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傅槿宴你怎么那么讨厌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萱萱只觉得一个晴天霹雳落下来,将自己霹了个外焦里嫩,顿时化身小绵羊,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笑、笑笑姐,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刚才那些豪言壮语,要成为美丽又厉害的女猪脚的话通通吞下了肚子,此刻保命要紧。

    “刚上车,发现自己有个重要的邮件忘了发送,我就回来看看,没想到,哼哼,就听到你说我有点……傻?”宋轻笑似笑非笑的看着萱萱,“萱啊,咱们来谈谈心,聊聊人生怎么样?”

    “嘿嘿,笑笑姐,你一定是听错了,像你这么英明神武智慧无双,集美貌与才智于一体的独一无二的人哪里傻了,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嘛。”萱萱一本正经的拍着马屁,脸都不带红一个的。

    “得了,你这小脑袋里想些什么,还以为我不知道了。”宋轻笑在她头上来了一个爆栗,算是报复她说自己傻吧,“好了,赶紧去工作吧,早点做完早点下班呀,虽然你单身,但你也可以早点回去享受寂寞呀。”

    萱萱顿时哀嚎了一声,哭丧着脸,控诉道:“笑笑姐,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人家虽然是单身,但我才不想早点回去咧,我还要和我家亲爱的纯纯多呆一会,培养感情呢。”

    说罢,她朝小纯抛去一个媚眼。

    小纯本来看戏看得正起劲,没想到,这才没几句话,战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顿时后背一凉,身子往后靠了靠,离萱萱那个女神……经远一点,动作很明显,意思也很明显——裸的嫌弃!

    “别,我跟你没什么感情好培养的,我性取向十分正常。”

    萱萱这下子彻底受到了伤害,捂着胸口开始作,“你这个负心汉,明明上午还答应过我,下班后陪我去吃东西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变心了,呜呜呜,你个没良心的,我好伤心呐,笑笑姐,你要为我主持公道呀。”

    她假装嚎了半天,发现竟然没人回答自己,顿时偏过脑袋一看——我去,刚刚还站在这里的人呢?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难道是飞天遁地了?

    她往天上看看,天花板还好着,没有冲出去,再朝地下瞅了一眼,也没有什么大洞。

    “你在看什么呢!”小纯用一脸看傻叉的表情看着她,“笑笑姐受不了你的鬼哭狼嚎,刚刚捂着耳朵跑进自己办公室去了。”

    萱萱:“……”

    好吧,这才是真正被人嫌弃了。

    好蛋疼!

    两人打闹了这一番,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再胡闹下去就要加班了,于是收敛起脸部表情,切换了一下模式,投入到工作里面去了。

    由于耽误了一会,宋轻笑回到别墅时,傅槿宴也回来了,小包子傅孟辰在听机器人讲故事,冯妈已经在厨房里忙碌晚餐了,一阵阵香味飘来,她忍不住嗅了嗅。

    哇,真香,中午的外卖跟这个简直不能比。

    天知道,她是怎样含着泪将那些外卖吃下去的。

    虽然她是一个吃货,但也是一个有格调的吃货,不是什么东西都吃的,还是自己家里的饭菜香。

    傅槿宴看着她眯着眼睛,微扬着头,伸着脖子努力嗅着味道的样子,毫不客气的开启了嘲笑模式。

    “怎么了,今天工作一天,主要是学习怎么模仿了吗?”

    宋轻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好奇地问道:“什么模仿?”

    “就是你这个样子啊。”努了努嘴,傅槿宴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你是在模仿原来小区门卫的那只大黄狗吗?”

    大黄狗……

    宋轻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想起在搬来“清晓园”之前住的地方,那里的门卫养了一只土狗,名字就叫做大黄。

    虽然是土狗,但却十分的机灵,小区里面那么多人,它基本上都能记住,来往之间,它就趴在门口看着,没有动静,但若是有陌生人独自来,它就瞬间开启暴走模式,扯着他的裤子不让走。

    之前有一个送餐员不知道,骑着小摩托就要冲进去,在门口的时候,愣是让大黄一口咬着鞋给拦了下来,差点儿摔伤。

    那一天,一人一狗在小区的门口展开了一场灵魂之间的对抗,彼此之间互不相让。

    最后,还是订餐的那位户主走了出来,才算是“劝解”开他们两个。

    至此以后,但凡是订餐的,到了小区门口,都不敢再往里面走了,毕竟——一双鞋的钱也是不少啊!

    不过也是因为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大黄的护“主”的事情,以前觉得它是一只土狗,还很嫌弃的人,再见到它都会改变态度,而且傅孟辰因为年纪小,更加喜欢这种大狗狗,每次放学回来的时候路过,都要先去和它打声招呼,两个……不是,一人一狗“推心置腹”的聊会儿天之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不过这么一想的话,一家三口确实是好久都没有见到大黄了,那么聪明的狗狗,真的是很可爱。

    但是——

    再可爱,也不能说她像狗!

    愤怒的宋轻笑瞪圆了眼睛,双手叉着腰,腿微叉着,摆出一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泼妇的经典形象。

    一张嘴……“傅槿宴你怎么那么讨厌!”

    傅槿宴:“……”

    果然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天赋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泼妇。

    比如眼前这一位,气势装的再像,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感觉就是在撒娇。

    完全没有杀伤力啊!

    低着头偷偷地笑了笑,傅槿宴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发顶,就像是……在撸一只炸了毛的小奶猫。

    不过也是神奇,在这样的轻抚之下,宋轻笑确实是渐渐地淡定下来,不再像刚才那么的暴躁,趴在他的怀里很是乖顺,只是嘴上还是不认输:“傅槿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是小仙女,你说我像大黄……p,你以为我是哮天犬吗?”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到抱着自己的那个身躯正在剧烈的颤抖,感觉就像是不小心踩到了电门一样。

    但是宋轻笑知道,他才不是踩了电门。

    丫的是在嘲笑她!

    愤怒容易使人丧失理智,这句话也是有些道理的。

    此时此刻,宋轻笑觉得,给她一把刀,她能瞬间征服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