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隐秘的挑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卡洛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的车离开,保持着绅士一般的姿态,直到车子一个拐弯,再也看不见了,他才露出一抹恶狠狠的样子。

    “走着瞧吧,宋轻笑,看我怎么收拾你,你把我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是不以牙还牙,那我就不是个男人。”

    说罢,他又轻佻起一侧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蔡雅雅是吧?真是有趣呢,期待接下来和你的‘合作’咯,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早已离开的蔡雅雅哪里知道,自己仿佛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步一步陷入了大灰狼挖好的陷阱还不自知。

    她还在为这一场美好的相遇怦然心动着,觉得卡洛真是哪里看哪里满意。

    这么一个有风度有内涵有才华的男人,被宋轻笑如此陷害,被无知的大众这么诬陷,就像一块美玉落入了泥坑,实在是有些可惜可叹。

    两人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宋轻笑便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忙活去了。

    小纯笑着问萱萱:“怎么样?他们对打歌服满意吗?”

    “嗨,别提了,简直就是倒霉。”萱萱摆摆手,一脸的无语,“看来我下次接单前,要更加深入了解客户的性格,不能什么人的都接,浪费笑笑姐的时间不说,还被迫接收一波负能量。”

    闻言,小纯知道此行肯定发生了些什么不好的事,皱起了秀气的眉头,关心的问道:“可以跟我详细说说吗?”

    萱萱叹了口气,才将事情的发生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最后,还来了个总结陈词,“我看啊,就是那个蔡雅雅嫉妒我们笑笑姐长得比她好看,所以这才连衣服看都不看,就百般刁难我们,说我们这里不行那里不行,真是白瞎了那张脸,尖酸刻薄的样子都从心里透到脸上了。”

    “不过,我们笑笑姐也是个有脾气的,当场就不偏不倚的反驳了回去,气场那叫一个强大啊,你是没看到笑笑姐发飙的样子,帅得不得了。”萱萱说着,满眼都是星星眼,“而且,在我忍不住站起来想反驳的时候,笑笑姐把我挡在了身后。你知道吗,小纯,我当时特别感动,能在工作中这么被人维护,我觉得好心安好踏实,就冲那个动作,我决定了,我要卖身给我们的威武霸气的bss大人。”

    “你卖身?你确定笑笑姐会要?而且,你确定你不会被傅大总裁一巴掌pia出门外?”小纯狐疑的看着她,兜头就是一瓢冷水浇下。

    不忍心再打击刚刚受到“重创”的小伙伴,小纯又关心的问着,“然后呢,是什么情况?”

    “后来自然是没有谈妥了,就蔡雅雅那个性子,还有撂下的那句狠话,能成才怪了。我看那个经纪人也是个有名无实的怂包,从头到尾一句公道话都不说,不知道是不敢说,还是偏帮着他手下的艺人。我和笑笑姐就这样回来了,后面的情况看事情的进展吧。”萱萱无奈的摊摊手,反正在她心中,已经将这件事定为失败的最佳案例了。

    虽然从工作室的利益来看,能接这笔单子自然是好的,毕竟有进账嘛,但从宋轻笑心情的角度出发,她倒是希望以后能少跟这类人打交道,不然时间长了会气出病的。

    “我一定要努力工作,给笑笑姐拿下好多好多好多的单子,不再受这种人的气了。”萱萱做出一个假装撸袖子的动作,蓦地宣誓般的掷地有声的说着,仿佛在给自己打气。

    “就是,我也要努力,跟上你们的步伐。”小纯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也满脸坚定的说道。

    宋轻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恰好听到萱萱那句提高了音量的话,顿时忍不住一笑,心里十分欣慰——这孩子,没白疼她。

    这几天,卡洛一直都和蔡雅雅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系,他找借口加上了蔡雅雅的微信,然后翻遍了她整个朋友圈,从头到尾一个不落的点赞留言——这么庞大的工作量,不得不说,他也是很拼了。

    留言的内容多是一些溢美之词,把蔡雅雅夸得天花乱坠,天上有地下无的。

    蔡雅雅细细的看着留言,虽然一条都没回,心里却暗自高兴着,现在这么仔细用心的男人不多见了,而且看谈吐还这么有才华,真不愧是个设计师。

    这边,深谙此道的卡洛耐心的隐秘的纠缠着蔡雅雅,但又不急于下手,因为他知道,一旦表现得太过急切了,会让女人反感的,会觉得他接近她们另有目的,从而有所防备。

    根据他在宋清蓝身上实验的结果来看,他这样的节奏应该把握得刚刚好,不疾不徐,进退有度。

    宋轻笑回家后,并没有把白天的事告诉傅槿宴,他每天已经够忙的了,自己这边的事,不到紧要关头还是不要去打扰他吧,自己能解决就自己解决了。

    所以她一如既往的表现得没心没肺的样子,连饭都比平时多吃了两碗——吃货的世界就是这样,开心了要用吃来庆祝,不开心了更要吃吃吃,来缓解郁闷的心情。

    此刻,宋轻笑就是属于后者。

    只是,她吃这么多,还是把傅槿宴和傅孟辰给吓到了。

    “麻麻,你吃这么多不怕晚上睡不好觉吗?”

    傅孟辰乖巧的看着宋轻笑,眨着黑葡萄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又担心的问道。

    “嗝……”宋轻笑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满足的拍拍自己的肚皮,这才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包子,“不怕,麻麻的消化能力一向是一流的,吃嘛嘛香,而且几乎从不积食,因为麻麻有运动的呀。”

    嘴巴经常比脑子快的宋轻笑压根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什么深层的含义。

    闻言,傅孟辰疑惑的思索着,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这才肯定的说:“可是,我没见过你晚上做什么运动呢。”

    “……”

    宋轻笑一时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囧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顿了顿,她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始作俑者,见他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才打太极敷衍般的说道:“额……这个问题,小孩子就不要问了哈,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还是要让孩子保持一颗纯真的心呀,不然长大后容易变禽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