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另一个样子的大明星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闲得快发霉的宋清蓝轻咳一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你们一会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

    “什么都行。”

    “都可以。”

    两句话不约而同的从宋轻笑和韩潮的嘴里说出,随即便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韩潮笑笑,补充道:“嫂子,我老是过来蹭饭,你知道我吃饭不挑的。你让他们做些笑笑爱吃的。”

    宋清蓝点点头,便站起身嘱咐道:“好,那你们先聊着,一会饭好了我来叫你们。”

    说完,她便走了。

    留在这里,她总觉得自己像个大灯泡,但明明她是该留在这里的,算了,自己还是不要掺和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了,笑笑一直都很懂分寸。

    宋清蓝走后,又是一阵沉默,宋轻笑是找不到话说,特么的尴尬呀。

    而韩潮则是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道从何说起,他怕他一说就把人给吓跑了,好不容易才能见到她一面,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鲁莽就浪费了这个福利,多不划算呀。

    想了想,他作为一个大男人,总不能一直这么扭捏下去冷场子,于是只好没话找话。

    “笑笑,你最近怎么样?”

    宋轻笑点点头,没什么情绪的说道:“嗯,挺好的,一直在忙工作室开业的事。还报了一个钢琴私教课,也算充实。”

    “你也爱钢琴吗?”闻言,韩潮来了兴趣,定定的看着她。

    宋轻笑笑道:“钢琴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只是这么多年,学习它的条件一直不成熟。”

    “听你的口气,你弹钢琴是不是很厉害?”

    韩潮谦虚的摆摆手,“我只是会弹而已,说不上厉害,你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好几种乐器必须都得会点,不然还怎么混呐。”

    “那就是很厉害了,我知道,你一旦这么谦虚,那就是相当牛。”宋轻笑打趣的说。

    韩潮瞪着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她,眼神里满是崇拜,“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宋轻笑这么了解他,难道真是他命中注定的知音吗?

    被他夸张的表情逗笑了,宋轻笑不客气的边笑边点评,“演技太浮夸!”

    闻言,韩潮捂着胸口,一副心脏中了一箭的样子,看上去更浮夸了。

    “得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宋轻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造型十分不优雅,反正在别的男人面前,她又不在乎形象。

    渐渐的,气氛不再尴尬,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怎样说来化解尴尬,两人又不是仇人,没必要把关系弄得很僵。

    “对了,笑笑,你的私教老师是谁呀?”韩潮突然想到了这个,好奇的问道。

    宋轻笑眨眨眼,对这个老师也有些好奇,但她并没有特意去调查他。

    “听说名气还不小,叫楚恒。”

    “哦,是他呀。”韩潮恍然,“他的钢琴弹得确实很不错,很有个人风格。对人也不错,你跟着他好好学,一定会有收获的。”

    “嗯嗯,老师人确实不错,我这么笨的他都没有骂过,也没有生气过。要是换个脾气不太好的老师,我估计已经被骂得生无可恋了。”宋轻笑自嘲道。

    韩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弟弟跟他媳妇的妹妹谈笑风生的场面,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悉了?看起来不像刚认识的模样,倒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似的。

    “阿潮,你这小子又跑我这里来蹭饭了。”韩风在韩潮面前,难得露出一副不一样的面孔。

    “哈哈,哥,你这里的饭好吃嘛,而且我在这边孤苦无依的,不来你这里,还能去哪里呀,你就忍心看着我流落街头吗?”韩潮脱去了明星的外衣,瞬间戏精上身,皱着眉头,哀怨的说着,简直就是秒变……智障。

    宋轻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副样子,只觉得一排乌鸦从头顶飞过,原来大明星私下里就是这副德行的吗!

    还能不能讲点形象了!

    要是被他的粉丝们知道了,不知道粉丝会不会直接粉转黑?

    这反差,也太大了有木有!

    韩风精确的捕捉到了宋轻笑那一闪而过的表情,笑着解释,“你别在意啊,笑笑,这小子在家里一向都是这副德行,好多次在外面,我都想把他的面具扒拉下来,让广大群众看看他的真面目,有多幼稚。”

    “哥,我这哪里是幼稚,分明是单纯好不好!”韩潮不满意了,反驳道。

    “噗!咳咳……”可怜的宋轻笑刚喝下去一口水,听到他这句天雷滚滚的话,瞬间被劈了个外焦里嫩。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单纯?单蠢吧!

    “哎,笑笑,你没事吧?”韩潮连忙扯出一张纸,递给宋轻笑,嘴里还不忘关心道。

    宋轻笑咳得两眼水汪汪的,哀怨的瞅了他一眼,那意思相当明显:你说我有没有事,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这样!

    她嘴上却说着,“没事,没事,多呛呛就好了,锻炼一下心理承受力,免得打击来得太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韩潮:“……”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对味呢?

    他可以强行把这话理解为是笑笑在赞美他吗?

    嗯,他这么帅气阳光开朗,她一定是在赞美他,怎么可能忍心打击他呢!

    韩风没好气的看着这个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弟弟,毫不留情的轻嗤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光棍了这么多年了,不怪别人没眼光,实在是你自己作死呀。”

    “扎心了,老哥,求放过,给你弟弟留条活路行不。”韩潮哭丧着一张脸,“你再这么毒舌下去,我就去找嫂子告状你信不信?”

    宋轻笑在一旁观摩着兄弟两的互动,忍笑忍得肚子都痛了。

    她真想大笑三声,然后躺在沙发上打滚。

    这互相揭短的样子,太逗了。

    果然是哥俩好啊,一辈子。

    “要找我什么状啊?”宋清蓝笑盈盈的走过来,她来得迟,只听到最后一句。

    随即想起了什么似的,她恶狠狠的朝韩风瞪了一眼,没好气的问道:“你是不是又在欺负阿潮了?你这个做哥哥的,可不可以稳重点?”

    这下轮到韩风无语了。

    “……好吧,媳妇,我错了。”

    在宋清蓝犀利的目光下,他相当干脆利落的认了错。

    媳妇必须得好好哄,弟弟嘛,等蓝蓝不在的时候,也必须得好好收拾。

    免得总是给他穿小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