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心情不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卡洛在宋轻笑走后,努力维持的面具终于“咔嚓”一声碎裂,露出了狰狞的样子,他额头青筋暴露,狠狠的咬着牙,死死瞪着她离开的那个方向,心里把宋轻笑和宋清蓝恨了个透彻。

    好啊,这两个女人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等他翻身后,看他不把今天遭受的耻辱给洗刷回来。

    “先生,你醒了吗?”小护士推着车刚走进来,就被卡洛这副表情吓了一跳。

    她稳了稳神,按住乱跳的心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才问道,“请问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卡洛狠狠的看向她,不耐烦的说道:“我没有哪里不舒服了,请你离开,别来打扰我。”

    他在检查的过程中全程都是清醒的,连宋轻笑用他的钱交住院费的事也知道得相当清楚,这一想又来气了。

    妈的,劳资本来就穷得只剩下一点生活费了,没想到来一趟医院钱包全空了,这中国的医院为什么这么黑?吃人不吐骨头,吃钱也不吐渣渣的吗?

    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卡洛正在发愁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听到身旁传来一个奚落的声音,充满了讥讽和不屑:“既然没事就赶紧走吧,别占着床位不放,外面还有好多病人呢,谁有时间伺候你,好好的没事往医院跑,是不是有病啊!”

    说完,小护士推着车,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看上去气势汹汹,十分的有压迫力。

    没办法,谁让她今天刚刚失恋,本来心情就不好,刚才已经是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笑容了,没想到这个病人的态度却是这么的恶劣,简直是火上浇油,一下子就惹毛了她。

    哼!谁还不是个有脾气的小仙女啊!

    卡洛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被骂了一顿,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随即反应过来之后,他猛地蹦下床,就要冲出去找那个小护士算账。

    妈的,宋轻笑欺负我也就算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对我大呼小叫,活得不耐烦了吗?

    可惜,等他追出去站在走廊上的时候,却是一脸的茫然。

    因为他发现,走廊上时不时地走过一个护士,可是他却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挤兑他的那一个。

    不同国家的人都会有的一个毛病,看另外一个国家,尤其是不同肤色的人的时候,会有一种感觉,就是所有人长得都差不多。

    他之所以会将宋轻笑和宋清蓝记得如此清楚,也是因为前者是他费尽心思钻研的人,后者是他朝夕相处的人,所以印象才会更加深刻一些,至于其余的人,也要辨别好久,就像那个什么黄主任,现在对于他来说,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剩下的已经记不清楚了。

    看着走廊中来来往往的人,还有浓郁的挥之不去的消毒水的味道,卡洛终于忍受不住,捂着鼻子快步走出了医院,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这边,宋轻笑因为心情愤怒,十分的不痛快,一路飙着车开回了清晓园。

    等到停下车子的时候,她不经意的看了下时间,当时就愣在了原地。

    我去!十五分钟!她居然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已经从市区开车回了家。

    这个速度……幸好刚才路上没有什么车,不然的话,简直是太惊心动魄了。

    抚着胸口冷静了一下,宋轻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推开门走进去。

    冯妈正在收拾卫生,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再看到正走进来的宋轻笑,感到十分的惊讶,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太太,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遇到点儿事情,心情有些不好,回家来冷静冷静,”摆了摆手,宋轻笑神情很是淡漠,“你去忙你吧,不用管我。”

    闻言,冯妈低低的应了一声,看了看她的表情,转身回去继续手里的工作。

    宋轻笑长舒了口气,径直回到卧室里面,准备先洗个澡,好好地休息一下,出去半天,又搬卡洛那个大混蛋,弄的身上脏兮兮的,实在是恶心的不行,必须要好好的洗一洗。

    等到她泡进浴缸里面的时候,还在楼下的冯妈悄悄地给傅槿宴打了一个电话。

    傅槿宴原本正在开会,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家里的电话,有些心慌,沉声说道:“先暂停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走到隔壁的一个空着的会议室,接通了电话,“喂,什么事?”

    “少爷,是我,冯妈。”冯妈握着电话,一边讲一边张望着楼上,以免宋轻笑下来了她不知道,“刚才太太回来了,可是我看她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儿,而且她也说自己遇上一些事情,心情不好,回来静一静,我有些不放心,所以给你打个电话,提醒一下。”

    不高兴……

    闻言,傅槿宴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还记得,早上送宋轻笑去工作室的时候,她的情绪还是挺好的,虽然有些小别扭,但是不至于需要这个时候跑回到家里来啊!

    想了想,他对着冯妈吩咐道:“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过一会儿回去看看,你仔细留心点儿,她情绪要是还不对,接着给我打电话。”

    “是。”

    “对了,一会儿给她准备些零食水果什么的,她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吃东西,吃好了,心情也好了。”

    冯妈:“……是。”心中不由得有些想笑,这样的性格,哪像是一个已经当妈了的人啊,完全还是一个小姑娘啊。

    又嘱咐了几句之后,傅槿宴挂断了电话,转身走回了原本的会议室,抬了抬手,“继续吧。”

    众人看着他有些沉重的表情,心中都开始打鼓,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事,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连大声喘气都不敢,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拍到了他的蹄子上,估计能瞬间就被踢飞了!

    会议结束之后,众人告辞,连忙走了出去,赶着去呼吸外面的空气。

    傅槿宴坐在会议室里没有动,他的身旁坐着的陈盛也没有动。

    呜呜呜,老板不走,他哪敢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