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腻歪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沉默半晌之后,傅槿宴突然问道:“我今天还有什么行程吗?”

    “我看一下。”

    陈盛拿起pad查看了一下行程,一板一眼的说道:“除了晚上王老板约了您吃饭,剩下的就没有了。”

    “王老板……推了吧,告诉他我今天没有时间,改天再说。”

    “那以什么理由呢?”陈盛低着头,随口问道。

    傅槿宴沉吟片刻,一本正经的说道:“就说我太太心情不好,我要陪着她,没有时间。”

    闻言,陈盛原本还在pad上划拨的手指突然停住了。

    半晌之后,他抬起头来,一脸的哀怨,像是一个丈夫常年外出不回来的怨妇一样,“总裁,就算是这种时候,你也非得撒把狗粮刺激我一下吗?”

    耸了耸肩,傅槿宴觉得自己好冤。

    我没有撒狗粮啊!

    我说的是事实啊!

    笑笑是真的情绪不好,刚才电话里面冯妈告诉我的,不信你可以……

    算了,谁管你爱信不信!

    轻笑一声,傅槿宴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陈盛,我走了,先回家了,公司有事情你就处理了吧,处理不了再通知我。但是以我对你能力的了解,应该没有你处理不了的事情,所以,加油干吧,小伙子!”

    他说完,一转身,潇洒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陈盛默默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半晌之后,趴在桌子上失声痛哭。

    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么无良的老板。

    公司到底是谁的?挣了钱到底进的是谁的口袋?能不能用点儿心?

    p!劳资不干了,劳资要辞职!

    愤愤然的想到这里,陈盛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脸的悲催,“算了,就是说说而已,这样的待遇,除非我的脑袋被门夹了,不然的话,我才不会辞职呢!走起,干活去吧!”

    傅槿宴换好衣服便离开了公司,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开回了家,推开门的时候,宋轻笑正抱着一盆,没错就是一盆水果吃得正香,面前的电视上,正放着一个最近很火的综艺节目,她跟着剧情时不时的哈哈大笑,看着就像是……地主家的傻闺女。

    听到声响,宋轻笑扭过头来,没想到居然会看到傅槿宴推门走进来,惊讶的张大了嘴。

    从傅槿宴站着的地方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她刚刚塞进去的一个圣女果,还没有嚼破,光滑水嫩,颜色诱人。

    “干什么,不认识你老公了,表情这么惊讶。”

    眨了眨眼睛,宋轻笑摇了摇头,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回来的?”

    “你都能回来,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傅槿宴故意的反问道,坐在她的身边,捏起一个草莓放进了嘴里,“说吧,你是怎么回事,冯妈跟我说,你突然就回来了,心情不好,情绪不对,哪个不长眼的招惹你了,告诉老公,老公去给你出气。”

    听到他维护的话,宋轻笑那颗少女心瞬间又被满足了,将那盆水果放在桌子上,转而扎进了他的怀里,小脑袋蹭了蹭,嘟着嘴撒娇,“啊呀,就是知道你肯定会护着我的,所以谁敢招惹我啊,摆明了不想活了。其实我今天心情还是挺好的,但是没想到……你知道我今天遇见谁了吗?”

    “遇见谁了?”

    “我居然遇见了卡洛!”

    说起这个名字,宋轻笑自动的就把自己的语气切换到了咬牙切齿的状态,“那个家伙,居然晕倒在了我工作室的门口,还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像是踩了电门一样,吓我一大跳。”

    说着,她抚了抚胸口,摆出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傅槿宴:“……”

    “后来我担心他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毕竟是在我的门口,到时候影响也不好,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的人,再误会我是迁怒,所以见死不救,那就不太好了,所以我就带着他去了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他没有中毒,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癫痫,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嘛。对了,做检查的时候,我直接拿的他钱包里的钱,要是用我的钱给他看病,我才不愿意呢,分分钟扔下他我就走了。”

    闻言,傅槿宴哭笑不得,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一脸的宠溺。

    果然还是这么的古灵精怪啊!

    宋轻笑在他的掌心蹭了蹭,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咪,笑眯眯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聪明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后来,他醒了之后跟我说的话,让我恶心的差点儿把早饭都给吐出来!”

    语气一转,她的表情也起了变化,充满了厌恶和嫌弃,“他居然跟我说,他想要和我姐姐从她重归于好,还说他是爱我姐姐的,除了他,没有人会比他更爱我姐姐。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听着的时候,表情是什么样的,基本上就已经是扭曲加崩溃了。以前我总觉得,一个人就算再无耻,多多少少也会有个度,适可而止一些,可是这个卡洛,刷新了我的认知,他的每一次的出现,不为别的,就是让我见证了一个人能够多无耻,多不要脸,要是有个‘不要脸奖’,得主一定是她,没跑的。”

    到时候就把奖杯上的“不要脸”三个字扣下来,直接贴到他的脸上,这样才是实至名归!

    看着她一脸愤愤然的模样,傅槿宴感到十分的好笑,搂着她,柔声的问道:“所以你就是因为他,所以才心情不好跑回来的?”

    “嗯。”点了点头,宋轻笑望着他,脸上写满了委屈,像是一只……出去打架,结果还打输了的小奶狗。

    望着她水汪汪的眼神儿,傅槿宴的心顿时软成了一汪水,只想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谁也不能欺负了她。

    “槿宴,你说,卡洛是不是又在想着什么鬼主意?我总觉得他这一次出现是明显的没安好心,应该是憋着什么坏主意,可是我又想不出来他是想要干什么。”

    说着,宋轻笑一脸的苦恼,心中对卡洛的怨恨又加深了一层。

    她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遇到这么一个倒霉玩意儿,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要去庙里好好地拜一拜,消灾解难!

    若是佛祖能听到她的心声,将那个卡洛带走,自己以后一定逢着初一十五都去祭拜!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