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意外事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忘情之时,手掌似乎是碰到了一个东西,不经意的动了一下,那个东西似乎是被她推倒了,发出不是很响亮了声音。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在意,依旧沉醉在彼此的亲吻之中。

    突然,傅槿宴觉得房间里面似乎传来一些奇怪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的感觉。

    他诧异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当看清眼前的情况的时候,整个眼睛都瞪得滚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烛台被掀翻在桌子上,火苗将桌布烧出了一个圆圆的空洞,而且正在向着更大的范围扩散开……

    见状,傅槿宴顿时便清醒过来,猛然离开宋轻笑的唇,快步跑进厨房去。

    宋轻笑原本还不知道怎么了,沉醉在刚才热烈的吻中难以自拔,直到她看见了眼前的火光,混沌的脑袋才逐渐清醒过来,瞪圆了眼睛,捂着嘴,一脸的惊恐。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槿宴……”

    刚喊出一个名字,她就看到傅槿宴拿着一壶水走了出来,沉稳的对着那个肆意的火苗浇了下来。

    只听到一阵“嘶啦”的声音过后,原本张扬的火苗被彻底的镇压,再也掀不起什么波澜,只剩空气中迷漫的味道提醒着他们,刚才发生了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

    看着眼前被烧得很有艺术风格的桌布,两个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相同的尴尬的神情。

    “那个……好像是、是我不小心碰到了烛台,没有注意,一下子就给挥倒了,然后……”宋轻笑的脸上写满了歉意,低垂着头,看起来沮丧极了。

    傅槿宴见状,心疼得不行,放下水壶,将她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头发,柔声的安慰她,“没关系的,这不是你的错,本来就是我们两个太忘情了,所以没有注意到,况且也只是烧掉了一块桌布而已,不碍事的,只要我们没受伤就好了,别担心,什么事情都没有。”

    宋轻笑窝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伸手将他搂得紧紧的,还是有些许的后怕。

    傅槿宴自然是感受到了她的恐惧,也将她搂的更紧了些,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不停地安慰着她。

    好半晌之后,宋轻笑才总算是冷静下来,慢慢的松开了手,抬起头望着他,微噘着嘴,撒娇着说:“刚才差一点儿就把我们的晚饭都毁了。”

    闻言,傅槿宴伸着脖子看了看,发现虽然桌布被毁,但是上面的饭菜都还好好的,只是洁白的盘子边缘有些被火焰烤到,泛着淡淡的黄色。

    “确实是,看样子还是可以吃的,不然的话,你这个小吃货还不一定要多难过呢。”

    宋轻笑皱了皱鼻子,不服气的说道:“我难过也是因为可惜了这顿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饭菜,才不是因为我没得吃了呢。”

    “好好好,你说的是。”傅槿宴笑着附和道,只是那个语气听起来十分没有诚意。

    他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座椅旁坐下,继而转身坐到了她的对面。

    “趁着晚餐没有被毁,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把它们吃掉吧,以免夜长梦多,再出现什么突发状况,那就不太好了。”

    “嗯,说的有道理,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宋轻笑煞有其事的说道。

    傅槿宴轻笑一声,举起酒杯,笑意温柔的说道:“笑笑,纪念日快乐。”

    宋轻笑也举起酒杯,和他轻轻地碰了一下,笑颜如花,“纪念日快乐。”

    两杯酒缓缓的被送进口中,顺着咽喉缓缓流淌,只剩下唇齿间残留的芬芳。

    放下酒杯,两个人便拿着刀叉,开始对着面前的牛排下手,一边吃,一边聊着天,气氛轻松愉悦,丝毫没有受到刚才突发事件的影响。

    晚饭过后,两人又一起将碗筷收拾干净,至于那块风格迥异的桌布,傅槿宴提议留下来做个纪念。

    “怎么说,也是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啊,以后看到这个,还可以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觉得很有意义吗?”他如是说道。

    而宋轻笑则是坚决的摇了摇头,一把将桌布夺了过来,团了几下,丢进了垃圾桶,绷着一张脸,很严肃的吐槽,“它只会让我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感觉,其余的意义完全感受不到,所以我才不要留着它。”

    见状,傅槿宴只好耸了耸肩,打消了这个念头,以免自己因为某些人恼羞成怒,成为了出气筒,那就太冤枉了。

    望着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战场”,宋轻笑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感慨道:“真是没想到,这么快,居然又是一年过去了。”

    两个人在一起,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听到她的话,傅槿宴也有些感慨,时间过得这么快,而他们认识了这么久了。

    他身边好一些算不得朋友的朋友都早已离婚了,让他越来越珍惜这一段感情,越来越珍惜身边的人。

    “笑笑,有你陪在我身边,真好。”他动情的说着。

    宋轻笑也眼含柔情的看着他,一张小脸上满是幸福的味道,“槿宴,能跟你就这样一起到老,我就十分满足了,再别无所求。”

    “嗯,会的,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傅槿宴笑了笑,然后趁宋轻笑不注意,一下子将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

    宋轻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没像往常一样抗拒又吐槽,而是默默的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露出一个略显羞涩的笑。

    第二天,宋轻笑睡到了自然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旁边已经没人了。

    她摸着已经冷下来的被窝,不由得又想起了昨晚的场景,脸又悄悄的红了。

    这个男人,还是这么不知餍足。

    她看了看时间,打消了再睡回笼觉的想法,认命的起来洗漱了——今天还要去接辰辰回家呢。

    两人吃过一顿早饭不是早饭午饭不是午饭的饭,便开着车来到了欧珊珊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