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新钢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知道,今天她这是不会善了了,于是只好祭出自己的必杀技,讨好的一笑,“为夫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这样吧,我给你做一周的饭,补偿你受伤的小心灵,你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这样可以吗?够不够诚意?”

    终于听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宋轻笑当即笑得见牙不见眼,十分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够诚意。本宫十分满意。”

    傅槿宴:“……”

    本宫都出来了,他是不是得自称一个小宴子?然后说声“喳”?

    嬉闹完毕——其实是宋轻笑成功的敲诈了一周的饭,终于心满意足的收手了,她转回到了刚才的正题上。

    “槿宴,你说我那样做对不对?把钢琴直接送还给人家。”

    傅槿宴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将她搂进怀里,“笑笑,你只管去做你想做的,不管什么,我都支持你。你这样做觉得很开心,那就这样去做吧。一架钢琴而已,送人就送人了,我过几天再给你买一个。”

    “而且,看到你这么善良,我是真的很开心,说明你是个为别人考虑的人。君子不夺人所好,说得真好,我的老婆这么有胸怀、有气度。”

    他一直以来都喜欢她身上的这点特质,没有被挫折消磨,也没有被岁月变得麻木,一直都是那么鲜活,那么吸引人。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我只是觉得,换个角度想,要是我也经历过他那样的事,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卖掉,挽救了一家人,然后富裕了的时候,肯定想找回曾经的好伙伴呀。”宋轻笑顺从的依靠在他怀里,淡淡的说着,“真要是接受了他的馈赠,心里总有一种利益置换的感觉,让人觉得不舒服。那么好的钢琴,我现在的水平根本配不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练到那一步。所以钢琴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它应该去到一个更能让它大放异彩的主人身边,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没想到宋轻笑在那一转念里竟然想了这么多,傅槿宴很欣慰的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心里软软的,“笑笑,你这么棒这么好,我有时候还真担心别的男人把你抢走,但矛盾的是,我又不怎么担心,因为我知道你的心,你也知道我的心。这哪里是别人能破坏得了的呢。世上独此一枚的笑笑,一辈子都是我的。”

    “世上独此一枚的槿宴,也一辈子都是我的。”宋轻笑满脸幸福的呢喃着。

    两人静静的抱在一起,一时间没人说话,仿佛在感受这独一无二的温馨时刻。

    “对了,笑笑,钢琴你喜欢什么颜色的?”

    傅槿宴突然想起这件事,征求着她的意见,毕竟以后是她来弹。

    “唔,颜色么……银白色、大红色、光亮黑、木质色都可以,我觉得都很漂亮,但好像大红银白这些不太好维修呢,白色也非常漂亮,但不太好保存。”

    宋轻笑纠结着,一时拿不定主意。

    “呵呵,你只管挑你喜欢的颜色就行了,至于维修不方便什么的,交给你老公我来。”傅槿宴相当霸气的说着。

    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不得不说,钱能解决生活中遇到的百分之八十的事,所以不太好维修之类的,只是针对一般家庭而言,对他们来说,不存在的。

    “么么哒,老公你真好。”宋轻笑热情似火的扑上去,照着这张俊脸就是一个火辣辣的吻。

    傅槿宴非常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第二天,楚恒如约前来,请了几个工人,把这架钢琴运走了。

    傅槿宴随后便拉着宋轻笑去最高档的琴行逛逛逛,终于敲定了一架红色亮光的,才心满意足的回去。

    至此,这事就算告一段落,宋轻笑知道了楚恒对她其实并没有别的心思后,再加上打歌服的设计也快到了尾声,工作并不算太忙,便又开始抽时间学琴去了。

    楚恒对她的到来显得更开心更热情了,然而宋轻笑再也不会误会是人家喜欢自己了。

    在楚恒眼中,她现在大概就是个救命恩人的角色,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起来。

    见状,楚恒有些好奇,“轻笑,你在笑什么呢?”

    宋轻笑也是不走寻常路,并不掩饰自己的心思,反而坦然的告诉了他。

    “哈哈,那可不是,你还真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件事我挂在心里这么多年,始终越不去这个坎,如果不是遇到你,估计到死我都找不到我的老伙计,那时候可能死也不瞑目吧。”楚恒叹息着。

    “现在它一回来,我的心彻底踏实了,觉得自己像是回到青春时代,每天都那么有激情、有动力,整个人年轻了好几岁。”

    听着他夸张的形容,宋轻笑捂着嘴笑了,“老师,你这丫太夸张了吧。你之前也很年轻的好吧。”

    “呵呵,之前只是看起来年轻而已,现在是打心里有活力。”楚恒解释着。

    “哇,没想到这钢琴还有这功效。”宋轻笑惊奇的瞪大了眼睛,寻思着自己回去,在钢琴上也去找找感觉,找找活力。

    “没有这么夸张哈,只是心里有寄托才这样,没有寄托的话,钢琴就只是钢琴而已你懂么。”

    楚恒好笑的看着宋轻笑的样子,觉得她真是直率可爱。

    闻言,宋轻笑连连点头,“嗯嗯,我懂这种感觉,就跟我们画画、搞设计是一样的,有个寄托的时候,画画不再是画画,变成了别的东西,画出来的东西也跟平时不一样,不过,要到这个境界,真的很不容易呢,必须得有几十年的坚持与陪伴,让他们逐渐渗入自己的生命,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当真是变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也难,分割也难,人啊,就是这么爱折腾。”

    末了,宋轻笑感慨着。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楚恒也赞同的说道:“对呀,已经是自我的一部分了,哪里是这么轻易就能放下的,我不就是这样,像在找一个灵魂伴侣一样,找不到心里总是有缺失,不完整。这种不完整的感觉又促使我继续寻找,寻寻觅觅了这么多年,真的是完全停不下来,现在好了,我觉得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