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特么的谁偷了我的饼干!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的语气是十分宠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宋轻笑从里面听出了一丝威胁的味道,好像在说——你丫的现在才记起来,还有脸来问我,是不是皮痒痒了,找打来了?

    被自己脑海里yy的残忍场面吓到了,宋轻笑打了个抖,连忙摆手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槿宴,实在是最近的事情太多,把我给忙糊涂了,我发誓,下次一定不会这样,再这样就任你惩罚好不好?”

    下次她会提前做好备忘录。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直接说,要是说了,估计傅槿宴会直接甩个眼刀子过来,然后语气不善的问:“连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都要做备忘录,你是不是皮痒痒了,找打来了?”

    下场更惨的好吧。

    傅槿宴看着她一脸世界末日的表情,收敛了几分笑意,正了正色,认真的问道:“笑笑,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挑剔的一个人?容不得你出现半分差错吗?”

    “没,不是的。”宋轻笑小声的辩解着。

    傅槿宴叹了口气,脚下的步子停住了,转身面向她,认真的说道:“可是我就是看见了你的害怕与恐慌,笑笑,我想告诉你,即使你将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彻底忘掉都没关系,真的,那些不过是一些人为的定义罢了,虽然这样的定义也很美好,让人很有仪式感,但如果一旦执着于它,认为不记得纪念日就是不爱对方的话,那就太牵强了,太不值得了。”

    顿了顿,他继续剖析着自己的内心。

    “爱情本身只是两个人的事,没有节日的限制,没有子女的限制,没有物质的限制,所有这些在有的时候固然不错,但没有的时候,也不应该影响两个真正相爱的人,不应该将他们作为爱的前提。爱才是所有一切的前提。”

    “所以呀,我的小傻瓜,你永远也不必担心,我会因为这些而生你的气。”

    宋轻笑感动的望着这个男人,眼里盈盈欲滴,满是情谊。

    “槿宴,我知道了,谢谢你。”

    “谢什么,我是你老公,如果连我都不能给你安全感,那我媳妇跑了我找谁哭去。”傅槿宴刮刮她的小鼻子,调侃道。

    “就是!”宋轻笑一秒切换傲娇模式,嘚瑟的看着他。

    眼神仿佛在说:像我这样的好女人真的是太难得了,你还不快快伺候着。

    傅槿宴:“……”

    s?所以这就是自己惯出来的媳妇,跪着也要宠下去?

    大事解决完毕,顺便还被告白一波,宋轻笑欢喜得哟,很想当场来一段社会摇,但女性的矜持让她克制住了,没做太过丢脸的事。

    嗯,她只是跳起来,一把抱住傅槿宴的脸,送上一个超大的么么哒。

    真的可以说是很矜持了!

    然而,宋轻笑的好心情只维持了一个晚上,因为第二天,她去办公室的时候……

    “我靠,特么的谁偷了我的饼干!”

    望着空空如也,仍旧散发着奶油余香的盒子,宋轻笑震惊了、震怒了、咆哮了!

    nnd,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偷她结婚纪念日专用的爱心小饼干?

    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真不想活的话,她可以无偿支持鹤顶红一瓶,可素为毛要偷她的饼干呀!

    明天就是结婚纪念日了,今天还有一连串的事要忙,让她哪里再去做一份啊!

    “嗷……”宋轻笑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个呸!

    外面,正在擦办公桌的两人听到了这一声狼嚎,齐齐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狐疑的看了对方一眼,悄声讨论着。

    “你说,笑笑姐这是怎么了?”萱萱的好奇心重,现在是满脑子的乱猜,各种情节都有。

    小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刚刚好像听到她在说什么饼干?难道是昨天她拎进办公室的盒子被谁怎么了?”

    “难道是你偷吃了?”小纯突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萱萱。

    闻言,萱萱额头唰唰唰的滑下几条黑线,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像是那种人吗?”

    “像!”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

    萱萱:“……”

    难道她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吃货了吗?

    嗷,不要啊,她不要步他们老板的后尘,她要维持她美丽可爱外向活泼的小仙女人设。

    为了避免再谈到这个让人尴尬的话题,萱萱说道:“要不我们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也好过在这里瞎猜测。”

    小纯没有异议,于是两人放下手里的帕子,走到宋轻笑办公室门口。

    “笑笑姐,你怎么了?”小纯关心的问道。

    她家老板怎么现在看起来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她的饼干发生了什么事吗?

    “对呀,笑笑姐,你干嘛抱着这个盒子不撒手?”萱萱也探着脑袋,好奇的看着宋轻笑手里抱着的盒子。

    宋轻笑看见这两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实在没有心情欣赏,扁扁嘴,看着二人。

    “我昨天放在桌上的饼干被人吃了,你们知道是谁吗?”

    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的,她觉得不可能是这两人,她们还没馋到偷吃饼干的地步,要吃也是明目张胆的吃,但不是她们,又会是谁呢?这么“丧尽天良”!

    要是让她知道了,哼哼!

    此刻,正在别墅撸猫吸狗的欧珊珊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战,摸着手臂上突然暴起的鸡皮疙瘩,自言自语的说:“这天气明明这么暖和,我怎么觉得有一股凉气袭来呢?”

    听到宋轻笑这么说,小纯和萱萱齐齐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不是我吃的。”

    突然,萱萱像是想到了什么,期期艾艾的看着宋轻笑,“笑笑姐,我好像知道点什么,不知该说不该说?”

    “嗯嗯,你快说。”宋轻笑眼睛一亮,催促道。

    其实她也知道这个礼物的事算是泡汤了,但饼干被人偷吃了,总得让她知道是谁干的吧?不能这么没声没息的就完了。

    而且,还是在自己办公室被人偷吃的,万一是个小偷呢?万一把自己绝密的资料偷走了呢?岂不是亏大发了?

    所以这种事得尽早彻查才行,拖到后面就是个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