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的天,居然撩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忍住这突然而至的疼痛,看着宋轻笑的样子,又无奈又好笑,顾不上自己,赶紧伸手帮她揉着,然后在上面轻轻吹着。

    “你呀,干嘛这么突然坐起来,一惊一乍的,把我都吓了一跳,我帮你揉一下,还疼得厉害吗?”

    “嗯,你轻点,轻点……”宋轻笑小声的哼哼着,语调听起来颇有几分暧昧。

    闻言,傅槿宴喉咙一紧,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口水。

    他媳妇这样子,看上去真的很可口,一副软绵绵的,任人欺负的样子。

    宋轻笑要是知道他现在的想法,绝对会鄙视之,蹂躏之。

    “舒服吗?老婆。”傅槿宴突然恶作剧似的,在她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随即,他看见了奇妙的变化,他媳妇的耳朵慢慢的红了起来,从耳根红到白皙的脖子处。

    “咦,你怎么了,笑笑,很热吗?”

    傅槿宴再度逗着某人,眼神里的兴奋丝毫不加掩饰。

    宋轻笑在又羞又囧之下,偶然瞥到他眼里的笑意,一下子恼了,知道这厮是在逗自己玩,顾不得疼痛,立马抄起沙发上的抱枕,朝着傅槿宴那张帅得天怒人怨的俊脸就按了下去,随即翻身坐在他腰上,大有一种欺凌弱小的恶霸感。

    “老婆饶命,为夫错了,手下留情啊……”傅槿宴闷闷的声音从抱枕下传来,连忙求饶。

    小猫伸出爪子挠人了,着实有几分疼痛。

    “哼,这还差不多,暂时放过你一马,下次再敢逗我,让你尝试一下我跆拳道的厉害。”虽然好几年都没练了,也不知道还行不行。

    然而这话宋轻笑是不会告诉他的。

    傅槿宴笑吟吟的坐起来,头发有些许凌乱,更增添了一丝诱惑与美感,十分顺从的点点头。

    看这傲娇的样子,大约已经不太把那些糟心事放在心上了,转移注意力果然是个不错的办法。

    他为了自家媳妇的心情,也是唱作俱佳费尽心思呀,奥斯卡欠他一座小金人。

    “对了,你刚才说,和我一块去解约?但你又不是我们工作室的人,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宋轻笑狐疑着。

    “那有什么,到时候就说我是你的助理就行了,随便编个理由,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而且,他陪他老婆去搞事情,没毛病啊。

    “唔,你这样的助理,我可用不起啊,倾家荡产都用不起。”宋轻笑笑着打量了他一番。

    傅槿宴主动贴过去,小声笑道:“没关系,我免费给你使用,想用多久用多久,想怎么用怎么用,爱惜就好。不知道怎么做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使用说明书哦。”

    说完,他还抛了个不算媚眼的媚眼过去。

    宋轻笑被他这样子勾引得打了一个哆嗦,觉得浑身都发热了。

    这厮,动不动就酱紫,实在是让她很肾亏的好吗!

    “而且我觉得吧,这个还是要先亲身体验一下,才能知道效果怎么样,你说是不是?”傅槿宴伏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嗓音喑哑动听,像是优雅的大提琴,轻轻地拨动琴弦,流淌出动人的乐响。

    宋轻笑差点儿就要沉醉在他迷人的声线之中了——若不是她突然想到了自己脆弱无力,柔弱无骨的腰。

    她双手轻轻地抵在傅槿宴的胸膛之上,缓慢的,但是不容拒绝的,将他稍稍的退离开自己一段距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这实在是太客气了,据我多年来的使用经验来看,效果应该是还不错的,所以这一次就不需要再试了,我相信你的品质的。”

    品质?

    傅槿宴被这两个字雷得几乎是外焦里嫩,哭笑不得,伸手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敲了敲,再接再厉,“是吗?可是万一我又开发了新功能呢?你确定不想要提前尝试一下吗?”

    “新功能?”宋轻笑诧异的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他一番之后,难以置信的问道,“难不成你背着我学会了自己生孩子了?我去,厉害了啊!大哥,受我一拜!”

    她说着,双手握拳,朝着他的方向拱了拱手,脸上写满了崇拜。

    傅槿宴:“……”

    自己生孩子是什么鬼?

    p!自家老婆的神经还是这么的疯癫怎么办?

    我在线等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人能够帮忙吗?

    “悲愤”的傅槿宴暗自磨了磨牙,决定化悲愤为……力量,抄着宋轻笑的肩膀和腿弯,一用力,将她整个人直接抱了起来。

    突然腾空,宋轻笑表示有些承受不住,下意识的抱紧了他的脖颈,惊魂未定的说道:“你是准备吓死我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分分钟给你吐个心脏出来?”

    她差点儿吓尿了好吗?

    闻言,傅槿宴微微一笑,垂下头,低声诱哄道:“那可不行,你那颗小心脏可要好好地在原地待着,我一会儿还要听她因为我而剧烈跳动的声音呢。”

    “腾”的一声,宋轻笑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脸上突然升起的红晕的声音,震耳欲聋,将她砸得头晕眼花。

    我的天,居然撩我!

    丫的结婚好几年了居然撩我!

    麻蛋……我居然还真的被撩到了!

    倍感羞愧的宋轻笑闭上了眼睛,学起了鸵鸟,看不见就可以当作完全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傅槿宴看着她掩耳盗铃的模样,无声的弯了嘴角,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心情烦躁的时候,做些运动,就可以缓解烦躁,所以,为了能够让你的心情尽快好起来,我就舍生取义了。”

    他说完,还叹了口气,仿佛自己做出了什么伟大的贡献一样。

    宋轻笑:“……”

    我现在不是很想骂人,所以能不能不要说一些容易让我产生骂人冲动的话啊麻蛋!

    对于宋轻笑的怨念,傅槿宴早就已经感应到了,但是——没有用!

    于是,他秉承着“为了让老婆心情快点儿好起来”的美好愿望,两个人进行了一场和谐的有爱运动。

    结束之后,宋轻笑相信了他说的那句话,深信不疑。

    麻蛋,都累的要死了,哪里还有精力去在意心情好不好,都要喘不过来气了好吗?

    累极了的宋轻笑基本上直接睡了过去,一觉到了天亮。

    醒来之后,得知傅孟辰已经被傅槿宴送去了学校,她才算是勉强有些满意。

    还算有良心,知道疼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