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静静地看着她,良久之后,宋清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笑笑,你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不需要我跟你讲,你也应该能明白的。没错,韩潮是帮过你,但是这不能成为你纵容他的理由。你知不知道,每次你的默许,你的不作为,都会在无形中给他平添一分信心。是,你已经明确的拒绝过他,但是你的行为,和你说的话,根本就是南辕北辙。”

    “这种情况下,他会怎么想?他一定会觉得,你只是身不由己,或者是言不由衷,你的心里对他也是有感情的,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放纵,如此的无所畏惧。因为他觉得,只要在努努力,总有一天,你会抗拒不住,和他在一起。”

    “不可能的!”

    宋轻笑瞪圆了眼睛,干脆利索的否认了,“我爱的是槿宴,只有他一个,韩潮我是有好感,但那是出于对他才华的欣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姐,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那种想法。”

    自己怎么会喜欢韩潮呢?

    如果喜欢,早就喜欢了,不会拖到现在的。

    自己的心意,只有自己最清楚。

    宋清蓝看着她脸上的坚定,心里默默地松了口气。

    无论如何,她能表现出这样的态度,至少证明确实是没有三心二意。

    但是——

    “你说的坚定,但是你的行为……笑笑,你别怪我说的太多,但是你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得不起疑。就像今天这个事情,韩潮住院,作为朋友,你担心,这我能够理解,可是你为什么来之前,没有联系一下我呢?或者说,你都没有联系韩潮,直接就过来了,这个时候你的担心,就显得有些深意了。”

    闻言,宋轻笑紧紧地抿着唇,片刻之后,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发闷,“是,我当时看到新闻的时候,实在是太着急了,所以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就过来了,这件事是我太冒失了。”

    看着她垂头丧气的模样,宋清蓝突然感觉十分的疲惫。

    她知道宋轻笑将事情看得很清楚,也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但就是因为她的性格,对朋友,尤其是帮助过她的朋友,投入的感情太多,引发了太多的牵扯,所以才会弄成现在这样的状况。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想了想,宋清蓝向前俯过身子,伸出手,将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握在手中,轻轻地捏了捏,低声说道:“笑笑,听我的话,好吗?找个机会,和韩潮彻底的谈一次,将事情都跟他说明白,以后你们就不要再联系了。朋友不一定非要朝夕相处,或者说是联系得多么频繁。像我的闺中密友,你看我们,一两个月都不一定能见上一面,可是感情依旧很好,你们也是如此。”

    “若是他同意了,你们就是联系得比较少的好朋友;若是他不愿意,那么这段友谊也可以画上句号了。你现在不是单独的一个人,你有家庭,有孩子,所以你有责任有义务去维护你家庭的和谐,不能被其他的因素干扰,这样对傅槿宴,还有辰辰,都不公平。”

    听到她提起老公孩子的名字,宋轻笑的身体僵了一下,心中渐渐地升起一种感觉。

    没错,我是一个有家庭的人,我不能为了一份恩情,赔上我的所有!

    咬了咬牙,宋轻笑抬起头看着她,表情坚定无比,“姐,我明白你说的意思了,我会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谈一谈的。你说的没错,这种事情,或许在我看来没什么,但是若是被外人知晓,不一定会想到什么,而且韩潮好歹也是一个公众人物,和已婚的女人有牵扯,对他的影响也是十分的严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自己的任性,毁了我的家庭,也毁了他自己的事业。”

    “你能想到这一点,我很欣慰。”

    点了点头,宋清蓝的表情变得轻松了许多,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样紧紧地绷在一起,还面无表情,看上去实在是……挺吓人的。

    “而且你说的两种可能,我觉得没有必要。”

    宋轻笑苦笑一声,脸上挂着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他人,“以我对韩潮的了解,若说还是朋友,那么不管我说什么,他的心思都不会改变的,依旧执着于此。所以,我准备直接和他摊牌,彻底断绝一切关系,这样或许有些太过绝情,不讲情面,但是为了我们的以后,我也无所谓了。长痛不如短痛,我希望他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像是几年前一样,悄悄地断了联系,就像是不认识彼此一样,也是挺好的。”

    闻言,宋清蓝有些发愣,显然没有想到,她的态度会这么坚定。

    但是转念一想,她也能明白了。

    一味地纵容,只会让他更加的有恃无恐,还不如一次性断个干净,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都是好的。

    “可以,我赞同你的想法。”

    点了点头,宋清蓝笑道:“不过这件事情你还是要等一等,至少等到他身体好了,出院了才可以,不然的话,我真的担心他会被你刺激得再次病倒,那样的话,就真的是不好说了。”

    宋轻笑联想到她说的那个画面,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一脸的尴尬。

    转念一想,她挑了挑眉,笑得别有深意,“姐,我才发现,你居然这么关心我和槿宴的和谐问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这要是在以前,你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一刻也等不了,分分钟就跑去打小报告了,哪会像现在这样,苦口婆心的劝说,跟我分析利弊关系。看来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不对,应该是姐夫,他是真的能够改变你啊。”

    她说完,还对宋清蓝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宋清蓝:“……”

    我懂个屁!

    轻嗤一声,宋清蓝没好气的说道:“好啊,现在轮到你调侃我了是不是?看来是我最近对你太温柔了,所以你就有些飘了。没事,正好今天我没什么事情,你来这,估计工作室那边也没什么事情了,要不我们趁着这个机会出去练练?姐姐陪着你活动活动筋骨,省得你每天坐在椅子上画设计图,缺乏锻炼。”

    说完,她捏了捏指骨关节,手指很给面子的发出清脆的“咔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