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君子不夺人所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他们两人脸上露出的不解的表情,楚恒抿了抿唇,深吸了口气,终于决定了坦白,“抱歉,轻笑,我承认我接近你是有目的的,因为我偶然间发现,你家里的这架钢琴,就是我所寻找的那一架。”

    说着,他回身指了指安静的放在一旁的那架钢琴。

    宋轻笑闻言,很是惊讶。

    她也没想到,楚恒真正的目的,居然是看上了她的钢琴……而不是看上了她。

    得知这一结果的时候,她只觉得天都昏暗了。

    过气笑笑不如琴。

    “……那架钢琴,是我小的时候,我父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对我来说意义十分的珍贵,但是后来我家遇到了危机,十分的紧急,迫不得已之下,我将那架钢琴卖掉,换来一线生机。后来,我一直在寻找着这架钢琴,为的就是把它再买回去,只是世界之广,经过这么多年,谁也不知道它究竟被卖到了哪里。”

    说着,楚恒露出一抹苦笑,表情上写满了嘲讽。

    “我不后悔卖掉它拯救了我的家,可是我也希望将它找回来,曾经我说过,当我练好钢琴的时候,我一定要带着它去演出,让所有人都看到,我好伙伴的样子是多么的美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对我的惩罚,我找了许久,都没有消息。后来和你聊天的时候,我才偶然得知这架钢琴的所在,只是我不能确定,所以那次我借口来指导你问题,其实是为了来看一看,这是不是我当初的那架钢琴。”

    “现在我确定了,那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一架钢琴,我的好伙伴,所以我忍耐不住,这一次依旧是不请自来,就是想要恳求你们,能不能将这架钢琴卖给我?价钱你们随便开,无论多少,我都不会有怨言。”

    说完,楚恒目光恳切的看着他们,眼眸中写满了渴望。

    闻言,宋轻笑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看了看傅槿宴,发现他也是一副凝神沉思的模样。

    想了想,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老师,你说的这些我听了觉得很感动,但是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因为一直以来,你的表现都实在是太诡异了,让我觉得很是匪夷所思。而且你今天来的实在是太突然,又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些,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全都相信。”

    楚恒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我明白你的顾虑,若是换做是我,恐怕也不会相信,毕竟实在是太巧了一些。但是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你有证据?”

    宋轻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眼睛都在闪闪发光,“什么证据?”

    “因为那架钢琴是当初父母送我的生日礼物,所以特意拜托琴行的人在上面刻了我名字的缩写,而且为了不影响它本身的美观,所以特意刻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那里,除非是知道的人,否则谁都不会去注意的。”

    听他这么一说,宋轻笑更加的惊讶,连忙站了起来,兴致勃勃的催促他,“真的吗?那你快带我去看看。”

    楚恒站了起来,率先朝着钢琴走去。

    宋轻笑跟着就要走,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她扭过头去,就看到一直沉默不语的傅槿宴也站了起来,看着她,低声的说道:“我陪你一起。”

    眼眸之中,写满了对她的担忧。

    宋轻笑明白,他还是不放心楚恒,担心她的安危。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像是流过了一弯温泉,温热又舒适。

    “好。”

    点了点头,两人挽着手一起走了过去。

    钢琴那里,楚恒蹲下身子,指着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说道:“就在这里。”

    见状,宋轻笑刚准备蹲下查看,就被傅槿宴拦住了。

    “那里看着实在是费劲,要不然,你直接用手机拍下来给我们看看就行了。”

    楚恒听了也没有反对,掏出手机对着那处拍了一张照片,随后站起身来,将手机递了过去。

    宋轻笑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发现上面确实是有着两个字母“h”,虽然有些模糊,但是仔细看一看,还是可以辨认出来的。

    看着那两个字母,她才算是终于相信了楚恒说的话。

    这架钢琴,看来真的是他所说的那架钢琴,上面有着专属于他的标志。

    “这样可以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了吧?”楚恒苦笑着说道。

    点了点头,宋轻笑将手机递了回去,“确实是你的,我相信了。”

    “那么……”

    楚恒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急切,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一般,声音都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走调,“请你们把这架钢琴卖给我可以吗?我真的很想要找回它,只要你们愿意卖给我,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这个……”

    宋轻笑显得有些为难,扭过头去,想要寻求傅槿宴的意见,却看到他对着自己点了点头,仿佛在说:“你自己做决定就好,我遵从你所有的决定。”

    见状,她咬了咬唇,又扭过头去,看着楚恒,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师,很抱歉,这架钢琴,我不会卖给你的。”

    听到她这么说,楚恒一愣,随即脸上闪过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难过之中又显得很是激动,“为什么?轻笑,我拜托你,这架钢琴对我的意义非常重要,我……”

    “因为我决定直接还给你。”

    原本楚恒还在激动的情绪当中,却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就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因为真的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你、你说直接把钢琴还、还给我?”楚恒无意识的重复着,似乎有点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见他难得如此结巴的样子,宋轻笑忍不住笑了,这个老师,没想到还有这么呆萌的一面。

    她好意的重复道:“是的,直接还给你,分文不取,我也不应该要这个钱。毕竟,它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君子不夺人所好。”

    听到她这样的决定,楚恒愣在原地,好一会没有说出话来,是激动的,也是感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