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楚恒的异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望着已经黑掉了的手机屏幕,宋轻笑轻皱着眉头,喃喃自语:“什么鬼,我怎么有些懵呢?”

    “谁要来家里吗?”身旁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吓得她差点儿把手机直接丢出去。

    抓住了手机,宋轻笑扭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傅槿宴,瞪着眼睛,语气不善的说道:“你是属猫的吗?走路怎么没有声音?我差点儿被你吓死。”

    “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

    轻笑一声,傅槿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再说了,我走路有声音,只是你刚才太专注了,没有听到而已。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是谁要来?”

    “就是那个你给我请的钢琴课老师,他之前说过要来家里,帮着把那架钢琴的音调一调,但没想到是现在过来,我刚才听到了,都感觉有些发蒙。”宋轻笑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闻言,傅槿宴眉头紧缩,也不知道这个楚恒是要做什么。

    两个人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到来。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冯妈跨步走过去打开门,将人迎了进来。

    “傅先生,轻笑,抱歉这么晚前来打扰。”楚恒站在客厅,身姿笔直,语气和顺。

    傅槿宴微微颔首示意,没有说什么,宋轻笑则是热情的和他打了一声招呼,随即带着他去了摆放钢琴的地方。

    “老师,就是这架钢琴。”

    楚恒看着眼前的这架奶白色的钢琴,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晕,仿佛带着魔力,吸引着人的注意力。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地触碰着,感受着它的光滑温厚的手感,脸上流露出了痴迷的神情。

    见状,宋轻笑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好奇的问道:“老师,你怎么了,怎么又走神儿了?”

    “啊,不好意思,我又失态了。”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楚恒突然说道,“你去把谱子拿到这里来,我把问题跟你好好的讲解一下。”

    宋轻笑不疑有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在她走后,楚恒又是一脸神往的望着眼前的钢琴,眼眸中各种情绪交杂相错,分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没过多久,宋轻笑就拿着谱子走了过来,两个人坐在钢琴旁边的一个小桌子旁,开始进行研讨。

    没有人发现,傅槿宴站在不远处,沉默的看着他们相处的情景,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p,怎么感觉这个画面看着这么的美好呢?

    不对,美好个屁!他们美好了,我又算是什么呢?

    莫名的感觉头上有点儿绿。

    深深地看了他们一会儿,傅槿宴捂着心脏走了。

    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说不定心脏病都要犯了。

    哦!好心塞,怎么办?

    宋轻笑不知道她老公心里活动这么丰富,只是她却发现,楚恒在给自己讲课的时候,眼睛总是不自觉地瞄向钢琴的方向,而且神情还十分的奇怪,说不清道不明的。

    在他又一次望着钢琴出神的时候,宋轻笑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老师,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话音未落,楚恒却像是被撞破了什么隐秘的事件一样,忙着摇了摇头,急切的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就是……有点儿累了。对,我就是累了,所以精神有些不集中,抱歉轻笑,今天打扰你们了,就先说到这里吧,我下次有时间再来拜访。”

    说完,他对着宋轻笑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转身便走,完全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

    路过客厅的时候,楚恒又对着傅槿宴轻声道别,然后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急匆匆的背影看上去,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他一样。

    宋轻笑也走了出来,站在傅槿宴的身边,两个人面面相觑。

    “他这是怎么了?”傅槿宴率先开口问道。

    摇了摇头,宋轻笑也是一脸的莫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他走神了,我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然后他就这样了,弄得我很是茫然啊。”

    闻言,傅槿宴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望着门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这个楚恒,行为举止都透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该不会是……

    想到某一种可能,傅槿宴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卧槽!这小子不会是看上笑笑了吧!

    有些念头一旦产生,就不容易消散。

    傅槿宴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越觉得这个楚恒十分的可疑,越想越觉得自己头顶有隐隐的绿光冒出来,耳边似乎还有音乐声音响起:“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扭过头去,他看着宋轻笑,轻哼一声,没什么好气的说道:“你这个老师是不是对你动机不纯?”

    “啊?”宋轻笑看着他,一脸懵逼。

    “我感觉他一定是暗恋你,所以才会有这么奇怪的举动。”

    “……”

    “别看他长得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这样的人最是有嫌疑的,你根本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

    “……”

    宋轻笑觉得,傅槿宴一定是被之前的火锅辣得神志不清了,所以现在都开始说胡话了。

    “什么呀,你当我那么吃香吗?谁见到我都会喜欢我?怎么可能。”摆了摆手,她的脸上满是无奈。

    傅槿宴却是不依不饶的说:“这是我男人的直觉,这个楚恒绝对有问题。”

    “那照着你的意思,我也有问题咯?”宋轻笑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丫的要是敢怀疑我,分分钟打爆你的狗头!

    看着她的表情,傅槿宴装出一副认真思考,愁眉不展的模样,想了又想,很是为难的说道:“这么嘛,我不想怀疑你,但是我需要验证一下。”

    “验证?怎么验证?”

    “很简单,就是……”

    说着,傅槿宴趁其不备,拦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突然升空,宋轻笑吓得轻声尖叫,手臂下意识的紧紧地环着他的脖颈,粉颊上满是惊恐。

    握着拳头在他的胸口恼怒的捶了一下,她没好气的说道:“你干什么,能不能提前说一下,太惊悚了。”

    “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一边说着,傅槿宴一边大跨步的向着楼上走去,“验证的方式很简单,我们去床上好好地谈论一下就好了。不是都说,夫妻之间需要多进行交流,这样才不容易有矛盾嘛。”

    宋轻笑:“……”

    人家说的是语言交流,不是肢体交流啊喂!

    偷换概念要不要这么直接?

    p!大色狼!我的小蛮腰啊,又要断了……

    宋轻笑内心的哀嚎,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在傅槿宴的眼中,她就是一个诱人可爱的小绵羊,就等着他拆分入腹。

    嗯,味道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