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 友谊出现了危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自己那天是不是疯了,为什么就一定要嘴馋,把那盒子饼干吃了呢?

    可能是因为……好吃又好看!完全没有抵抗力啊!

    想到这里,欧珊珊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天品尝时候的美味,回味般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情不自禁的浮起了向往的神情。

    宋轻笑看着她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惆怅,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梦幻,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状况?这货的表情为什么会这么诡异?

    按照常理分析,当她听到我刚才的话的时候,不是应该是惊慌失措,然后满面羞愧才对吗?

    太危险了,这个人看起来实在是太危险了,我要保护好我自己,可不能在这里失了身啊!

    “珊珊?珊珊!”

    叫了两声,终于将某个神游太虚的人给唤了回来,还真是不容易啊!

    “啊?你叫我,有什么事吗?”欧珊珊下意识的问道,表情看上去有些茫然,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

    见状,宋轻笑很是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儿,表达了自己嫌弃的心情,“我找你没事,不过你这怎么说着话就开始走神儿了呢?算算时间,你还不到更年期呢啊?是不是提前了?”

    闻言,欧珊珊瞪圆了眼睛,没好气的嗤了一声,“你才是更年期了呢,姐姐可还是青春美少女,刚才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走神儿的。”

    “想到事情?”

    宋轻笑看了看那个盒子,又看了看她脸上明显有些心虚的表情,了然的笑了笑,长叹一声,语气悠悠的说:“哎呀,你说这个事情,它怎么就这么奇怪呢?欧大侦探,或者是欧大会长,你觉得会是谁干的呢?凭你的聪明才智,和观察入微的本事,应该不难猜出来吧。”

    “这个,这个……”

    欧珊珊眼睛四下打量,就是不敢看她——毕竟还是心虚的啊,嘴里嘟嘟囔囔的含糊其辞,就是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看她这么明显没有底气的样子,宋轻笑终于算是出了一口气。

    哼!让你刚才嘲笑我,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酸爽?

    果然塑料姐妹花的感情就是如此,你扎我一刀,我砍你一下,这样才比较痛快啊!

    瞬间开心!

    不知道是不是宋轻笑雀跃的心情太过明显,让欧珊珊的视线终于愿意落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站起身来,“你走吧。”

    “啊?”

    宋轻笑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她,脸上写着四个大字——什么情况。

    欧珊珊看着她,一本正经又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友谊出现了危机,为了避免我们今天决裂了,所以你还是先回家吧,不然一会儿我怕咱们两个谁忍不住,就把对方给揍了,那就不太好了。”

    宋轻笑:“……”

    危机?决裂?挨揍?

    卧槽你是认真的吗?

    麻蛋,动手也是劳资动手啊,你丫的还有理了是不是!

    被她的理由深深地“折服”的宋轻笑站起身来,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你还真是歪理一大堆,今天你是开了挂吗?异常的犀利啊!”

    “唉,这都是生活所迫,”欧珊珊望着她,语重心长的说道,“等到你也面临像我一样的危机的时候,我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实在是一言难尽啊。”

    说完了,又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不清楚状况的人,若是看到她此时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一定会以为她是遇到了什么磨难一般,但是只有宋轻笑明白……这丫的就是因为偷吃了自己的饼干,还被自己发现了,所以现在开始装可怜了!

    凑不要脸!

    轻哼一声,表示自己对她的这种行为的鄙夷,宋轻笑昂首挺胸,气势如虹的走了出去。

    无论何时,气场不能输!

    走出房间,客厅里面一大两小三个男人正在玩游戏,看到宋轻笑出来,傅孟辰直接放下游戏机就跑了过来,拉着她的手,小脸上洋溢着乖巧的笑容,“麻麻,我们要回去了吗?”

    “嗯,要走了,毕竟你珊珊麻麻已经准备赶人了,所以我们自己识趣一点儿赶紧走,不然真的被赶出去,那就太丢脸了。”

    闻言,傅孟辰小脸上写满了迷茫,表示有些不懂,“珊珊麻麻怎么会赶人呢?”

    正说着,跟着出来的欧珊珊正好听到了他们母子之间的对话,不由得哭笑不得。

    这个宋轻笑,居然处心积虑的破坏我在小辰辰心中美好的形象,简直可恶!

    不行,我得挽救我得形象!

    想到这里,欧珊珊走过去,蹲在傅孟辰的面前,笑容灿烂,声音也是温柔得不行,“辰辰啊,别听你麻麻乱说,是她赶时间,所以才要走了,可不是珊珊麻麻赶你们,要知道,珊珊麻麻最喜欢辰辰了。”

    “嗯,辰辰知道的。”

    傅孟辰小大人般的点了点头,一脸的认真,他转而看向宋轻笑,拉着她的手,很是严肃的说道:“麻麻,既然你还有事情要忙,那我们就赶紧回去吧,不要耽误了你的事情。”

    闻言,宋轻笑一颗心顿时软成了一汪春水。

    看看,这就是我儿子,多么的乖巧懂事又听话!

    没有人比我的儿子更可爱了。

    这都是因为……遗传到了我优良的基因的缘故啊!

    宋轻笑拉着他和其余的人道了别,一行三人便开着车回了家。

    第二天是周一,虽然十分的抗拒,但宋轻笑还是在闹钟响起的时候,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

    原因无他,“云端”刚刚开业,自己身为老板,若老是迟到,只怕会被人笑话,影响太不好了——虽然以上都是她的想象,但还是要防患于未然啊!

    吃过早饭之后,宋轻笑先将傅孟辰送到了学校,细心地叮嘱了一番,收获了一枚香香的临别吻之后,才开着车离开。

    到达工作室的时候,照例,大门已经打开了,里面有两个正在忙碌的身影,看起来十分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