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辣辣辣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过多久,火锅和菜品陆陆续续的都端了上来。

    看着锅里分成九个小格子的,颜色红彤彤的,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的汤汁,宋轻笑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有些要忍不住了。

    太香了啊!火锅简直是百吃不腻的一种存在啊!

    搓了搓手心,宋轻笑眼巴巴的看着火锅,等到看到它们开锅的时候,立刻抄起筷子,夹着各种的肉和青菜往里面塞,一边夹一边说:“槿宴,你也往里面放东西啊,已经开锅了。”

    傅槿宴看了看火锅,默默地拿起筷子,夹起几片肉丢了进去,模样十分的抗拒。

    但是宋轻笑并没有注意,因为她已经开始忙着吃起来了。

    “哇!这家的味道好好吃啊,味道好正宗啊!”

    说着,她又夹起一块肉,在面前的酱料碗里沾了沾,迫不及待的放进了嘴里,眯上眼睛,细细的品尝着。

    吃了几口之后,宋轻笑才发现,傅槿宴似乎是一口未动,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槿宴,你怎么不吃呢?不饿吗?”

    “我……”傅槿宴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他虽然也吃辣,但是眼前的这个,承受起来,有些费劲。

    “哎呀,真是的,难不成你是等着我给你夹吗?太懒了。”

    说着,宋轻笑举起筷子,连着菜和肉夹了不少,站起身,放进了傅槿宴的盘子里,顺便对他展颜一笑,“来,吃吧,你媳妇儿亲自给你夹的,味道一定比你自己夹的要好。”

    傅槿宴:“……”

    有一句那个啥,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

    他有点儿方。

    咬了咬牙,有深吸了口气,傅槿宴像是面对着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一样,举起筷子,夹起一根青菜,沾了沾,放进嘴里,小心翼翼的嚼了嚼。

    然后……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照着脑门打了一拳,整个人都是懵懵的,眼前似乎都有金星在闪耀,再往上看看,隐约可以看见佛祖了!

    真的是太辣了!

    整个口腔都是火辣辣的感觉,唾液迅速的流失,热气腾起,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抽了口凉气,傅槿宴拿起饮料一口喝干净。

    饮料里面加了冰块,凉凉的,一口喝下去,炙热的感觉消散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么的煎熬。

    宋轻笑察觉到他的动作,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涨红着一张脸,“槿宴,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没事……”

    傅槿宴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些嘶哑,“刚才不小心被辣到了。”

    闻言,宋轻笑了然的点了点头,点了点他的盘子说道:“青菜最是吸辣,你尝尝肉,肉的味道会相应的轻一些。”不过只是轻一点儿哦!

    “嗯,不着急,我一会儿再吃,你吃你的,不用管我。”说着,傅槿宴又倒了一杯饮料,继续安抚自己火烧火燎的喉咙和口腔。

    简直是难熬。

    等到一顿饭吃完,走出饭店的时候,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傅槿宴觉得——今天的汽车尾气闻起来都感觉格外的香甜!强过那个火锅的味道!

    宋轻笑站在他的身旁,看着他脸上尚未褪去的潮红,捂着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说你,不能吃辣的怎么不早说,我可以点鸳鸯锅嘛,你也就不用这么煎熬了。”

    “我倒是想说,可是你嘴太快了,根本就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傅槿宴语气哀怨的说道。

    宋轻笑:“……嘿嘿嘿,这个,这个是习惯了,所以没有太注意,见谅,见谅啊!”

    傅槿宴瞥了她一眼,抿着唇,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回到家后,宋轻笑便回到书房去。

    毕竟现在她也是一个有作业的人了,趁着这会儿没事干,傅孟辰被送到傅家去了,也不用陪着他玩,时间显得充裕许多。

    她有了事情做,而傅槿宴则是找到冯妈,让她给自己准备一些吃的。

    晚上那顿火锅,自己几乎没怎么吃东西,毕竟吃一口就能辣的怀疑人生,剩下的还怎么吃,现在回到家,胃已经饿的发空了。

    冯妈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就端了上来,红红绿绿的,配色十分的好看,看着就使人食指大动。

    过了一会儿,宋轻笑从书房里面出来,看到他正在吃面,顿时愧疚的不行——其中还夹杂着好笑,但是被她忍住了。

    开玩笑,现在要是笑出来,自己今天就不想活了,等着接受审判吧!

    后果一定会是非常的惨烈。

    突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宋轻笑掏出手机看了看,有些惊讶,居然是楚恒给她打的电话。

    “喂,老师,请问有什么事吗?”

    “轻笑,很抱歉这会儿给你打电话,没有打扰到你吧。”电话那头传来楚恒温润的声音,很是谦逊有礼。

    宋轻笑笑了笑说道:“没有,我也是刚到家没多久。”

    “那就好,那么,轻笑,我现在……”顿了顿,楚恒显得有些难为情一般,纠结了许久才说出来,“我现在可以去你家里拜访一下吗?”

    “来我家?现在?”

    宋轻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钟,上面显示着“20:09”的字眼,时间不算晚,但是他们这里是郊区,一来一回快着也要一个半小时,这个时候要来拜访,感觉总是怪怪的。

    “是啊,之前不是说要帮你调琴嘛,只是这段时间我都比较忙,没有腾出时间来,今天刚好有空,我就想着来给你调一调,省得下一次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而且今天教授你的课程,还有些地方需要注意一些,我忘记跟你说了,所以这会儿,可以将两件事都一起办了。”

    楚恒不急不躁的解释道,但是没有人知道,此时,他的手紧握成拳,神情充满了紧张和忐忑。

    宋轻笑沉吟片刻,轻轻地“嗯”了一声,“那可以,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不过现在时间也不算早了,你路上多注意。”

    “好的,我会尽快赶到的。”楚恒说完便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