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送素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到宋轻笑来了,欧珊珊对着她就是一阵挤眉弄眼,两个女人很快便确认了眼神,非常有默契的撇下这一屋子的大小男人,坐到一边说私房话去了。

    “哟哟哟,看你这眉眼含春的样子,昨晚一定过得很不错吧?”欧珊珊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自带颜色。

    听到她的调侃,宋轻笑有点无语,“我说你都一百多斤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稳重点?”

    “哈,还不好意思了,你这小妮子。”欧珊珊一下子就笑了,“在我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这么多年的老铁了。话说,你们昨天的结婚纪念日过得怎么样啊?”

    “嗨,别提了。”宋轻笑颇有些沮丧,这么丢脸的事,简直就是她完美生涯中的败笔,“总之是一言难尽啊。”

    她不说还好,这样一说,欧珊珊更是来了兴趣,不断的催促道:“快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好为你分析分析。”

    她敏锐的鼻子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她觉得,事情一定很有趣。

    宋轻笑看着她兴奋的小眼神,翻了个白眼,“我说,你这么兴奋干嘛?我不好的时候,你可不可以不要表现得这么开心兴奋呀?让我这颗小心肝很受伤的啊喂。”

    欧珊珊收敛了一下情绪,转而换成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义正言辞的看着对方,“笑笑吾爱,我非常愿意为你排忧解难,我们姐妹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

    “stp!stp!”宋轻笑立马受不了的喊停,“大小姐,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咱能不能正常一点?”

    卧槽,这货的脑袋是被门夹了,所以兴奋得停不下来了吗?

    这让她怎么接话呀!

    欧珊珊相当及时的刹住了车,没在这条神经不正常的路上越奔越远。

    她好笑的看着快抓狂的宋轻笑,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好,现在把场子交给你,陈独秀同志,请开始你的表演。”

    宋轻笑:“……”

    好想咬她一口怎么办?真是分分钟让人炸毛的节奏。

    叹了口气,在心里暗暗吐槽自己交友不慎,以后一定要擦亮双眼,宋轻笑终于道出了那个让人十分尴尬的事,“昨天不是我俩的结婚纪念日吗,我们下午回来后,自己在家做了烛光晚餐,在吃晚餐的时候,嗯,打翻了蜡烛,导致了一场小小的火灾。就酱紫。”

    她言简意赅的说完,没有说为什么会打翻蜡烛,因为特么的这真的很让人尴尬好不,饶是她的脸皮如此之厚,也说不出原因。

    欧珊珊越听眼睛瞪得越大,然后……

    “哈哈哈哈,笑笑,你这是一来就给我送素材的吗?哈哈哈哈哈……简直是笑死我了。”

    欧珊珊笑得花枝乱颤,完全停不下来,边笑边说:“不行,我得把这个场景拍进电影里,哈哈……这种神转折的事情,我最喜欢了。”

    在宋轻笑恼羞成怒的眼神下,欧珊珊终于顶着莫大的压力,笑完了。

    她转了转眼珠,嘴角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看起来有那么几分邪恶,继续深挖,“我猜,你一定还有什么瞒着我,比如说,为什么不小心打翻蜡烛?唔……让我来猜猜……当时的情况一定很美好,安静的氛围,温馨的烛光,美味的食物,心爱的人,然后你们一个对视,顿时就天雷勾动地火,小火苗蹭的一下就熊熊燃烧起来,然后嘛,当然就是一阵羞羞的事啦。”

    宋轻笑:“……”

    “如果我的推测都正确,那么打翻蜡烛这种事情呢,依着傅槿宴的姿势体位,是不太可能的,那么就是被压的那个造成的咯。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啊,笑笑吾爱?”

    宋轻笑:“……”

    “不说话,那就是承认咯?”

    宋轻笑终于忍不住吐槽,“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p,这天完全没办法聊了,她的底裤都被人揭开了,她不要面子的吗?

    “哈哈,看来我猜得完全正确,bgg!”欧珊珊打了一个响指,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觉得自己的推理能力这么棒,可以换个职位试试,比如做侦探啊什么的。”

    “你去做八卦协会的会长更好!”宋轻笑暗搓搓的接话。

    对于她的打击,欧珊珊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那敢情好,我要是做了会长,绝对天天爆料你和你老公的恩爱日常,提高你们的曝光率。不要太感激我哦,毕竟是好闺蜜嘛,不帮你帮谁。”

    宋轻笑被堵得哑口无言,她发现,今天自己来找欧珊珊,绝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今天的她比平时更犀利,脸皮也更厚,她完全招架不住。

    听着耳边依旧没有停歇的肆无忌惮的嘲笑的声音,宋轻笑觉得,自己缺了一把刀。

    是我挥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

    眼睛在四周不经意的打量了一圈,在扫到一个东西的时候,突然吸引住了她的眼球。

    这个包装,这个lg……这不是昨天自己送来的那盒饼干吗?

    看到那个已经被吃空了的盒子,宋轻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个辛辛苦苦做出来,最后却被某些人偷吃了的爱心饼干,再想到刚刚受到的嘲笑,顿时……哼!

    真是太不凑巧了,正好不知道怎么挤兑回去,这不,把柄就自己伸过来了吗?

    欧珊珊童鞋,你可不要怪我翻旧账哦!

    轻哼一声,宋轻笑双手环胸,轻轻地挑了挑眉梢,意味深长的说:“你去当当也可以,顺便还能帮我调查一下,我的那盒爱心饼干到底是被谁偷吃了。那可是我特意准备的结婚纪念日的礼物,没想到居然还能丢了,也是奇怪。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拿走了,我一定好好地和她‘谈谈心’。”

    最后三个字被她咬的非常用力,顺带着还伴随着掰指关节的声音响起。

    这一切,听在欧珊珊的耳朵里,警告的意味十分的浓重,让她都不由得抖了抖身体,原本的笑声戛然而止,像是突然被人架住了脖子,消失的十分突兀。

    她抬着眼皮悄,咪咪的看了看宋轻笑,当看清其脸上似笑非笑的笑容的时候,真的感觉虎躯一震,刚才有多幸灾乐祸,现在就有多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