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绝妙的主意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就这样,宋轻笑这个“上班时间不谈其他”的老板,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像个老鼠似的,“咔嚓咔嚓”的吃着小饼干,还边吃边感慨。

    “忙得好久都没吃这些小零食了,真是美味呀,要是此刻手里有一杯茶该多好呀,偷得浮生半日闲。”

    吃着吃着,她突然动作一顿,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亲自给傅槿宴做有特色的小饼干。

    正在发愁结婚纪念日不知道该送什么好呢,老天就送点子来了哈哈哈哈哈。

    “萱萱,真是爱死你了。”宋轻笑嘴角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自言自语道。

    刚坐下的萱萱突然觉得后背一凉,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她往四周看了看,除了正在认真工作的小纯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她好笑的摇摇头,感慨自己太敏感了,就认真处理起手头的事物来。

    说干就干的宋轻笑在下班后按照萱萱说的地址,亲自跑到饼干工坊去了解了一下,看到店里的装修非常漂亮有格调,做饼干的地方也干净明亮,最主要的是,连材料都用得十分高档,很让人放心,一颗心顿时就放下了,觉得自己可以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她曾经学过的东西,虽然这么多年都没怎么用了,但记忆尤新,做饼干的程序都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大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小细节了,比如该做什么样的饼干?

    图案花纹要有特色才行,毕竟是结婚纪念日嘛,不能太敷衍了。

    第二天,宋轻笑在办公室里还在想着这件事,她是画画的,平时在工作上,对这种事都是手到擒来,但一碰上关于槿宴的事,她就想要做得更好一点。

    终于,宋轻笑在冥思苦想许久后,终于开始在饼干工坊实际操作了。

    在忙活了半天后,热气腾腾的成品终于出炉,宋轻笑忍不住拈起尝了一个——恩,不错,奶香浓郁,清脆爽口又不腻,香得让人停不下来。

    自己果然是宝刀未老美人翩翩英雄仍在……

    宋轻笑眯着眼,对这些饼干yy了半天,一旁的工作人员见她一张脸上的表情精彩莫测,诡异莫名,颇有几分癫狂的前兆,忍不住后怕的退了一步,害怕她突然暴起伤人,小心翼翼的出声提醒道:“这、这位女士,您的饼干可以装起来了吗?”

    “啊?可以可以,请你装一下,谢谢。”宋轻笑睁开半眯着的眼,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but,这位小帅哥一脸的惊恐是怎么回事?难道怕她做了不给钱吗?

    于是,她很善解人意的问道:“请问一下,一共是多少钱?”

    小帅哥将装好的饼干递给她,报了一个数字,宋轻笑将钱付了,拎着盒子,哼着歌就回到了办公室——毕竟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自己这个老板千万不能成为破坏规矩的典型。

    小纯和萱萱见宋轻笑提着饼干,一脸欢喜的回来了,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都很有默契的没有问她,是不是忍不住馋,偷吃去了。

    宋轻笑要是知道这两货那暗搓搓的心思,绝壁会反驳——什么偷吃呀,她才不是那种人,明明是为了伟大的结婚纪念日,准备惊喜去了。

    她刚把盒子放在办公桌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接了起来,原来是她需要的面料到货了,让她有空过去看看,是不是符合她的心意。

    宋轻笑对这批面料期待很久了,于是当即约定了立马过去看。

    走到办公室外间时,她交代了一声,“我去供货商那里转一圈,一会有可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你俩看着时间下班就成,不用等我。”

    “好的,笑笑姐,你路上小心。”小纯体贴的说道。

    萱萱也点点头,嘱咐她路上注意安全。

    宋轻笑便开着车去了,等忙活完的时候,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她寻思着办公室这会估计已经没人了,就直接回家去了。

    离结婚纪念日还有两天了,傅槿宴那边仍然没动静,宋轻笑在饭后散步时决定试探他一下。

    她挽着傅槿宴的手,一蹦一跳的走着,嘴上却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哎,槿宴,最近有什么特别的节日吗?”

    傅槿宴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这丫头,试探人的手法怎么这么拙劣,一眼就被人看穿了好吗?

    真是个单纯的小丫头。

    他貌似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节日呀,法定节日才过去没多久,除了周六周日,哪里还有什么节日。而且我们这种人,是连双休都没有的。”

    戏精上身,不可自拔,他叹了一口气,看上去一副为双休日忧愁的模样。

    宋轻笑看着这跟自己想象中不一样的剧情,有点愣住了,没注意脚下,一不小心就被一块鹅卵石绊倒了。

    “卧槽,我的脸!”

    她惊恐的愤怒之声刚吐出来,就被傅槿宴稳稳的接住了。

    “你呀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像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摔着了可怎么办!”

    看似抱怨的语气,实则宠溺无比。

    宋轻笑略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口,看着傅槿宴的下颚,以及他关心的眼神,瞬间那些心思就没有了——他这么爱自己,自己还在意他想不想得起结婚纪念日这事,也太作了。

    “我不是故意的。”宋轻笑嘟着嘴撒娇。

    傅槿宴搂着她的小蛮腰,将她扶正,好笑的问道:“呵呵,你这丫头,是不是分心在想其他事,所以把自己绊倒了。”

    顿了顿,他又故作神秘的说:“比如……结婚纪念日的事?”

    “你怎么知……”宋轻笑嘴巴经常比脑子快,听到他的话,条件反射般就问出了口,在发现自己好像一不小心泄露了心思后,她又急忙捂住了嘴,朝某人无辜的眨着大眼睛。

    快看我真(u)诚(ei)的小眼神。

    傅槿宴真的是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你呀你,你一说那句话,我就知道你的小心思了。原以为你会早早的就来问我,没想到都快临近结婚纪念日了,你才记起来,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