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女团F31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哎呀,真是勤劳的小仙女们,你们这么勤劳,我以后都不好意思晚起了。”

    闻声,萱萱和小纯扭过头来,就看到她们的大老板——宋轻笑女士正靠在门上,脸上一副“朕很欣慰”的表情,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萱萱轻哼一声,放下手里拿着的一份文件,站直身体,微扬着下巴,很是高傲的说道:“既然知道了,那还不赶紧进来干活,居然还有时间调戏我们,真是胆大妄为。”

    宋轻笑:“……”

    真是神一般的调戏!

    她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走了进去,路过萱萱身边的时候,伸手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个爆栗,没好气的说道:“居然敢这么跟你的老板说话,这个月的工资是不是准备充公了?”

    一听说自己的工资出现了危机,萱萱立刻收敛神情,低眉顺眼,看起来不知道有多乖巧,仿佛刚才那个张扬的人是她们的幻觉一样。

    “哎呀,笑笑姐,怎么可能呢,人家可是要养家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啊,就指望着我这么一点儿微薄的工资过活呢,你可千万不要拿去充公啊!”

    她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已经由一开始的谄媚变成了哀怨,配着她脸上的表情,让宋轻笑有一种,自己刚刚辜负了她深情的错觉。

    咦!简直可怕!

    抖了抖身体,将一身的鸡皮疙瘩抖落在地,宋轻笑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骂道:“一天天的,就属你活跃,你看看小纯,多稳重,多安静,和你简直是两个极端。”

    萱萱吐了吐舌头,不服气的说道:“小纯那是不好意思,她性格太羞涩了,不像我,我这么热情,我们这样子才是互补嘛。”

    她说着,对着小纯抛了一个媚眼儿,“小纯小可爱,你说是不是?”

    小纯没有说话,只是用自己默默后退的动作,表示了自己的回答——不是。

    见状,宋轻笑毫不留情的放肆的嘲笑了起来。

    而萱萱则是一脸的崩溃,深吸了一口气,从牙缝儿里挤出来几个字,“纯呐,一会儿我们找个时间好好的谈谈心吧。”

    闻言,小纯再次后退了一步。

    这一次,宋轻笑已经笑得连气都要喘不上来了。

    以前还真是没有发现,这两个无论是性格张扬还是乖巧,心里都住着一个逗比啊!

    萱萱看了看情势,很是无奈的捂住了头,一脸的郁闷。

    感觉真的是没有办法再爱了。

    “笑笑姐,你确定你还要继续笑下去吗?”

    说着,萱萱拿起刚才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文件,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要是还是笑个没完,那我可就不跟你报备工作了,不过好歹也是工作室开张以来的第一单,要是忽略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闻言,宋轻笑的笑声一下子戛然而止,分分钟变成一副正经到不行的模样,看着她,语气也很是严肃,“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看着她恍如光速一般的变脸的行为,萱萱默默地赞叹了一句,“真不愧是女人,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变脸如变天’啊,这等功力如此深厚,我等还需要再继续修炼啊!”

    摇了摇头,叹息过后,她将手里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宋轻笑接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听着她的解释。

    “这个是昨天下午我收到的文件,之前进行推广工作的时候,我有特意往那些娱乐公司投了一些,觉得那里的机会更大一些,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了回复。这个是最近很火的一个女团f3的经纪人发来的,她在上面说,想要咱们工作室为她们团队设计一套打歌服,最近她们似乎是要发新专辑了。”

    闻言,宋轻笑点了点头,将文件大致的看了一遍,心中渐渐地有了打算。

    “可以,你一会儿腾出时间,就去回复她,说这个工作咱们接下了。”

    “好的,我这就去。”

    说着,萱萱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位,打开电脑,开始回复之前的邮件。

    宋轻笑又叮嘱了她们几句,便转身去了楼上,打开电脑,开始搜索起来这个女团的相关信息。

    没办法,她对娱乐圈的事情了解的实在是不太多,若不是因为身边人的普及,她基本上一无所知。

    所以趁着这会儿还有时间,赶紧恶补一下知识,总不能为人家做衣服,却连人家的基本情况都不知道吧。

    打开电脑大致了看了一圈之后,宋轻笑对她们大致的有了基本的了解。

    老汤吨新药。

    几个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女孩子,经过选秀出道,被送到国外,做了几个月的练习生,现在学成归来,开始了她们正式的出道生涯。

    不过好在的是,这个组合的人确实是有真才实干的,唱跳俱佳,尤其是里面的队长蔡雅雅,更是尤为出彩,堪称组合里面的门面担当。

    看着上面的资料,宋轻笑心中有了计较,开始拿起画笔,在纸上涂涂画画起来。

    没办法,灵感来的就是这么的迅速,简直是拦都拦不住。

    可能这就是天赋吧,别人是羡慕不来的。

    因为新接的这个工作,宋轻笑原本清闲的时间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又开始了往日那种忙碌的生活,每天起早贪黑——好吧,起早有些困难,但是贪黑还是经常的日子。

    看着她这么辛苦,傅槿宴心疼的不行,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毕竟这是她喜欢的工作,当她全身心投入的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

    虽然傅槿宴不满意她这样的废寝忘食,但是却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让她放弃,而是改成用别的方式体谅她,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非常的老实,清心寡欲了好几天。

    这么“善解人意”的行为,可惜没有得到宋轻笑的重视,毕竟工作一天之后,她已经累得胳膊都要抬不来了,神智都处于混沌状态了,根本就注意不到周围的变化。

    于是傅槿宴难得的好心,就这么被忽视了。

    他的心里不禁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