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交代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

    宋轻笑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诧异,“我能抱有什么心思啊,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和他说清楚了,我有老公,我很爱槿宴,我和他除了朋友之间的友谊之外,没有其他的关系了,本来我是想要和他断绝来往的,可是他帮过我,那次卡洛的事情,他豁出自己的名声,就是为了帮我洗刷冤屈,所以我不能这么没有良心,用过就扔。”

    宋清蓝和她也算是自幼一起长大,对于她的性格了解得还算比较透彻。

    她讲义气,重情义,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一般情况下,多会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节奏,不愿意多做纠缠。

    若是自己遇到了困难,得到了别人帮助的话,那么这份情谊就会记一辈子。

    所以此时,宋轻笑说出这种话,宋清蓝一点儿都不感到奇怪。

    若是当初韩潮帮过她,让她转身就断了彼此的关系,那么宋清蓝才真的要觉得诧异。

    但是——

    “笑笑,我知道,韩潮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你,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名声,一个明星最在乎的莫过于自己的声誉,这份恩情你确实要记得,不能忘恩负义。可是,这并不能成为你们之间牵扯的借口。你告诉我,上次在我家的时候,你被韩潮拉走之后,你们去了哪里,都干了什么,都给我说清楚。”

    宋轻笑看着她一脸严肃的表情,心里也有些发虚,却又感到有些想笑。

    摆了摆手,她一脸无奈的说道:“姐,你先冷静点儿,不要摆出这么严肃的表情,搞得像是我和他有奸情似的。我们两个之间真的是清清白白的,除了他强拉我的手以外,就没有什么亲密的动作了。”

    “除了拉你的手?”

    低声重复了一遍,宋清蓝气极反笑,看着她,暗暗地磨了磨牙,意味深长的问道:“那你觉得,你们还要做什么亲密的事情,才算是真正的过分呢?”

    宋轻笑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以及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话姿态,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心中警铃大作。

    卧槽!不好!感觉到了危险!

    抿了抿唇,宋轻笑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求饶,“是我说错了,说错了。那个凑不要脸的,居然还敢拉我的手,真的是……就是仗着我打不过他嘛,等我以后有机会的,分分钟抽丫的,让他再敢咸猪手。老夫不发威,他当我是hellkitty吗!”

    宋清蓝:“……”

    就这样的顾左右而言他的毛病,这么多年都没有改。

    是不是应该打一顿,然后就老实了?

    不知道方法可不可行,在线等,挺急的!

    “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老老实实的,事无巨细的说,你要是敢骗我,忽悠我,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姐姐的威力。”

    宋清蓝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她挥舞了一下拳头,表示自己不是说说而已。

    见状,宋轻笑吞了吞口水,很是配合的露出了胆怯的表情。

    不行,自家姐姐的威慑力还是有的,生命可贵,还是要谨慎一些。

    想了想,宋轻笑也决定豁出去了。

    反正那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韩潮的心思也已经被她察觉了,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于是,宋轻笑轻咳一声,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姐,其实你真的是想的太多了,我们真的没有事。那天他拉着我出去之后,我们去了一个小渔村,在那里玩了玩,又吃了烤鱼,然后我就回去了。当时找你打掩护,理由我也跟你说了,槿宴喜欢吃醋,我不想这件事情让他多想,所以才……”

    闻言,宋清蓝皱了皱眉,沉思片刻,又问道:“那你们两个去了那里,韩潮是怎么介绍你的身份的?”

    “啊?”

    直击灵魂深处的问题来得猝不及防,宋轻笑一下子就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她,做不出任何反应来。

    看着她这副模样,宋清蓝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在心头弥漫。

    这个傻丫头,真的是傻得可以!

    典型的出门不带脑子啊!

    就这样的,等到哪天真的兜不住了,到时候才有热闹看了!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瞪了她一眼,宋清蓝十分直接的说道,“看你这表情,估计韩潮当时直接就说你是他女朋友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

    话刚一说出口,宋轻笑就察觉到自己失言,连忙捂住了嘴。

    但是为时已晚,宋清蓝早就听清了她说的是什么。

    她美目微眯,审视的眼神在宋轻笑身上来回打量,语气压得有些低,带着不容忽视的警告口吻,“我本来只是猜测,毕竟那个小子的性格我也看得出来,直率不扭捏,但是听到你的回答,我就更加确定了。”

    闻言,宋轻笑欲哭无泪,恨不得伸手在自己的头上狠狠地锤几下。

    怎么就这么二!分分钟就被套出话来了。

    宋清蓝看着她一脸懊恼的模样,冷笑一声,双手环胸,身体微微后仰,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你当时对于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反对吗?就任凭他胡闹?”

    “怎么可能,我也是抗拒过得,但是……”

    咬了咬唇,宋轻笑一脸的为难和纠结,“他说那里的人不怎么知道外界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明星,所以随便说说也没有关系,而且那里的风景真的超级好,烤鱼也很好吃,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听之任之,放任不管,甚至还陪着他胡闹了,是吗?”宋清蓝轻声的问道,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看着她的表情,宋轻笑感觉周围的空气几乎降低了几个温度,感觉有些凉飕飕的,胳膊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太渗人了!

    虽然她还没有回答,但是从她的表情上看,宋清蓝就已经知道结果,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就这样的,就这样的,真的是……太想要抽她了!

    “宋轻笑,你知不知道,每次你说‘所以我就’的时候,我都想抽你!你丫的怎么就能这么的不以为然呢?为了一顿烤鱼,你就将别的事情抛诸脑后,你是个吃货,但是你也要有脑子啊!”

    宋轻笑自知理亏,低垂着头,任由她训斥,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因为——无话可说啊!

    骂完她之后,宋清蓝也感觉十分憋气,可是看着她低着头,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样,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