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晚上就没有时间休息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长舒一口气,然后拈起一块饼干喂到安德烈嘴里。

    于是,这夫妻俩就这样你一块我一块的就把这盒饼干吃完了。

    宋轻笑和傅槿宴在游乐场几乎把所有项目都玩了个遍,在一些刺激项目的时候,宋轻笑喊得嗓子都快哑了,但仍止不住的大笑,开心得像个孩子。

    傅槿宴被她的笑容感染了,嘴角的笑也一直没有停过。

    游乐场玩够了后,两人去小吃街吃了一些特色美食,边吃边逛,像所有恋爱中的小情侣一样,手挽着手亲密的走在大街上,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光,狗粮一路走一路撒。

    下午,他们又去看了一场电影,这才去超市买食材,准备回家亲手做西餐,来一顿烛光晚餐——当然是傅槿宴亲手做,宋轻笑打下手。

    今天让冯妈休息了,所以别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宋轻笑回到家后,立刻不顾形象的将高跟鞋一甩,一下子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到沙发上,然后将自己埋在里面,不肯出来了。

    “玩累了吗?”傅槿宴拎着袋子走进来,好笑的看着瘫在沙发上那一坨。

    “有点累,好像积蓄的所有力量都拿来玩玩玩、吃吃吃了,一没玩的吃的,浑身立马没劲。我这是病,得治!”宋轻笑闷闷的声音从沙发里面传来,“槿宴,你帮我按按腿和腰好不好?”

    傅槿宴将袋子放下,笑着摇摇头,认命的走过去,开始帮这小懒虫按摩,“你都这么诚实的说这是病了,我也不好意思打击你。那你说说该怎么治?”

    感受着腿上适中的力度,宋轻笑舒适的眯着眼享受着,“治疗的办法嘛,当然是以毒攻毒啦,那就是继续玩继续吃,药不能停。”

    傅槿宴:“……”

    hh,你确定你没在逗我?

    都快残了,意志力还这么坚定,我是该夸你呢还是该夸你呢?

    “你呀,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听到傅槿宴的话,宋轻笑立马猜到他会说什么,于是相当干脆利落的打断他,不要脸的往自己脸上贴金,“孩子打酱油,我也是小仙女一枚,永远的小仙女一枚,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你休想打击我,哼哼。”

    傅槿宴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无他,没有宋轻笑这么不要脸!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决定,按摩的时候还是不要说话了,不然这个“小仙女”的嘴里不一定又要蹦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自己那颗脆弱又敏感的小心脏,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得住。

    细细的为她按摩了一阵,感觉到手掌下的肌肉已经不再是那么的紧绷,重新变得柔软,傅槿宴才停下手,看着在自己的按摩之下已经舒服得眯起了眼睛昏昏欲睡的宋轻笑,轻轻地笑了笑。

    “你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儿,晚饭我去准备,好了的时候叫你。”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宋轻笑原本已经快要阖上的眼眸“唰”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眸锃光瓦亮得像是午夜中行走的猫咪,感觉下一秒,就会从里面发射出一道激光来。

    “不行,结婚纪念日,说好了我们一起动手准备晚餐的,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来,寓意都变了。”

    说完,宋轻笑挣扎着就要坐起来,只是因为她身上还没有什么力气,手舞足蹈的,显得十分搞笑。

    傅槿宴看不下去眼,拉着她的手腕,借着力道将她拉了起来,伸手将她额角碎乱的头发拨弄了一下,无奈的说道:“我去做也没有什么的,反正只有我们两个人,做起来也简单,你这么累,有时间就先休息一下吧。毕竟……”

    顿了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语气深邃低沉,“这会儿要是不休息,晚上的时候,你就没有时间休息了。”

    “啊?为什么?”

    宋轻笑的这句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等到话都说出口了,她那粗壮的脑神经才终于有了反应,听明白他真正的意思,顿时一张脸红得像是猴屁股,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都在散发着炙热的温度。

    此时此刻,若是在她的头上放一颗鸡蛋,没准都可以烤熟了。

    磨了磨牙,她仰起头,红着一张脸看着傅槿宴,半是娇羞,半是恼怒的说道:“傅槿宴!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怎么无论咱们之间讨论的是什么话题,最后都会被你带跑偏呢?明明就是不相干的两件事情,偏偏被你带出了颜色。”

    “有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呢?”

    傅槿宴摊了摊手,摆出一副无辜又单纯的样子看着她,很是正经的说道:“我说的也是相关的事情啊,毕竟晚上我们还有事情要‘讨论’,恐怕要到很晚,到时候你能休息的时间就真的不是很多了。”

    嗯,讨论两个字被他加上了重点号,咬得很重,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看着他一脸的坦然的样子,宋轻笑只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没有丝毫消减的趋势,这货摆明了就是在打太极,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早就已经被发现了,现在居然又来这里装无辜——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谁不知道谁啊!

    宋轻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起身穿上拖鞋,看也不看他,径直朝着厨房走去。

    要远离这个大色狼,不然的话,嘤嘤嘤,自己一定会非常危险的!

    傅槿宴看着她的背影,无声的弯了嘴角。

    这样气呼呼的小模样,不仅没有一点儿威慑力,反而看着充满了可爱的感觉。

    哎呀,简直不能更可爱了。

    摇了摇头,傅槿宴站起身来,随着她一起走了过去,自背后将她拥入怀中,忽略了她小小的挣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怎么,小仙女还要闹脾气?不应该呀。”

    “小仙女怎么就不能发脾气了,我们小仙女的脾气大着呢,就怕你承受不起。”宋轻笑很霸气的说道。

    闻言,傅槿宴终于忍不住,下巴抵在她的肩上,低声笑了起来,连带着她的身体都随着笑声的频率一颤一颤的,像是……踩了电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