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放几天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这难得的囧样,轻笑一声,好心的放过了她,将那份新合约放到她手上,交代着,“这个可要拿好咯,这可是翻身的法宝,他一旦在上面签了字,就代表之前的话也都是说出来污蔑你的,不然正常情况下,哪会这么轻易推翻之前的决定呢。到时候,他们要是不按照合约上的做,就可以将这份新合约公之于众了,让他们自己打自己脸去,同时,告他们一把也是轻轻松松的。”

    宋轻笑听到他这么说,才知道他还存着这份深沉的心思,不由得鼓掌赞叹,“槿宴,不得不说,你简直是太……阴险了。”

    说完,她自己先咧着嘴傻笑了起来。

    闻言,傅槿宴嘴角抽了抽,自己这是好心帮她反而还被她骂?

    丫的还有没有良心!

    他一下凑过去,手猝不及防的就放在她胸膛上。

    “你、你干嘛?”宋轻笑吓得口齿都不伶俐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槿、槿宴这可是在车里呀,外面的人一下子就看到你在做什么了,要冷静啊冷静,别弄出门事件。”

    傅槿宴轻嗤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一天到晚在瞎想些什么,我只是摸摸,你的良心还在不在,懂?”

    话音刚落,还相当配合的犯了一个白眼。

    宋轻笑:“……”

    “你个没心没肺的丫头,竟然骂我阴险,我要是不阴险点,你现在还在发愁怎么搞定这件事呢。”

    宋轻笑:“……”

    某人讪讪一笑,任他笑骂着自己,也不还口。

    她知道,是自己又一不小心将心里话说出来了,真是耿直啊。

    “虽然那些人估计还在网上骂我,但我今天高兴,不跟他们计较,走吧,我们顺路去超市一趟,回去我来做饭。”宋轻笑开心的说道。

    路上,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摸出手机给萱萱打了一个电话。

    “萱萱,给你说一件事哦,这几天你们都不要来了。”

    萱萱接到电话时,听到宋轻笑这句话,顿时像被雷劈了,满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了,笑笑姐,是遇上什么大麻烦了吗?”

    听到萱萱焦急的语气,宋轻笑无声的笑了,然后略带严肃的说道:“是啊,今天我和槿宴跑到娱乐公司和他们解约了。”

    “然后呢?”萱萱是个急性子,连忙问道。

    “然后啊,他们就答应出来帮我澄清了。”宋轻笑说着,嘴角露出一抹狐狸似的笑容。

    萱萱:“……”

    “哎,萱萱,你怎么了?是被这个消息吓到了吗?”

    宋轻笑恶作剧的问道,似乎觉得捉弄萱萱是一件相当好玩的事。

    “我擦,你吓屎我了,笑笑姐,咱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啊?这样吓人真的很好玩吗?万一把你聪明可爱美丽的外交干事吓跑了,你上哪里再去找一个来。我还以为咱们又遭逢大难了呢。”萱萱顿时开心得又跳又叫的,说出来的话也是相当彪悍,丝毫没有作为一个下属应该有的矜持。

    宋轻笑对于这种行为默许了,相当纵容,谁叫她是一个心胸大度的好老板呢。

    “哈哈,所以呀,这几天你们也不用来了,在家里休息几天吧,这段时间你们也累了,放你们一个小长假,假期完了后再来给我卖命,当然工资照发。剩下的事情,既然他们已经答应了,我们就在家里留意着他们的举动吧。自己拉的屎,当然得自己擦屁股了。”

    宋轻笑的最后一句话惹来了萱萱的强烈不满。

    “笑笑姐,你是一个美女,你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动不动就爆粗好伐,这样容易让人产生幻灭感的。哈哈,你放心,这几天我会时刻记得看他们的动向,一有情况立即给你汇报,谢谢你的假期和工资啦,么么哒。”

    “好,那我就不跟你多说了,具体的咱们收假后再聊,有消息立即微信联系哦,我再给小纯说一下这件事。”宋轻笑眯着眼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啦,小纯那边我去说吧,我刚好要给她打电话煲电话粥呢,毕竟,我的女人我不罩着谁罩着呀。”萱萱相当霸气的宣布了小纯的归属权。

    宋轻笑:“……”

    p,她这是被自己两个女助理撒狗粮了吗?

    可是,重点是,她们都是女人呀!

    就这样做起了蕾丝边,是不是不太符合目前国家的严打政策?万一被禁了咋办?

    哎,好忧愁。

    宋轻笑忧愁的挂断了电话,忧愁的叹了口气。

    傅槿宴一边开着车,一边听她们两人的对话,囧囧有神——毕竟,宋轻笑开着扩音跟人聊天,他想听不到都难啊!

    这毫无营养的对话全程都是对耳朵的一种荼毒,他恨不得自己立马变成聋子。

    “这年头,真是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下属啊。”

    傅槿宴突然感慨着。

    上司彪悍,下属更彪悍,传统继承得相当好。

    宋轻笑真的他这是在打击自己,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点点头,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这话真对,怪不得,我看陈盛现在越来越逗比了。”

    傅槿宴:“……”

    嘿,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女人,他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陈盛正在公司苦逼的忙上忙下,冷不防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背后的汗毛一下子冒了起来,他受不了的打了一个哆嗦,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最近工作太忙,导致身体都有些虚了吗?”

    随即,他又使劲摇了摇头,连忙否认,“h,n!n!n!我才不虚呢,我强壮得跟头牛似的,怎么可能虚呢。”

    刚送完文件的小助理听到陈盛这几句话,捂着嘴无声的狂笑,随后没过多久,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总裁助理陈盛身体“虚”的事情了,顿时炸开了锅。

    于是公司一时流言四起,各种猜测纷至沓来,陈盛走到哪里都被人围观,自己却一头雾水。

    两人回到家,宋轻笑十分殷勤的跑到厨房开始忙碌,她要做她的爱心午餐了。

    毕竟,大功臣是需要用实际行动犒劳的嘛,总不能一个么么哒和几句甜言蜜语就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