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抄谱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古灵精怪,倒是像个高中生,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楚恒为她做出评语。

    宋轻笑一听,顿时十分的兴奋,“真的吗?你也觉得我还很年轻是不是?我就说嘛,这都是既定的事实,可不是我信口胡说的。”

    “没胡说,已经当了孩子的妈的少女,这是你的作业。”说着,楚恒将刚才学习的时候用的那本谱子递到了她的手上,上面还放着一个崭新的本子,里面画满了五线谱。

    一听到还有作业,宋轻笑当时就愣住了,她翻了翻谱子,难以置信的说道:“作业该不会是……让我抄谱子吧?”

    “bg,答对了!还是一个聪明的少女。”楚恒的语气十分的轻松加愉悦,仿佛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多么的清朗啊一样简单。

    他是愉悦了,宋轻笑却要崩溃了。

    她看着手里握着的仿佛一层楼一样厚的谱子,默默地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

    “老师,这些谱子要是等我抄完,估计你也见不到我了,此次一别即是永别,再见!”

    楚恒:“……”

    他无奈的笑了笑,指着谱子解释,“不是让你一次抄完,刚才我们讲的是最基础的几篇,所以,你只要回去抄我们讲过的就可以,但是不是只抄一遍,而是要反复的练习,直到你确定可以完整的把谱子默写下来之后,那就可以了。”

    闻言,宋轻笑觉得……两个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啊!

    但是她也知道,其实差别大了,简单的谱子和有难度的谱子之间差了不止一层楼啊!

    “好的,老师,我知道了,我回去之后会认真的抄写的。”

    楚恒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她送了下去。

    大门口,一辆熟悉的车正停在那里,傅槿宴坐在里面,正看着手机。

    “老师,那我先走了,下次见。”宋轻笑对着他挥了挥手。

    楚恒回以一个柔和的微笑,“路上注意安全,下次见。”

    打开车门,傅槿宴的视线也从手机上移到了她的脸上,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挑了挑眉,“你的表情看起来怎么这么凝重?怎么了,是不是上课学习被训了?”

    “怎么可能,我的学习能力这么好,向来都是被夸赞的好吧。”

    梗着脖子不服气的回了一句,宋轻笑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座椅上,一脸的绝望,“只是我没想到,上完课居然还有作业!居然还要抄谱子!这么厚的谱子!”

    她一边愤怒的嘶吼着,一边将装进袋子里的谱子拿了出来,气势汹汹的模样让傅槿宴以为她想要把那本谱子扔到自己的脸上。

    那才真是好冤啊!

    看了看那本谱子,傅槿宴轻笑一声,调侃道:“这么厚一本,你要是抄完,岂不是要到天荒地老。”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和老师道过别,估计今生没有再见的可能了。”宋轻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傅槿宴:“……”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典型的“顺杆子就往上爬”!

    嗤笑一声,傅槿宴发动车子,漫不经心的问道:“看你的样子,感觉你十分的难过啊,既然如此,身为你的老公,自然是要帮着你摆脱困境,所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对于宋轻笑来说,“美食”,就相当于黑暗中的一缕曙光,就是照亮她千金道路的指明灯,就是她人生的希望……才怪!

    但是只要一听到美食,即使她的心情多么的沮丧,多么的难过,多么的委屈,都会顷刻间化为乌有,满脑子只剩下黄焖大虾清蒸鱼,东坡肘子红烧肉……

    治愈力量杠杠的!

    “好呀好呀,这个可以。”拍着手,宋轻笑一脸的兴奋,眼眸中充满了期待,“那我们准备去吃什么呀?”

    “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听你的。”

    “听我的呀……”

    宋轻笑手指轻轻地点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

    突然,她想起什么来,低着头,在包包里翻找了一番,掏出来一张优惠券,献宝一般的说道:“这个是我今天收到的一张优惠券,是一家新开的火锅店,新店开业,全场打五折。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经济又实惠。”

    打五折,我还真是不太缺这顿饭钱……

    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模样,傅槿宴默默地将这句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算了算了,自己媳妇儿懂的勤俭持家是好事,绝对不能打消她的积极性!

    于是,傅槿宴按照优惠券上面写的地址,开车过去。

    因为是新店开业,再加上打五折,吸引了不少的顾客,连带着能停车的地方都找不到。

    最后两人开出去好远,才找到一个停车场,停车下来,两人又步行走了过来。

    “这么远的路程……一会儿咱们吃完饭,也不用担心没时间消食了,再走回去就能消化的差不多了。”宋轻笑一脸无奈的说道。

    闻言,傅槿宴低声笑了笑,挽着她的手走进店里。

    火锅店里已经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一进去,都能感受到那种热乎乎的感觉,再加上空气中时不时的传来火锅的香气,宋轻笑已经要流出口水来了。

    看着她一副小馋猫的模样,傅槿宴宠溺的笑了笑。

    两个人在侍应生的带领下,坐到了一个双人席。

    刚一坐下,宋轻笑拿着点菜单,就迫不及待的说道:“给我来一个九宫格,超辣的那一种。”

    听她这么一说,坐在对面的傅槿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点完锅底之后,宋轻笑才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她家亲亲爱的老公,一会儿要付钱的金主!

    “槿宴,你想吃什么?”

    “我没有什么挑食的,你点就好了。”

    于是,宋轻笑点了点头,也不客气,拿着点菜单从头到尾开始念,洋洋洒洒的点了一大堆,最后还是侍应生出言打断她,“这位顾客,您点的太多了,恐怖两个人已经吃不完了。不如先来这些,一会儿若是不够,还是可以再加菜的,如何?不然的话,剩下了也是浪费。”

    宋轻笑想了想,点了点头,同意了,“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先来这些吧,一会儿不够再说。”

    侍应生收走点菜单,微鞠一躬之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