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一定要帮我圆过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将傅孟辰从小纯的“魔爪”之中解救下来,傅槿宴带着他去休息区坐着,结果小纯也跟了过去,又是送饮料,又是拿水果,看着傅孟辰的眼睛都在放光,简直惊悚得难以言喻。

    但是这样的眼神在傅孟辰看来,就像是以前听的童话故事里面的大灰狼,而自己就是那个随时会被吃掉的小绵羊。

    瑟瑟发抖。

    宋轻笑“安慰”完萱萱,扭头看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小纯脸上堆着慈母般的微笑,手里拿着一个水果,正朝着傅孟辰递过去,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而傅孟辰小朋友纠结着一张小脸,看着仿佛是在抗拒,但是因为年纪太小,再加上教养的问题,让他不好意思说出什么拒绝的话。

    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姐姐没有恶意,就像是珊珊干妈喜欢自己的感觉是一样的。

    但是——

    喜欢就喜欢嘛,干什么非要动手啊!

    傅孟辰小小的一张脸上神情焦灼,看着就像是要……上卫生间一样。

    看着此情此景,宋轻笑没忍住,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她又突然有了一些感叹。

    家里一共两个男人,店里一共两个助理,一个助理看上了自己的老公,一个助理看上了自己的儿子,那么……

    我呢!!!

    我才是主要人物好不好!

    你们要不要把我忽略得这么彻底,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以后还要不要一起玩耍了!

    愤怒的宋轻笑“噔噔噔”的走过去,站到了小纯面前,准备摆出一个很有威慑力的表情,让她知道,这个店里到底谁才是最重要的人。

    结果当小纯扭过头来看着她的时候,她刚才的想法一下子就被丢到了脑后。

    唉呀妈呀,这么萌又乖巧的妹子,怎么忍心说她呢。

    况且人家也没做什么啊,只是因为喜欢辰辰,表现得热情了一些,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算了算了,长得好看的人,都有被原谅的特权。

    “小纯,你冷静一点儿,要矜持,看看把我儿子吓得,要不是你们两个的年龄不合适,我都要以为,你是不是对我儿子有什么不轨的想法。”

    宋轻笑说着,对着她眨了眨眼,眼里满是调侃。

    别的不说,但是调侃还是可以的。

    闻言,小纯一下子就红了脸,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有,我就是、就是,就是觉得他好可爱啊,然后没,没忍住……”

    说着说着,她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声音也是越来越小,渐渐地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

    见状,宋轻笑是再也忍不住,放肆的笑了出来,那个笑声,震、耳、欲、馈!仿佛有一群老太太正在门口跳广场舞的感觉,十分的有震慑力。

    “哎呀,小纯,你和你的名字还真是配,整得我都不好意思逗你了。好了,不跟你闹了,你不用紧张,只要辰辰愿意,你跟他随便玩,我不干涉。”

    小纯一听,顿时高兴得眉飞色舞,连忙点了点头,力气大得让人不禁担心她那个脆弱的小脖子是否能够承受她这么大力的摧残。

    几个人该聊天的聊天,该准备的准备,客人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

    这一次,宋轻笑跟在萱萱的身边,每来一个人,她就悄悄的告诉她,这是谁。

    萱萱表示:有种心塞的感觉,大概我的老板觉得我是个智障。

    但是一联想到自己之前的行为,她又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脸。

    还真的像是一个智障一样,居然连自己老板的老公都不认识,而且还是那么有名的一个人,明明平时在新闻上总是能看到的。

    后来想了想,萱萱觉得,这一定是因为新闻上的照片都是被p过的,磨皮美颜加滤镜,这么一通弄下来,谁还认得出来!

    亚洲四大邪术果然名不虚传!

    看着宋清蓝和韩风携手走进来,宋轻笑展露一个迷人的笑意,走上前去打着招呼,“姐姐,姐夫,你们来了。”

    “那是当然,你今天开业,我怎么也要来捧个场不是。”

    宋轻笑闻言,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突然,她拉着宋清蓝走到一边,对着她低声耳语,“姐,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拜托你一下。”

    “什么事?”

    “那天我去你家找你,后来不是被韩潮拉走了吗?他带着我去吃烤鱼了,但是我手机没电,忘记跟槿宴说,回家之后我又怕他误会,就说是你留着我又吃了晚饭,所以耽误到了那个时间。”

    说着,宋轻笑双手合十,眨巴着眼睛,用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样说道:“姐啊,你可一定要帮我圆过去啊,不然的话,就那个大醋缸,一定会不高兴的。”

    没想到是这件事,宋清蓝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轻嗤一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种情况听着怎么那么像是你要出轨的节奏呢?说,你到底是……”

    “没有那回事!”

    还没等她说完,宋轻笑就已经十分坚决的否认了,精致的脸上神情严肃又认真,“我不会背叛槿宴的,永远都不会,至于韩潮,他是我朋友,之前又帮过我,我不能对他视而不见,那不就成了我利用他了么,所以,姐……”

    正经过后,宋轻笑又开始撒娇,“你妹妹我的小命可就捏在你的手里,还有姐夫的手里了,你们可一定要护住我啊!”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宋清蓝哭笑不得,“至于这么惨吗?我看傅槿宴那个样子,也不像是会怀疑你,然后来询问我们的样子啊。”

    “他是不会怀疑我,我就担心一会儿聊天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说到这方面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一定要将一切不确定的因素都排除在外。”宋轻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见状,宋清蓝也很是无奈,点了点头,答应了,“行了,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去告诉你姐夫,那天你是在我们家里吃的晚饭,吃完了直接回的家,中途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可以,姐,你真是我亲姐!救了我的命啊!”

    宋轻笑兴奋得差点儿扑过去给她一个么么哒,但是被宋清蓝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不好女色。”

    宋清蓝一脸高冷的说完,转身施施然离开。

    宋轻笑:“……”

    靠!我也不好!

    不就是为了表达一下自己喜悦的心情嘛,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感觉这么的不对劲儿?

    算了算了,帮了忙的人,不能再嫌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