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所谓女朋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听到了她的抱怨,也知道是自己唐突了佳人,顿时像个大男孩似的,无措的摸了摸脑袋,脸色微红的道歉,“抱歉啊,是我考虑不周,吓到了你,我是觉得这附近的风景特别美,但又找不到人分享。今天难得看到你,所以就趁着下午时间还充足,就热血沸腾的将你拉了出来。”

    宋轻笑看着韩大明星这副难得的囧样,非常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我觉得你就应该跟你哥哥多学学,怎样不动声色的追女孩子,当然我这种的已婚少女除外哈,你看他在短短几天内就把我那高傲的姐姐拿下了,多么值得你学习。不然到老还是一个单身汪,是不是有点凄惨?”

    好吧,她又很明显的把自己摘出来了,连说句话都要特意强调一下。

    因为她觉得韩潮的做法相当不明智,套用一句流行话来说就是——年轻人,你的想法有点危险呀!顺便附上一个大家都懂的表情包。

    韩潮摆摆手,很不谦虚的说道:“他是他,我是我,我喜欢的人跟他喜欢的人不一样,所以追求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

    宋轻笑:“……”

    一次表白,一次飙车,这两次你都把我吓得够呛,所以你还很有理咯?

    你酱紫真的追不到女孩子的!

    我真是为你捏了一把汗呀。

    “好了,不说那些了,来都来了,我们在这周边转转吧,你第一次来这边,还不知道,这里真的很美的,再走过去一点有片海滩,能看到大海,附近还有许多小渔村,生活很悠闲很安逸,是个很好的可以让人放松的地方。”尤其是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来,很浪漫。

    韩潮说着,深情的看着宋轻笑。

    宋轻笑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得一抖,莫名感觉后背有点发凉,因为她还从这个眼神的背后看到了傅槿宴拿着大刀追杀她的场景,太惊悚了有木有?

    爬墙什么的,她还想不想去做,活着多好啊是不是。

    算了,来都来了,想这么多干嘛,反正她自己一个人又回不去,还是先享受下眼前的场景啊。

    不得不说,韩潮带她来的这个地方真是非常美丽,跟她的清晓园有得一拼,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街道并不繁华,却自有一番宁静安谧的味道,人们脸上都是满足的笑,看起来与世无争、满足自得。

    宋轻笑将双手背在背后,一蹦一跳的走着,脸上带着好奇的笑容,仿佛一个闯入者,看到了一片新天地。

    “小伙子,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宋轻笑站在一个摊位前对着那些鲜活的龙虾流口水之际,突然听到这样一句听起来很普通的话,她先是没在意,以为在问别人,可是接下来的话就让她极度不蛋定了。

    “是呀,大叔,您眼力真好,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韩潮极为开心的说着。

    宋轻笑从龙虾里抬起头,望着这两人,正想开口解释自己不是,就听到那位白胡子老爷爷又继续夸赞道:“哈哈,小伙子,是你的眼光好,找了个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朋友,好好珍惜啊。”

    宋轻笑“……”

    s,她这是无辜背锅?

    看着韩潮那副嘚瑟的表情,宋轻笑就恨得牙痒痒,很想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将韩潮一脚踹到龙虾堆里。

    然而看着他这么笃定的语气和表情,宋轻笑知道,人家多半也不会信她的话,她说她是被人口贩子拐卖过来的,谁信呀!

    于是也不解释了,反正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他们两个清楚得很。

    宋轻笑站起身,瞪了韩潮一眼,然后背着手继续往前走。

    “哎呀,小伙子,你女朋友好像不开心了,快去哄哄她。”老爷爷看起来比韩潮还揪心,连忙热心的说道。

    宋轻笑内心流着泪,默默的吐槽:老爷子,您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当真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吗?她就是被人口贩子拐卖的无知花季少女呀!

    韩潮追上来,和她并排走着,看着她嘴巴嘟起,两腮鼓囊囊的模样,觉得真是太可爱了,像一只小仓鼠。

    知道她是在为刚才的话生气,他忍不住笑道:“笑笑,人家老爷爷一把年纪了,我总不能拂了他的好意是吧?”

    “所以咯,那就把我拉出来背锅?”宋轻笑又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韩潮见状,又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笑容太帅气迷人,将周围人们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还有点喧嚣的街上一时安静得有些反常。

    然而宋轻笑没有注意到这些,仍旧沉浸在不忿的情绪里。

    “抱歉,笑笑,我并没有拉你出来背锅的意思,而是……这就是我的真心话,我是真的喜欢你,从见你的第一面,到现在,很多年了,这份爱有增无减,所以才会这样做。”

    韩潮的音量略略提高了些,他仗着这里的人不追星,也不认识宋轻笑,所以做起了这种当街表白的事。

    说完后,街上响起了一阵掌声,似乎还有人在说“做得好”、“支持你”等话。

    宋轻笑终于回过神来,向四周打量了一圈,顿时一惊。

    我去,他们快成动物园里的动物了,被这么多人围观,只有他这个大明星才能这么淡定,还能继续演戏吧?

    p,自己这是又被人家挖的坑给埋了吗?

    太黑了!

    宋轻笑刷的一下看向韩潮,眼中的愤愤不平呼之欲出,然后又看了看周围那些期待的目光,扭头就走了。

    心里好别扭,不走还等着接下来被人当众求婚吗?

    韩潮见宋轻笑被惹毛了,露出了小爪子,朝那些抱歉的笑笑,也跟了过去。

    “你是故意的吧?”宋轻笑狐疑的看着他,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阴谋。

    “我承认,在这么多人面前说,我是有私心,但我说的话却句句真实,我保证。”韩潮郑重的竖起三个指头,做出发誓状。

    “别,韩潮,真的不必这样,我只是把你当做普通朋友看待,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连普通朋友都做不了了。”宋轻笑摇摇头,也神情郑重的说道。

    “我不想让槿宴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从而变得没有安全感,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请不要做出逾矩的事,这样对彼此双方来说都好,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