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亲自下厨犒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清蓝,你这个水性杨花,不知羞耻的女人!枉我对你那么好,百般呵护,结果在我面临困难的时候,你不仅不帮我,居然还要落井下石!转身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不就是因为那个男人有钱吗?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站在你面前,让你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

    “你们两姐妹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恶狠狠的说道,卡洛还是气不过,朝着墙壁踢了一脚,结果没想到用力过猛,疼得他脸色发白,趔趄着直接摔到在了一旁的垃圾桶的后面,顿时狼狈得像是一个乞丐一样——乞丐都比他强得多!

    宋清蓝突然觉得远方似乎有人在看着她,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她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儿的地方。

    韩风察觉到她表情的变化,关切的问道:“蓝蓝,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摇了摇头,宋清蓝微蹙着眉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人在偷窥我。”

    “偷窥?”

    闻言,韩风的眉头也皱在了一起,看了看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想了想,说道:“会不会是你感觉错了?今天这里这么多人,还有这么多家媒体,所以你有些不适应,产生了幻觉,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幻觉吗?”宋清蓝低声呢喃了一句,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吧,算了,现在这种感觉已经没有了,没事了。”

    看着她眉头渐渐的舒展开,韩风便也放下心来,搂着她,继续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

    在众人的道贺声中,“云端”工作室的开业典礼圆满结束。

    “哎呦,我的妈呀,感觉累得已经神志不清了。”

    宋轻笑趴在床上,像是一条搁浅了的鱼……嗯,咸鱼!

    “槿宴,我感觉我眼前有星星在闪诶,好神奇哦。”

    傅槿宴听着她小孩子一般的话,忍不住笑了,随即安慰道:“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虽然萱萱和小纯可能比她更累,但宋轻笑就是有这个本事,脸皮厚得刀都砍不动,所以她十分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所以你要做好吃的犒劳我。”

    傅槿宴:“……”

    他十分怀疑刚才宋轻笑那句话只是一个引子,抛砖引玉,为了就是引出他接下来的话。

    他正想说上几句,进行一下爱的教育,就又听得宋轻笑躺在那里大呼小叫,“槿宴,我今天一直穿着高跟鞋,现在腿好疼,你来帮我揉揉好不好?”

    看着她这样,傅槿宴心里一下子就软得不像话,打消了那个想法,坐在她身边,开始细心的为她揉捏着腿上的肌肉。

    她的累是真的。

    因为他刚按摩了一会,宋轻笑就累得睡着了。

    看着她甜美安静的睡颜,傅槿宴心里荡起一阵柔软的涟漪,轻轻起身为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前落下一个吻,便出去了。

    临走前,还不忘把门给带上。

    笑笑刚刚说要做好吃的犒劳她,他也正有此意。

    傅槿宴来到楼下,吩咐冯妈不用做饭,自己驱车去了附近的大超市,买好了食材,回来就开始在厨房叮叮咚咚捣鼓起来。

    自己的女人,自己不宠,就会便宜了别人。

    傅槿宴在做饭时,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进而又想起了今天看到的韩潮,顿时浮起一种浓浓的危机感。

    韩潮这个人他也有所了解,上次笑笑被卡洛诬陷,就是韩潮主动站出来帮忙,让大家知道卡洛是个gay,有此可见,他对笑笑肯定不一般。

    有哪个大明星愿意如此在自己身上泼脏水,就为了诬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而且,他今天看笑笑的眼神很不对劲,虽然他已经百般掩饰了,但傅槿宴是谁,他见过无数人,他也同样是男人,知道一个男人真心喜欢上一个女人时是怎样的眼神。

    他喜欢自己老婆!

    竟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媳妇身上,这特么的就不能忍了!

    这件事笑笑知道吗?按照她那个神经大条的样子,说不知道有可能,但她其实内心很敏感,也许她早就知道?

    他心里很想去问问宋轻笑这件事,但理智告诉他不要这么贸然去问,先静静观察一段时间比较好。

    宋轻笑这一觉睡得很是心满意足,昨晚由于心里有事一直记挂着,导致她一晚上都没睡着,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开业时会发生些什么事,又紧张又期待,又忙了整整一个上午,所以这一觉全程处于无梦深眠的状态,极大的缓解了那些疲惫。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宋轻笑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角。

    突然,她嗅到一股隐隐约约的食物的味道,美味至极,眼睛一亮,立马下床,来不及收拾自己,穿着拖鞋就“蹬蹬蹬”下楼,小狗一样,循着味道来到厨房,就看到傅槿宴正穿着碎花小围裙,站在灶台边炒菜。

    “槿宴,你在做什么呀,好香。”她望着这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男人,眨巴着大眼撒娇卖萌。

    傅槿宴听到声音,回过头望着她,嘴角一下子就忍不住往上翘了起来。

    “笑笑,有没有人说你这样子蠢萌蠢萌的?”当然重点在于蠢,而不是萌。

    纳尼?

    宋轻笑有点懵,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自己,又用手摸了摸头发,一切都好得不能再好了呀?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哪里蠢了?”她不服的问道。

    “嗯,还不算太笨,能捕捉到我话里的意思。”傅槿宴又露出一个如三月春风似的笑容,十分体贴的问道,“你下来的时候动作一定十分急切,所以没有好好收拾自己,也没有照镜子是吧?”

    边说,他的手也边动作着,调侃老婆和炒菜两不误。

    宋轻笑用力憋出一个笑容,问道:“s?这又怎么样?”

    “哦,这不怎么样,就是你眼角那颗大大的眼屎,让你看上去不太萌罢了。”傅槿宴很好心的说道,然后看向锅里已经熟了的菜,将火关上,拿起一个洁白好看的盘子,将菜熟练的盛了出来。

    宋轻笑:“……”

    所以,她这是被自家老公鄙视了吗?

    她摸了摸眼角,果然摸到一个状似眼屎的东西,顿时嫌弃的将之擦掉,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哎,小仙女和眼屎是一对矛盾对立的组合,两者不能同时存在。

    抹杀,抹杀,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