现在……

    就算他真的是平白无故被打的,那也是罪有应得!

    活该!

    冷哼一声,警察淡声的说道:“赔偿的事情,要等伤势检查结果出来才能有所定论。”

    话音未落,一个护士便走了进来,轻声说道:“卡洛,你的伤势报告已经出来了。”

    警察接过来看了一眼,下意识的看向了傅槿宴,发现后者看着自己一脸的坦然和无所畏惧,不由得感到哭笑不得。

    这还真是……有才。

    卡洛看到伤势报告,顿时脸上一喜,急不可耐的喊道:“结果出来了?怎么样,我是不是伤势特别严重,他必须要赔偿我才可以,不然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按照自己的伤势,光是赔偿款,就是一笔巨款!

    有了这笔钱,自己的日子就可以过得十分潇洒自在了。

    到时候,自己想要做什么,也会方便许多。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卡洛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眼睛都在迸发着光彩。

    但是,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老天见你太嘚瑟了,往往会一瓢冷水兜头泼过来。

    警察拿着报告单,看了看他,强忍着想要笑的冲动,故作淡定的说道:“不好意思,卡洛先生,可能要让你失望了。鉴定结果,你的伤势是……轻伤,没有什么大碍,只需要静养几天就可以了,不需要住院。”

    闻言,卡洛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碧绿的眼睛瞪得像两个绿油油的灯泡一样,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我的伤势这么严重,动一下都疼得喘不上来气,你说我轻伤……你骗谁呢!”

    “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自己看看。”警察将报告单递了过去,又“尽职尽责”的问了一句,“能看得懂中文吧?毕竟你中文说的还挺溜的。”

    卡洛没空理会他,一把夺过报告单,逐字逐句的看了起来,越看,他的脸色越是难看。

    警察没有骗他,上面确实是写的轻伤。

    见状,卡洛瞬间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骨头,颓然的倒在床上,一脸懵逼。

    而另一边,宋轻笑也是一脸的诧异,悄悄地拉了拉傅槿宴的手,低声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医院有人?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毕竟警察还在这里,有些话不能说的太直白。

    不过即使她没说完,傅槿宴也明白她想要说什么,轻轻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我们当过兵的,都知道打哪里能让人最疼,但是伤害最小。就像学医的,可以捅人几十刀都不致命是一个道理。”

    闻言,宋轻笑恍然大悟,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还可以这样?

    看来卡洛的美梦又要落空了。

    但……若是可以,自己宁愿赔钱,也要打他!

    现在这样正合她意,这种禽兽、人渣,活在世界上就是浪费空气。

    卡洛感受着身体排山倒海般袭来的疼痛,顿时什么都顾不上,开始大吼大叫,“我不信,这个报告一定是假的,你们警察和医院被傅槿宴收买了,串通一气,联合起来欺负我一个人。”

    闻言,警察眼里的厌恶之色更加浓重了,还没说话,一旁的小护士就气愤的说道:“这位卡洛先生,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分寸,不要平白诬陷人,我们医院是出了名的名誉好,你这样空口白话的就想往我们医院泼脏水,我们有权告你知道吗。你要是觉得我们的检查报告有问题,你大可以重新换一家医院去检查,我们绝不拦着。”

    小护士越说越气愤,卡洛这个人她是听过的,毕竟也是曾经的“风云”人物,因其不要脸,抄袭反告别人抄袭,在市闹得沸沸扬扬,她当初还跟着大家一块在网上骂他呢,没想到时隔这么久,竟然“有幸”见到了本人,再一次刷低了她的三观。

    呸,凑不要脸!

    卡洛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张了张嘴,却还是只能辩解般说道:“可是我浑身都疼,几乎都要起不来了,这个怎么解释。”

    “现在碰瓷的人简直太多了,见对方有钱就夸大伤势,好为自己谋点利益的事天天都有,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疼,反正我们以报告为准。好了,卡洛先生,请你收拾收拾出院吧。”小护士鄙夷的看着他,顺带翻了一个白眼。

    这样的人,他们医院伺候不起,还是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警察听见卡洛对他们的怀疑,心里的天平顿时全部往傅槿宴那边偏了过去,此时,也开口说道:“卡洛,傅先生这样做是正当防卫,所以,你要是想趁此机会赖上他的话,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想法吧,傅先生不反过来告你就是好的了,你明白吗?”

    警察常年办案,一看现场就知道大概发生什么事了,所以对卡洛的无耻行径相当鄙夷,欺负弱女子算什么男人,这样的人渣,就该关到牢里去坐几年,但想到卡洛外国公民的身份,案子办起来非常复杂,坐牢有点不太现实。

    傅槿宴也是想到了这点,所以才没有反过来告他,送他去监狱,只是在他身上连本带利的收回来。

    这样收拾了他一番,自己连关系都不用动用,就可以随时置身事外。

    下次,要不要直接将人打死呢?

    傅槿宴摸着下巴,阴测测的想到。

    卡洛嘴巴嗫嚅了一下,终于颓然的倒在床上,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失算了,什么都没捞着,反而还差点被打残了。

    这里是傅槿宴的地盘,他想翻身的可能性为零,想发一笔横财的想法也不会实现。

    最终,他还是不服气的哼哼了两声,以显示自己并没有错。

    “你们中国的医院和警察我算是见识到了,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小护士、警察:“……”

    p,我们没说你渣,你还反过来说我们。

    这人真是越来越讨厌,真的是很欠抽啊!

    傅总这一顿打得真让人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