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新合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到他这么说,梁郑东后背的冷汗差点把衣服都湿透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太过露怯。

    他不知道傅槿宴此行来是什么意思,是为宋轻笑讨回一个公道吗?还是要赔偿金?

    然而,不论哪种,对他来说都是一件超级难办的事,为了维护公司的声誉,他势必要硬着头皮,坚持自己刚才那番没有底气的说辞。

    妈的,蔡雅雅,你给劳资出了一个多么大的难题呀。

    梁郑东对蔡雅雅的好感在此刻完全消失,美女固然重要,然而这也是在自己前途光明安全无虞的情况下,才能考虑的事,若是自身都难保了,那些都见鬼去吧。

    想了想,梁郑东还是决定先探探对方的口风,“那傅先生,您的意思是?”

    “很简单,赔偿金我也不要你的,笑笑是名誉损失费我也不要你的,但前提是,将网上那些不好的言论全部消除,包括你手底下那个什么蔡雅雅发出来的微博也都一律删除,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总之,要迅速对外发声,平息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同时约束好你手底下的艺人,再来找笑笑的麻烦,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辣手摧花了。”

    “怎么样,梁先生,我这个提议很公道吧?现在给你十五分钟考虑下。”傅槿宴抬腕看了看时间,在心里默默的倒计时。

    他一向说到做到,如果梁郑东没有在十五分钟内给出让她满意的答案的话,那么他也不会客气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同时不留情面的赶尽杀绝。

    你不仁,休怪我不义,这是他一向奉行的准则。

    梁郑东看着傅槿宴在倒计时,心里一紧,觉得自己仿佛面临生死关头,傅槿宴的意思他很明白,如果要消除这件事带来的影响,那就等于在间接告诉对方,从头到尾都是他们的错,宋轻笑是被冤枉的,他们的信誉度直接一落千丈,当然如果这两人不对外说什么的话,那还能好一些,否则真的是一场大灾难。

    如果不答应,后果他也能预料,虽然对方没直接说,但他也不傻,要验证他的话很容易,市虽然很大,但是要找出一个被公司开除的员工还是不难,傅槿宴一定会要求他们找出那个人,然后接下来很简单,对簿公堂,看看究竟是谁在说谎。

    想到傅槿宴背后庞大的商业帝国,梁郑东就一阵头皮发麻,仿佛看到了自己灰暗的未来。

    同时在心中后悔莫及,当初自己为什么没有阻止蔡雅雅穿那套打歌服,放任事态发展!

    甚至后悔,自己为什么在第一次和宋轻笑见面看样衣的时候,没有阻止蔡雅雅任性的行为,默许纵容了她。

    现在好了,一切都压在他身上了,他不买单谁买单?

    果然,女色害人呀。

    看着梁郑东脸色苍白一头冷汗的模样,宋轻笑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有些人总是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然而真的是天道好轮回,所有你以为不可能的事,在某一时刻,通通都会来到,杀你一个措手不及。

    以为她是小工作室好欺负,现在站出来一个比这个娱乐公司更大背景的人,他们也瞬间沦落为好欺负的那一边了,虽然他们并没有欺负他,傅槿宴提出来的提议很公平公正,没找他们要赔偿,只是消灭掉不良影响,恢复她的声誉,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做的事不是吗。

    不主动做,就得被动做,总是要做的不是吗?

    时间慢慢过去,眼见着就要到了,傅槿宴还好心的提醒了一下,“梁先生,我善意提醒你一下,还有两分钟了哦,到时见还没给出答案的话,那我就按照自己原先的想法来处理了,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无情,毕竟是非黑白总要弄个清楚明白的不是吗。”

    说完,他露出一个冷淡的笑,看起来渗人得很。

    “傅先生,我已经考虑好了。”听到他的话,梁郑东突然叹了一口气,整张脸看起来黯淡极了,没有丝毫光彩。

    “我同意你的提议。会尽快找人删除那些不利于宋小姐的言论,还有那条微博,同时,会约束好手下的艺人,不让他们再打扰宋小姐。”

    梁郑东知道,自己这次绝对会被公司领导骂,艺人不负责人,他这个经纪人也如此不负责任,变动太频繁了,会引起外界的猜疑,觉得他们才是有问题的那一方。

    算了,现在先这样吧,公司的事,好歹是内部问题,自己挨挨骂受受罚也就过去了,外界那些质疑声,也会慢慢消失的,但傅槿宴这里可忽悠不得,不然一个搞不好,惹得这个煞神大怒,整个公司都会遭受巨大的损失。

    那样,他死一百次都不够赎罪的。

    听到梁郑东这样说,宋轻笑在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他们能主动站出来洗刷她的冤屈,这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不然自己为自己洗白,绝对会被人骂得更惨。

    她转头朝傅槿宴笑了笑,脸上是久违的轻松。

    解约事宜办完之后,两方还就刚才的协商之事签了一个协议,毕竟口说无凭,白纸黑字才有法律效应,宋轻笑这才和傅槿宴走出这个地方。

    宋轻笑回头看了看这栋大厦,和第一次来时的心情截然不同——p,以后劳资再也不踏进这里一步了。

    车上,宋轻笑朝傅槿宴露出一个超大超甜的笑容,顺便还附带上一个超大的么么哒。

    “木啊……谢谢你,槿宴,果然有你出马,事情就是不一样。”

    说着,宋轻笑还满眼崇拜的看着他,“你不知道,刚刚你谈判的时候特别有气势,好帅啊……我都快被你那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

    同时,她还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这么帅气犀利的男人是她的,想想就想满地打滚好吗?

    好幸福好满足。

    “我猜你现在心里一定很嘚瑟是不是?”傅槿宴挑挑眉,相当坦然的问出了这句话,丝毫不觉得该低调什么的,毕竟,他说的是事实。

    “……”宋轻笑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眼睛漫天漫地的乱瞟,就是不敢看他。

    这厮的眼睛太毒辣了,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么了。

    好羞涩肿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