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宋神算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到这里,梁郑东点了点头,语气中隐含赞许,“你的这个主意还不错,或许是个好方法。”

    “当然是个好方法啊。”得到他的赞许,蔡雅雅松了口气,语气也不再像方才那般的小心翼翼了,“我也是为了公司考虑,费尽心思才想出这么一个好办法的,就当是我想要将功补过吧。”

    “将功补过?”

    冷哼一声,梁郑东摆了摆手,语气中充满了疲惫,“但凡你昨天好好动动脑子,不那么的行动,现在也用不着你来这里‘将功补过’!”

    又被训斥了,蔡雅雅瞬间又低下了头,做出了一副认错的样子,快得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见状,梁郑东也是十分无奈,只好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别在这里影响我了,让我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想一想到时候怎么应对宋轻笑的事情吧。”

    蔡雅雅闻言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梁郑东仰着头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很快,便到了两人相约见面的那一天,宋轻笑按照约定的事情,带着她的大“助理”——傅槿宴傅大总裁,去了娱乐公司。

    进到会议室,梁郑东早早的就已经等在了里面,听到推门的声音,他连忙站了起来,堆着满脸的笑容说道:“宋小姐,你来了,我……”

    话说到一半,他就看到了傅槿宴那张帅气逼人的脸,未说完的话一下子噎在了嗓子眼儿里。

    卧槽!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傅槿宴会在这里?

    他来了,那我一会儿……还有活路吗?

    在梁郑东无声的哭泣之中,傅槿宴牵着宋轻笑的手,坐在了他对面。

    “梁先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宋轻笑对着他点头微笑,伸手指了指身旁的那一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理,傅槿宴,今天的事情,由他全权和你解决。”

    梁郑东:“……”

    呵呵!助理?骗鬼呢啊!

    当我没见过傅槿宴,还是没听说过你们是夫妻的这件事啊?

    整这一套有意思吗?人与人之间基本的诚信都去哪里了!

    扯了扯已经僵硬的嘴角,梁郑东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伸出手去,“傅总……先生,你好,我是梁郑东。”

    傅槿宴抬起眼皮,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态度很是敷衍的和他握了握手,随即便松开了。

    对此,梁郑东也没有丝毫的不满。

    不是没有,是不敢啊!

    他还是想好好地活着的。

    礼尚往来的打了声招呼之后,傅槿宴便直接单刀直入地说道:“梁先生是吧?这次我们来,主要是想要谈谈关于贵公司和我们工作室合作案的事情。之前网上发生的事情,想必你已经非常的了解了,所以我们现在想先要一个解释,解释一下贵公司艺人发表的那篇言论是什么意思?”

    “那个……真的是个意外。”

    干笑了两声,梁郑东拿出了之前蔡雅雅给他的那番说辞,“当时因为宋小姐的衣服我们女团不是很满意,所以暂时性的暂停了合作,但是没过几天,有一个自称是‘云端’工作室的助理送来了一件衣服,当时她们看了就十分喜欢,所以也没有细追究,就接受了,谁也没想到,那件衣服居然是抄袭的。当时雅雅并不知道,还以为是贵工作室的衣服,所以才会发了那篇微博。”

    “是这样吗?”傅槿宴挑了挑眉,脸上写满了意味深长。

    看着他的表情,梁郑东又是心虚的冒起了冷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点了点头,“是,是这样的,后来我们查清楚,那是当初一个和她们一起选秀的女孩的朋友,刚好在公司里面工作,她这么做,就是为她的朋友出气,为了报复,我们已经将那个人开除了,这件事情,我们也会发微博为你们澄清,这一切都是误会,所以……”

    话说到这里,他的意思已经表示得十分的明显了。

    宋轻笑在一旁听着,全程都是目瞪口呆的状态。

    她还是头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系列”,这么明目张胆的扯淡,真当他们两个是白痴吗?随便说什么都相信?

    还公司里面的一个员工?真要是有这样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请给我来一摞,谢谢。

    过一会儿,他是不是还要说那个人刚巧是个临时工,所以开除起来也方便得多?

    她这个想法刚升起来,就听到梁郑东又说道:“因为那个员工刚刚来公司没多久,还是个临时工,所以事情发生之后,我们直接就将她开除了,没有再留着她,以防她再心怀怨恨,惹出什么事端。”

    宋轻笑:“……”

    呵呵!居然真的是这样?

    以后不要叫我“宋设计师”,请叫我“宋神算子”,谢谢。

    傅槿宴眼睛的余光瞄到她脸上纠结得难以言喻的表情,在心底偷偷的笑了。

    这个丫头,在外面不要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得那么明显好吗,很让人觉得你是一只菜鸟啊!

    傅槿宴转头看向梁郑东,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点点头,“这么一番说辞,嗯,真精彩……真是难为梁先生了。”

    他好像是在赞扬,然而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梁郑东更是感受到了来自对方浓浓的讥讽,知道傅槿宴明白他那一通纯粹是乱扯,顿时脸色发白,笑得极为勉强。

    “傅先生您过奖了,事实本就如此,我也是实话实说。”

    妈呀,傅槿宴刚刚那一笑简直了,让他这个久经商场的人也忍不住心虚得跟什么似的,传说中的傅槿宴果然很犀利,以前没有接触过,对他的印象仅仅是停留在别人的言语中,现在亲自领教了一番才知道,真的让人难以招架。

    “梁先生,咱们就名人不说暗话了好吗?显得我们跟个傻子似的,当然,也挺难为你的不是,毕竟,说话是要拿出真凭实据的,不然追究起来那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虽然有时候有些事情表面上做得很完美,没有漏洞,然而却不经推敲,底下漏洞百出,自打脸的事想必滋味不太好。我们的时间有限,也懒得在这里磨叽,没有什么意义,你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