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宋轻笑的漂流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老板,再加一条鱼和一盘小龙虾。”韩潮见宋轻笑吃得这么欢快,比中午在韩风家吃得还欢快的样子,又追加了一些。

    宋轻笑看着自己面前堆满的小龙虾的尸体,再看看韩潮面前空荡荡的干净的桌面,顿时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起来,腼腆的问道:“你怎么不吃虾,鱼也吃那么点?”

    韩潮宠溺的笑了笑,夕阳的照射下,一张脸上熠熠生辉。

    “我明天还有一场演出,不能吃太辣,不然嗓子会受到影响。”

    “啊?”宋轻笑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还点这个?你明天演出,今天不好好休息下,跑这里来干嘛?”

    见宋轻笑这么关心自己,韩潮觉得自己这一趟折腾没白费力气,满足的说道:“没关系,是一场小小的商演,我就去唱一首歌,露个面就完了。今天天气这么好,又难得的遇到你,出来转转也很好啊。”

    在演出筹备和宋轻笑之间,他非常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好吧。”宋轻笑擦擦嘴角的油渍,端起一杯水,调皮的说道:“那我就以水代酒,预祝你明天演出成功咯!来,干杯。”

    “那就借你吉言,祝我演出成功。”韩潮也端起桌上的杯子,跟宋轻笑的杯子轻轻一碰,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吃饱喝足后——当然宋轻笑是此次战斗的主力军,韩潮从头到尾都没吃多少,韩潮又提议去沙滩上走走,散散步,权当饭后消食。

    宋轻笑摸着自己鼓起来的胃,觉得很有必要吃饭减肥两不误,于是爽快的同意了,反正人都出来了,索性再玩个痛快吧,就这么回去好像也没事干。

    韩潮就门数路熟的带宋轻笑来到那片沙滩,此时,夕阳正柔和的铺在海面上,泛起一片美丽的光,望着这么美的风景,宋轻笑却无厘头的想到方米朵那个漂流瓶。

    她突然来了兴趣,问道:“这附近有卖漂流瓶的吗?”

    “漂流瓶?”韩潮闻言,挑了挑眉,“你是不是想玩这个?”

    “嗯。想玩。”

    “那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买。”韩潮笑了笑,然后转身就朝那条小街上走去。

    十分钟后,他带着两个空白的漂流瓶返回来,递给宋轻笑一支笔和一张白纸,“来,你先写吧。”

    宋轻笑开心的接过,然后蹲在地上,就着自己的膝盖,想了想才动笔,写完后,她小心翼翼的将纸卷成一条,用一根细绳子将它绑起来,放进瓶子里,把瓶口塞好。

    韩潮也想了下,然后将自己的愿望写在纸上,笑看着宋轻笑,“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扔好吗?看看谁有缘分,会捡到我们的瓶子。”

    扔完瓶子后,宋轻笑这才心满意足的拍拍手,“好了,欲知后事如何,且看老天如何安排。走吧,我们也该打道回府了,天都快黑了。”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问对方写的是什么。

    跟宋轻笑的心满意足相反,韩潮正意犹未尽呢,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快乐,但时间也过得特别快,他知道,这抢来的一下午时间已经到头了,以后不知道还有没这样的机会。

    他叹了口气,望着宋轻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舍不得走还是舍不得她,他没有明说,但宋轻笑却能感觉到到他说的是后者,顿时脸上有点发热,有点尴尬。

    这要是换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估计就被他这短短的一句话俘虏了吧?

    好在她是在傅槿宴的甜言蜜语中泡大的,对这些已然有了免疫力,尤其是来自其他男人的眼神杀、语言杀等,所以仅仅是尴尬害羞了一瞬间,她就又恢复成了那个随性的样子,调侃着韩潮。

    “你骑摩托车来的,还得骑回去,天越黑越冷,到时候什么拉风什么帅气都见鬼去了,只剩下瑟瑟发抖的两个人,多影响形象啊,我可不想我小仙女的形象大跌。”

    闻言,韩潮忍不住笑了起来,也不再坚持,“遵命,小仙女!我们这就回去吧。”

    于是,两人又骑着那辆拉风的摩托车回去了。

    眼见着天色已黑,宋轻笑迟迟不回家,傅槿宴在家里有些担心,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提示是关机的。

    “这个丫头,不说是去宋清蓝家里了么?按理说就吃一顿饭的功夫,已经回来了呀?难道又去工作室了?”想到这里,傅槿宴再也坐不住了,穿上外套拿上钥匙就取车去了,准备去工作室找她。

    粗心大意的笨蛋,手机没电了都不知道,害得他担心,等他找到她了,看他怎样给她一场深刻的教育。

    傅槿宴在心里暗搓搓的想着。

    二十分钟后,他就到了工作室门口,见里面灯还是亮着的,他心里一喜,以为是宋轻笑在加班忙活,便上前敲门。

    开门的是萱萱,萱萱和小纯正在收拾自己的办公桌,准备下班,加班加到这个点也没见宋轻笑来,她们两人决定不等了,自行安排下班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在按门铃,难道是良心发现的老板知道她们还没吃饭,特意来送饭的吗?

    萱萱一脸期待的走到门口,刚打开门,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眼前的男人震慑住了,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痴呆的状态。

    “你好,请问宋轻笑在吗?”来开门的不是宋轻笑,傅槿宴心里有些失望,但他掩饰住了,礼貌的问道。

    然而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副像是被人灌了汤的样子,话也不说,忍不住皱皱眉,再次提高声音问道:“你好,宋轻笑在不在办公室?”

    “抱歉抱歉,刚刚走神了。”萱萱急忙回过神来,露出一抹嫣然的笑,连忙道歉,同时在心里暗骂自己花痴,“我们老板不在呢。请问您找她有什么事吗?我可以给您代为转达。”

    嘴上这么说着,萱萱在心里暗暗羡慕,老板真是有福气呀,桃花朵朵开,这么帅的男人来找她。

    要是她,幸福得都要晕过去了吧?

    “她不在就算了,没事了,谢谢你。”傅槿宴淡淡的说道,说完就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