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将琴送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酝酿了一会之后,他终于真诚的看着宋轻笑,“谢谢你,轻笑,真的很感谢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想了想,他苦笑一声,“是不是我在你眼里是个比较奇怪的人?第一次刚认识没多久就上你家来了,这次又不请自来,其实,我是真的按捺不住了,寻寻觅觅,找了这么多年的东西近在眼前,所以心情很迫切,让我吃不好,也睡不好,总是想着这个好伙伴。”

    “要是没有它,也就没有现在的我,能在你这里遇到它,真的是一种深厚的缘分。”

    顿了顿,楚恒建议道:“要不这样吧,轻笑,我收下了这架钢琴,请允许我再买一架适合你的,送给你,作为我表达感激的礼物,好吗?”

    他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白白收下这架钢琴,虽然它曾经是他的,但他已经明码标价的卖了出去,得来的那笔钱也被他用了,所以这架琴从本质上来说,早已不是他的了,即使再有特殊标志,它也不属于他了。

    如今宋轻笑就要这么白白送还给他,他心里感动之余,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架琴放现在也不便宜,足够支撑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吃穿用度。

    宋轻笑看了一眼傅槿宴,然后又坚定的看着楚恒,正色道:“老师,这个建议我不赞同,你即使买了琴,我也不会收的哦。说了送还给你就是送还给你,表达感谢又不是只有这一种方式,可以换其他方式嘛,比如,我上课的时候你对我要求高点、严厉点,我也好争取早日学到你的绝技,你说是不是?”

    说道后面,宋轻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这算变相的偷师学艺?

    不不不,她才没有偷师呢,她这是明目张胆的要求老师传授绝学。

    还一点都不脸红。

    “呵呵……”楚恒闻言,忍不住笑了,“好吧,那我就尊重你的意思,那这架琴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今天天色也晚了,明天我再找人来搬吧。至于学琴,你放心,我一定倾囊相授,让我的学生青出于蓝。”

    “傅先生,轻笑,真的太感谢你们了。”

    说罢,楚恒弯下腰,朝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别这样,快起来,”宋轻笑有些受宠若惊,侧了侧身体,不敢受这个大礼,连忙说道,“这些都不算什么,能看到你们团聚我也很开心,那个有情人终成眷属嘛。”

    说完,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都说了些什么,顿时丢脸的捂住脸,在心里呻吟了一声:麻蛋,怎么关键时刻又发蠢了,宋轻笑,一句话就暴露了你的智商啊摔!

    楚恒站起来,原本还严肃的神情,被她这句话一下子逗笑了,轻咳一声,很给面子的说道:“你说得对,我和这架钢琴可不就是一对有情人么,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如今总算团圆了,嗯,终成眷属了。”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摸了摸她的头,小声说道:“一会我给你复习一下小学语文啊,乖,你有很多东西都需要回炉重造,不然出来真的是丢我的人呢。”

    宋轻笑:“……”

    nnd,凭什么嘲笑她!

    连当事人楚恒都没有嘲笑她好吧!

    她瞪了他一眼,鉴于有客人在,不能将这货暴打一顿——没有客人在你也打不过傅槿宴好吧。

    她微张嘴巴,无声的吐出几个字,“秋后再跟你算账。”

    傅槿宴看懂了她的唇语,算了一下时间,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离秋后还有好久好久,他都快等不及了肿么办?

    楚恒在一旁,看着这两人在短短一分钟内,无声的交流了很多,忍不住微微一笑,羡慕的说道:“你们夫妻俩的感情真好,听说傅先生十分宠妻子,外界传闻果然不假。”

    宠妻?

    宋轻笑有点懵,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她经常被这丫的打击毒舌欺负,如果这就是宠,那么请给她一点虐……

    还是说,他老婆其实另有其人?

    宋轻笑带着怀疑的眼神看向傅槿宴,下一秒,被相当干脆利落的赏了一个爆栗。

    因为傅槿宴看懂了她眼神要传达的意思。

    她委屈的摸着头,不理他了,看着楚恒,问道:“老师你吃饭了吗?如果没吃的话,不介意在我家吃了饭再走?”

    楚恒摆摆手,温文尔雅的说道:“不了,轻笑,我吃过饭了。嗯,天色也不晚了,我就不叨扰了,明天再来。”

    最主要的是,他不忍心打扰别人夫妻的相(qia)处(jia)时间,狗粮吃多了,会消化不良的。

    “好吧,那我也不留你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啊。”宋轻笑叮嘱着,然后和傅槿宴一起将楚恒送到门口。

    楚恒离开后,宋轻笑立马站在傅槿宴面前,双手叉腰,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你说我的语文需要回炉重造?而且,你刚刚还打我,现在,我们来算算这笔账。”

    “秋后不是还没到么,笑笑,你这么急色干什么?”傅槿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这么气势汹汹的样子,他真的好怕怕……才怪!

    宋轻笑的底细他这几年是摸得足足的,纸老虎一个,遇水即化。

    雷声大雨点小,一副咋咋呼呼的样子。

    “你丫的才急色呢!”宋轻笑被他的险恶的用词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不要带偏话题,敲黑板,看重点,你嘲笑我这笔账该怎么算?”

    “不能让我满意的话,那就只有委屈傅大总裁睡沙发咯?”

    她明晃晃的威胁着。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说你,我们笑笑的语文造诣呀,那可是杠杠的,每次都稳坐第一的宝座,用词惊天地泣鬼神,充分体现了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傅槿宴不管不顾,闭着眼就是一顿猛夸。

    “stp!stp!我自然知道我很厉害,不用你重申,说重点。”宋轻笑不买账,不依不饶的说着。

    最近啊,他是越来越过分了,动不动就打击人家,不好好讨回一点利息,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