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一步一步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坐下来,将某团烂泥搂进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算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笑笑,我是你的丈夫,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我可能做得不够好,让你受了委屈,但是,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好吗,不要让我担心,我看见你这样真的很心疼。”

    有一种用力无处使的感觉。

    最近他有点忙,可能在某些方面忽略了宋轻笑的异常,偏偏这丫头又不告诉他,真的是无奈又心疼。

    宋轻笑在他怀里舒服的拱了拱,想了想,才慢慢的开口,“我又上热搜了,槿宴。”

    “最近公司的事有点多,陈盛没来得及关注这个,你跟我说说好吗?”闻言,傅槿宴眉心一跳。

    宋轻笑这样说,自然代表她又遇到了跟上次的事一样的大麻烦,但是这种时候他得稳住,不能让她更慌乱。

    “嗯,事情大概是酱紫的,我们工作室新开张,便接了一笔任务,是给f3女团做打歌服,我做好了样衣拿给他们看的时候,被团长蔡雅雅鄙视,各种讽刺贬低,真想不到,表面光鲜亮丽的人气女团,私底下素质竟然这么差,简直让人跌破眼镜。我气得差点和她大吵一架,然后她们新打歌服被指抄袭,蔡雅雅就出来巴拉巴拉乱说一通,将这抄袭的帽子扣到我头上,然而那衣服压根就不是我设计的,蔡雅雅放言不会使用我们工作室的打歌服,但我们的合约还在,白纸黑字的写着,我也是百口莫辩。”

    真是日了狗了,一提到这事她就憋屈得慌。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她们名声大跌的时候,蔡雅雅在网上似是而非的说了那么一段话,有心人自然就会联想到是我抄袭了,这招祸水东移用得真特么的好,她们现在倒是安全无虞了,我们工作室莫名背上了这个黑锅,洗都洗不掉。”

    傅槿宴听完,也颇有点头疼,这还真是一桩难事,现在双方都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依靠的都是网民的呼声,但显然,那个所谓的女团团长是一个经常露脸的公众人物,底下总归是有一帮粉丝,呼声自然比宋轻笑来得高,支持她的脑残粉丝绝对会不分是非黑白的站在她那一边。

    想了想,傅槿宴问道:“那现在工作室还能正常运转吗?”

    闻言,宋轻笑皱了皱眉,“除开这事闹大之前萱萱给我接的几笔单子,现在没有任何公司敢用我们的设计了,毕竟抄袭在这个行业就是一个洗刷不掉的耻辱,大家会自发抵制的,就像当初卡洛被曝抄袭一样,后来他怎样我不知道,但是没有他的消息了。所以工作室正常运转怕是有点困难。”

    这也是宋轻笑发愁的地方,接不到单子,她倒没什么,但这就连累小纯和萱萱了。

    “这样吧,笑笑。”傅槿宴搂着她,轻声建议道,“你先暂时在家里调整情绪,通知你那两个助理也回家休息几天,当然工资照发,钱我来帮你出,毕竟不是她们的过错,接单子的事不着急,反正才刚开业,一步一步的来,先把女团的事解决了。”

    “好,但是女团的事怎么解决?”宋轻笑点点头,疑惑的看着傅槿宴。

    “第一步就是先解约,这件事情,打歌服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内部肯定有人员是知道的,比如他们的经纪人,心里敞亮呢,你不找他们要赔偿金,单方面提出解约,他们也不敢找你要赔偿金。不然事情闹到最后,大家鱼死网破,也不是经纪人希望看到的结果。这样的公司,还是先趁早解约为好,不然指不定后面还有什么脏水往你身上泼。”

    想了想,傅槿宴皱着眉头,“后面的事我帮你调查下,绝对不能让你平白无故的就被扣上这么大的帽子,那个蔡雅雅,我觉得她莫名其妙的就针对你,恐怕还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事情总得要查明。”

    按照他多年来的商场经验来看,他嗅到了一点阴谋的味道。

    不然,哪有这样任性不负责的公众人物?

    他真的很好奇,按照蔡雅雅的奇葩性子,她是怎样走到今天的?

    况且他老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陷害,真当他傅槿宴是个摆设吗?人人都可以上来踩一脚?

    “那女人估计是羡慕嫉妒我的聪明美貌能干,毕竟,她自从一见到我,眼神就不对劲了,这种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和被迫害妄想症的人,见不得世界上所有比她美的人,总觉得她们对自己而言都是极大的威胁,所以我当然是越惨她越开心咯。”宋轻笑这种时候还不忘自恋。

    但她无意中猜到了真实原因,蔡雅雅确实是一开始就因为她和萱萱长得太过夺人眼球而心生不爽的,这种不爽后来蔓延得越来越大,再加上遇到卡洛,颇有心机的煽风点火一番,这种没来由的不爽就控制了她接下来的举动。

    傅槿宴看到她那么臭屁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好笑,这个丫头,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自恋一番,看来被伤得还没有那么严重。

    想到这里,傅槿宴竟然有些放下了担忧,他最怕的就是宋轻笑消沉的样子,变得一点都不像她,看起来让人感觉心里沉甸甸的。

    “嗯,你最美最能干最聪明。”傅槿宴低下头,在臭屁某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十分顺从的接着她的话夸奖着。

    这种时候,千万不能打击她,否则,遭殃的就是自己。

    这些都是以往血淋淋的经验得出来的啊。

    然而……

    “哼,说得这么敷衍,太不走心了。”宋轻笑不满意的哼哼着。

    傅槿宴:“……”

    不夸奖不是,夸奖也不是,那他能干嘛?

    要他怎样啊喂!

    此刻,他的心里唱起了一首歌:要怎样,要怎样,你到底要我怎样……

    (你确定是这样唱的吗?)

    好吧,这个问题赶紧略过,这是一个雷区,触碰不得,好坏都是自己的错。

    “笑笑,你把解约的时间定好,然后我跟你一块去吧。”傅槿宴非常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他怕他媳妇又被人欺负了,到时候又不告诉他,一个人闷在心里。

    他去了,对方好歹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会以大欺小,毕竟他的实力是众所周知的。

    听到这话,宋轻笑一下子坐起来。

    “哎哟,我的头,嘶……”

    宋轻笑捂着脑门,泪眼汪汪的看着傅槿宴,眼神中颇有几分抱怨——这厮的头是石头做的吗,这么硬,疼死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