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请大家去吃大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各位。”

    宋轻笑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她这里。

    只见她嫣然一笑,声音清脆如黄鹂,悦耳又动听,“今天完工之后,我请大家去吃大餐!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想去哪个饭店,随你们挑,算是我对各位用心的工作的感谢。”

    闻言,在场的工作人员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了喜悦的神情。

    毕竟他们也没想到,宋轻笑居然还会请他们吃饭,当初聘请他们来工作的时候就已经许给了优渥的酬劳,就已经让他们很满意了,但是现在……

    有些时候,有些感觉,不是靠钱就能够填补的。

    这样平易近人不爱摆架子的主顾,为她工作,心情都会不由自主的好起来。

    “宋小姐,那真的是太感谢您了。”其中一个类似于他们的组长的人开口道,脸上挂满了笑容,“只是我们可都是大老粗,吃饭喝酒什么的不太注意形象,到时候您可别嫌弃我们啊。”

    这句话半开玩笑,却也有着认真的成分。

    毕竟在他们看来,像宋轻笑这种看起来高贵典雅的人,应该是没有经历过他们那样的场景的,现在提前说明情况,省得到时候她真的不自在,大家都尴尬,还浪费了她的好意。

    闻言,宋轻笑眨了眨眼,一脸认真的问道:“你们豪迈……喝多了会因为耍酒疯而吵着闹着要去裸奔吗?”

    在场的人:“……”

    轻咳一声,组长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要裸奔?”

    “因为我前几天看新闻的时候,看到过一个消息,说是有人喝酒喝多了,神志不清,非要去大街上裸奔,同行的人死活都没有拦住他,最后,成功的让他愿望成真了。所以这种事情我要提前问清楚,以免到时候发生什么太尴尬的事情,彼此之间弄得都很尴尬。”

    众人:“……”

    看着他们不约而同的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宋轻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摆了摆手,连忙说道:“其实我也就是随口一问,开个玩笑,在我看来,在场的各位都是有素质,心智坚定地人,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呢,所以就当我没说过就好,没说过,呵呵呵……”

    随后,伴随的是一阵尴尬的笑声。

    小助理在一旁,默默地捂住了脸。

    总裁夫人呐,您要不要这么生猛?十几个壮汉都被你吓住了啊!

    此时此刻,他不由得想到,在家里的时候,总裁是不是也是经历着这样的事情?然后……

    总裁,您辛苦了,为您点支蜡。

    宋轻笑不知道,自己在小助理的心中的形象已经快要趋于妖魔化,此时,还是一脸的笑意的看着众人说道:“所以啦,我对你们放心,你们也不用太过于拘束,到时候吃好喝好,玩个开心,大家高兴,就足够了。”

    闻言,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一时之间显得十分融洽。

    临近傍晚的时候,所有的事宜全部都已经整理完毕。

    工人们甚至还拿着扫帚和抹布,将工作室从里到外全部都打扫了一遍。

    当宋轻笑和小助理拿着一堆的饮料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崭新亮丽的工作室,感觉干净得几乎都要反光了。

    “来,大哥,先喝点儿饮料解解渴,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去吃大餐,”小助理一边分着饮料,一边说,“我们总裁派车过来接咱们去,所以就不用担心会走丢了。”

    因为之前询问他们说去哪里吃,几个人扭扭捏捏的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宋轻笑拍板说:“既然你们都说不出来个所以然,那就由我这个东道主决定吧。事先说好,要是不喜欢吃,你们也得忍着,谁让你们不出主意的。”

    组长听着,笑呵呵的说:“这个您放心,我们啊都没有挑食的毛病,吃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要去太贵的地方了,价格贵不说,给的东西也少,我们这些人饭量都不小,吃一顿下去,花的钱我们都替您心疼。”

    听了他的话,宋轻笑捂着嘴偷偷地笑了笑,点了点头说:“你放心,我绝对会选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地方,保管你们能吃的饱。”

    后来,她给傅槿宴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傅槿宴听了,半分都没耽误,直接吩咐陈盛去定一家实惠又好吃的饭店,档次还不能太低。

    陈盛听了,全程黑人问号脸。

    经济又实惠?总裁这是准备去请合作商吃饭吗?

    可是平时都是选的那种高逼格的,这次怎么换了口味?

    难不成,这次的客户……比较接地气?

    带着满腔的疑问,陈盛发挥了自己超强的工作能力,很快就找好了一家符合傅槿宴要求的饭店,档次居中,口碑十分好,最主要的是,分量给的绝对足!基本上一个菜的分量,相当于同等饭店的两份菜,简直就是业界良心啊。

    等到他将结果报上去的时候,就听到傅槿宴正对着电话,用一种温柔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对着电话说道:“笑笑,陈盛已经把饭店定好了,到时候我派车过去接你们好了……我?我当然要去,不然到时候你喝醉了,谁管你?……陈盛?他不重要,他一天闲的都要长毛了,吃饭不用带他……好,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

    腻歪了两句之后,他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一抬头,就看到陈盛站在自己的面前,瞪着两个眼珠子,脸皮崩得紧紧的,感觉轻轻划一下,马上整个人就能炸开了。

    看着他这个样子,傅槿宴诧异的挑了挑眉:“你干什么呢,表情这么诡异,失恋了?”

    “失恋?我也得有那个机会啊!”轻嗤一声,陈盛握紧了拳头,一脸的愤愤不然,“总裁,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这一天天累的要死要活,跑上跑下的,你都是看在眼里的,怎么还能说我闲得长毛呢?简直是太伤我的心了,我跟你说,你要是不给我加薪,这次的事情,我记你一辈子。”

    傅槿宴:“……又抽什么风!”

    “没抽风,我就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说着,陈盛还十分做作的抽了抽鼻子,姿态摆的很像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