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选择放弃,还是坚持?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她们远去,宋轻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卡巴卡巴”的声音在腰的部位传出来,相当的清晰。

    宋轻笑愣了一下,缓缓的摸向了自己的腰,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我的天啊,才坐了这么短的时间,自己的腰居然就开始抗议了。

    长此以往,自己会不会真的腰间盘突出啊?

    想到这一种可能,宋轻笑突然抖了抖身体,决定从明天开始,自己一定要加强锻炼,绝对不能是“十八岁的年龄,八十岁的身体”。

    搞定了助理的问题,转眼,又到了宋轻笑要去上课的时间了。

    去的路上,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自打一遇见傅槿宴开始,她似乎就在不停地上课。

    礼仪课,餐饮课,西餐课,现在又来了个钢琴课,以后会不会再有别的还真说不定。

    傅槿宴该不会是……她以前学校派来的卧底吧!

    想到这个可能,宋轻笑自己都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进到练习室,楚恒已经等待了那里。

    见到宋轻笑进来,他微微一笑,声音清润如潺潺清泉,温润如阳,“来的这么早。”

    “我可一直都是好学生,上课只有早到,没有迟到的时候。”

    闻言,楚恒又笑了笑,招呼着她上前,两个人面对面而坐,开始讲授课程。

    “轻笑,你知道在你这个年龄学习钢琴,有许多麻烦的地方。因为你已经是个成年人,手指已经发育成型,不如小孩子的柔软敏感,所以弹琴的时候,很难达到较快的速度;其次,学习钢琴并没有一般人所以为的十分的有趣,其实是一个十分枯燥的过程,有的时候只是一个简单的指法,我们可能都需要练习很久,几天,甚至一个月,都是有可能的,或许现在还有着兴趣,但是一旦实施起来,几天的新鲜感过了之后,就会觉得乏陈无味。”

    “这么算起来,成年人相对于孩子而言,学习钢琴要更难一些,但是这并不代表,成年人就不可以学钢琴,否则的话,当初傅先生联系我的时候,我直接就会拒绝了。只是我需要把这些情况事先和你说明,若是你觉得自己的性格不能适应枯燥的环境,那现在放弃还不晚,上一次的课就当做是我送给你的免费试讲,但你若是觉得自己可以承受,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正式进入学习的阶段。”

    “我授课的时候,比较严厉,不喜欢敷衍了事,所以一定要确定你真的可以承受,真的可以接受,那我们才能开始。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你是选择放弃,还是坚持?”

    一个问题明晃晃的砸了过来,宋轻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其实在开始的时候,她也想过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自己的年龄早就过了最佳的学习阶段,或许在一般人的眼中,自己想要学钢琴这件事,根本就是一时性起而已。

    宋轻笑刚开始的时候,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真的是想要学习钢琴,是因为喜欢,还是仅仅是因为心中的那些不甘心。

    现在楚恒同样在问她,是否真的认真的想要学习钢琴,是否已经做好了面对接下来的严苛的课程。

    宋轻笑仔细的想了想,心中的想法渐渐地变得清晰明了,眼神也越发的坚定起来。

    “我想好了,我是真的想要学习钢琴,或许我已经过了最佳学习的时间,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它。家里的那台钢琴,简直美得令我着迷,我想要奏响它,想要听到它在我的指下流淌出悦耳的声音,那个场景,时刻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是我为之努力的目标。”宋轻笑望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渴望与憧憬。

    那是对钢琴的热爱与向往,不容忽视。

    但是楚恒的注意力,却是被她口中所说的那架钢琴吸引走。

    钢琴……

    宋轻笑说完许久,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看着他时,却发现他的眼神儿有些放空,仿佛是陷入了某种思绪之中出不来,不由得好奇的喊了他几声,“老师,老师?老师!”

    “啊?怎么了吗?”楚恒回过神来,慌忙的问道。

    摇了摇头,宋轻笑有些不明所以,“没什么,只是看你好像突然间发起呆来。”

    “不好意思,我想起了一些时期,所以有些走神。”歉意的露出一抹笑颜,楚恒点了点头,语气柔和的说道,“既然你决定了,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也会尽心尽力的教导你,一定会让你有所成长。”

    “谢谢老师!”宋轻笑站起身来,对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一下子弄得这么正式,楚恒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手忙脚乱的说:“那个,不用这么客气,毕竟我也不是白教的,你也是付了学费的。”

    闻言,宋轻笑忍俊不禁,捂着嘴偷笑,“可不是,价格还不低呢。”学的是那天他的语气。

    楚恒自然听出来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的融洽。

    “好了,先不要笑了,等到学完了我们在笑。”

    楚恒一本正经的说道,转身拿过一本谱子,放在了她面前,翻开一页,跟她讲解:“最开始学习钢琴呢,我们先要学会看谱子,五线谱你会看吗?”

    摇了摇头,宋轻笑一脸的茫然。

    见状,楚恒微微一笑,“没事,不会看也是正常的,那我就先教你认识识谱,先从这里开始……”

    两个人一个认真教,一个认真学,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留下斑驳的痕迹,看上去岁月静好。

    “好了,今天就先学到这里吧。”

    随着楚恒的声音响起,宋轻笑的惨叫声也响了起来,“哎呦,我的老腰,坐了这么久,感觉已经要断了。怎么会是这样,身体年龄和我的心理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啊,一点儿也不青春年少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揉着自己的腰,小脸皱在一起,像是一株娇艳盛开的……菊花。

    见此情景,楚恒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想着青春年少,以后,你只能看着你的孩子青春年少了。”

    闻言,宋轻笑更是垮着一张脸,上面写满了不情愿,“那这可真是一个恐怖的消息,我拒绝接受。”

    说完,两人对视了良久,谁都忍不住,齐齐的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