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接下来的计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感觉……还可以吧。”点了点头,宋轻笑的语气显得很是勉为其难,“其实我现在最好奇的是,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在捣鬼?如果真的是那个蔡雅雅的话,那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呢?虽然之前我猜测是因为嫉妒或者是什么,但是说服力还是不够,仅凭这一点儿,就能让她做出这种事情来,她的脑子一定是常年泡在水里的。”

    否则正常人谁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太没有脑子了!

    闻言,傅槿宴却是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角,漫不经心的说道:“这种事情,光猜是猜不出来的,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看看这个蔡雅雅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无论她是什么目的,什么原因,我都会给她挖出来的。”

    听他这么一说,宋轻笑瞬间便安心了,点了点头,依偎在他的怀抱之中,像是小猫撒娇般的蹭了蹭他地胸膛,语气娇憨的说道:“感觉真的是开心啊,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你陪在我的身边,为我遮风挡雨,让我安心的不行啊。”

    “我是你老公,保护你是我的责任,这还有什么疑问吗?”傅槿宴挑着眉毛说道。

    宋轻笑捂住了嘴,一边笑一边点头,“你说的太对了,我是你媳妇儿,你就得宠着我,惯着我,谁要是欺负我了,你就直接冲上去,分分钟打爆他的狗头!”

    说完,她直起身子,对着他挥了挥手臂,展现了一个迫人的气势——然而并没有看出来。

    但是身为“二十四孝好老公”,傅槿宴还是十分配合她的表演,用力的点了点头,很是赞同的说道:“没错,有我在,谁要是敢欺负我,那纯属是找死,不想活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笑颜如花,搂着他的脖颈,毫不吝啬的献上了一个香甜的吻,以资鼓励。

    但是终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当卡洛看到蔡雅雅发的那个道歉视频,以及众人转变了风向的态度时,他极其的愤怒。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当初不是十分的生气的吗,为什么这么快就变了一个态度,全都是为宋轻笑说好话了?中国的网民都是这么的三心二意的吗?”

    愤然又不甘心的卡洛找到自己的账号,登陆上去,在评论里面写道:“这个宋轻笑一定是去威胁蔡雅雅了,所以才会有这个道歉声明的,你们不要忘了她的老公是谁,千万不要被她骗了啊!”

    每一个字仿佛都带着声嘶力竭的感觉,但是依旧没有什么用,刚刚发出去,就被众多的评论给刷了下去,找不见了踪迹,随之而来的,都是夸赞宋轻笑的实力多么强大的评论。

    见状,卡洛十分不甘心,又发了一条,但依旧没有任何意外地被刷了下去。

    百折不挠,至死方休。

    卡洛将这八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整天的时间几乎都在刷评论,但是发一条没一条,消失的十分迅速,一直到后来,他因为太过频繁的发评论而被微博管理员警告之后,才算是彻底的放弃了。

    怎么办怎么办?自己苦心孤诣好不容易一手打造的局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对方破解了,还是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完全不用自己出面,谁干的让谁来擦屁股就好了。

    单是宋轻笑一个人绝对没有这个本事,她背后肯定有傅槿宴在帮忙,不然事情怎么可能急转弯?

    傅槿宴、傅槿宴……呵,真是一个厉害的男人,他几乎是被他逼着到了绝境的。

    然而为今之计,他还是只能在蔡雅雅那个蠢女人身上下功夫,让她来当这只出头鸟,别的地方他没有那个能力插手,而且他也压根不敢露面,露面死得更惨。

    但是,经过了这件事,恐怕蔡雅雅已经不太信任自己了,他得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计划。

    真是伤脑筋。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眼睛骤然亮了起来,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顿时在心里哼道:蔡雅雅,对不起了,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偏偏这么嫉恨宋轻笑,还偏偏……遇到了我……

    卡洛借着关心的由头,再次将蔡雅雅私密约了出来,来到一个装潢高档的酒店。

    蔡雅雅如约而至,推开门的时候,卡洛正端着一杯红酒,侧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紧皱的眉头显示出他心事重重。

    听到声响,卡洛眼里飞快闪过一道暗光,随即回过头,惊喜又怜爱的看着打扮得成熟性感的蔡雅雅。

    “h……雅雅,你终于来了,我这几天多么的想你担心你,你知道吗?”

    卡洛放下手里的高脚杯,红酒在透明杯子里荡漾着,透出一抹暧昧的殷红。

    他急忙走过去,不由分说的就搂住蔡雅雅的腰,轮廓深邃的脸上一派自责,“雅雅,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太过着急为你报仇,从而将那件打歌服给你们穿,我知道你的委屈伤心难过,你要打要骂都随你,只要你不讨厌我就好。”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又坦荡无畏。

    蔡雅雅心里本来是有些怨气的,如果卡洛没有给她那件衣服,那么事情也到不了这个严重的地步,害得自己的形象一落千丈,然而现在看着他那么自责委屈小心翼翼姿态低到尘埃里的模样,那些指责抱怨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她直直的站着,任由对方将自己抱了个满怀,说出来的话却是,“这件事情本不怪你,不要自责了,都怪宋轻笑背后的势力太庞大了,我们压根斗不过她,谁叫人家有那么一个好老公呢,有权有势,处处维护。”

    说到最后,语气不自觉变得酸溜溜的,傅槿宴那样的男人,仿佛天边的一轮明月,高贵冷清不可触摸,是多少女人想嫁的男人啊。

    当然,这些女人中,也包括了她,但她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分量,再努力个几辈子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她,转而作罢。

    这也是她后来越来越厌恶宋轻笑的原因,没钱没势没外貌的丑女人,脾气还这么暴躁,凭什么可以嫁给傅槿宴?

    卡洛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深邃的双眼忍不住眯了眯,这话听起来可真叫人不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