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投奔宋清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边,宋轻笑大哭一场后,收了几件衣服打车来到姐姐家,遇上他们正在吃完饭。

    “笑笑,你怎么来了?”宋清蓝有点诧异的看着她,随即注意到了她那双微肿的眼睛和行李,心念一转,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顿时叹了口气,转而问道,“你还没吃饭吧?快来,我们刚开饭呢,你这丫头,鼻子这么灵,是不是隔老远闻到香味,特意赶过来蹭饭的?”

    韩风也淡淡的笑道:“欢迎笑笑随时过来蹭饭。”

    随即吩咐佣人,“再去准备一双碗筷。”

    佣人应声而去。

    宋轻笑将行李放下后,摸了摸已经饿扁的肚子,这才委屈兮兮的看着两人,“姐姐,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怪冷清的,我就只好来投奔你们啦。”

    她说了一个小谎,毕竟两人吵架的事说出去不光荣,家事哪里好外扬。

    她这里说得含糊,但宋清蓝心里明镜似的,也不拆穿她,只有韩风,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妻子的妹妹前来投奔,怎么说都应该要热情相待。

    于是,几人又坐一块吃了晚饭。

    饭后,宋轻笑看着亲密的两人,实在不忍心打扰他们甜蜜的二人世界,觉得自己像个大灯泡,于是提出要走。

    宋清蓝闻言,有点吃惊,“你要去哪里啊笑笑?房间都给你收拾出来了,就在姐姐这里住吧。”

    “对呀,笑笑,天都这么晚了,既然是来投奔我们,不住个几天,实在说不过去呀。”

    韩风也有点诧异,觉得今天宋轻笑的举动有些不合常理。

    宋轻笑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太过天马行空了,一会投奔一会要走的,讪讪一笑,随即暧昧的看着他们,“你们对我这么好,我都不好意思了,只是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大灯泡,还是几千瓦,能亮瞎人眼的那种。我觉得我今晚要是留在这里了,姐夫你就要独守空房了。”

    说完,她还调皮的眨了眨眼,意思不言而喻。

    宋清蓝闻言,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轻斥道:“你个丫头,胡乱说什么呢,真是没大没小。”

    韩风也被宋轻笑直白的话弄得有点囧,这个妻妹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实在是叫人防不胜防。

    “没关系没关系,笑笑你想住多久住多久。”他温和的说道。

    要真是宋轻笑说的那样,福利被夺走,他的心会滴血的好吗。

    晚上睡觉不能抱着自己的媳妇,他会夜夜失眠的。

    但他不敢这样说,害怕宋清蓝一个气恼,直接让他吃一个月的素,那样更得不偿失了。

    宋轻笑坚定的摆摆手,坚持自己的想法,“我去酒店住就行了,那里毕竟不用吃狗粮。”

    天知道,她现在正处于伤心难过的时候,狗粮吃多了,会消化不良的,还有可能上吐下泻,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

    宋清蓝闻言,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遂不再坚持,“那好吧,姐姐也不拦你,你什么时候想过来了随时来就行了。不过一会,我和你姐夫送你过去,这你可不许再推辞哦。”

    “嗯嗯。”宋轻笑连连点着头。

    一行三人很快便来到酒店。

    这家酒店装修得很豪华,一看就价格不菲,韩风非常上道的去前台帮宋轻笑办了入住手续,并且刷了信用卡,告诉前台她想住多久住多久,费用他出。

    将宋轻笑送到房间里,宋清蓝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下,“笑笑,姐姐明白你的想法,但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等你冷静下来之后,和妹夫好好的谈一谈吧,夫妻俩过日子,哪里来这么多的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

    宋轻笑苦涩的笑了笑,想起今天傅槿宴发怒时的样子,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这几年他几乎从不对自己发脾气,处处体贴周到,看来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但是她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天地可鉴。

    所以她也很难过,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等情绪恢复了再去找他谈谈吧。

    “姐姐,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只是我现在需要一个人好好捋一捋,彼此都冷静下也好。”

    “嗯,你们的事,我也不便插手,做事说话的时候多想想,不要让我们担心。”宋清蓝关心的说道。

    “那先这样,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宋清蓝不再多言,宋轻笑毕竟大了,让她自己想想也好,她一个外人说多了反而不好。

    闻言,宋轻笑点点头,勉强笑了笑,“好,那你和姐夫路上小心。”

    宋清蓝走后,宋轻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刚刚进门只顾着说话,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此刻往四周环顾一圈,不由得吓了一跳。

    我滴个乖乖,这是总统套房吗?这么大!

    她一个人住会不会有点浪费啊?

    而且,这玻璃的隔音效果真好,房间里真……特么的安静。

    安静得有点吓人。

    宋轻笑胆子不算大,一个人住酒店一向比较害怕,在家里还好,毕竟是自己的家,熟悉环境,但在外面这几年都是和傅槿宴一起住的酒店。

    她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一个人住酒店了。

    槿宴……

    心里突然有些想他,宋轻笑神情越发黯然了,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她想了想,立即从包包里摸出手机,按了一下,屏幕没亮。

    咦,难道是关机了吗?什么时候没电的?

    糟糕,槿宴会不会给她打过电话了但她并不知道?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宋轻笑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了,她连忙去找充电器,准备联系他。

    电刚充上,还没来得及开机,就听见一阵敲门声突兀的响起。

    宋轻笑双眼一亮,心里不由得有些雀跃起来,是不是槿宴找来了?

    他本事那么大,一定能找到自己。

    她一下子蹦起来,三两步跑到门边,一下子将门拉开,嘴上说着,“槿宴,你来……”

    在看清来人后,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卡洛?怎么是你?”

    不可置信的高亢声在门口响起。

    宋轻笑在看到那张虽然久违了,但仍旧没有忘记的脸时,顿时如遭雷劈。

    他不是很久没出现了吗,现在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宋轻笑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孤身一人,心里重重一跳,立马就要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