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楚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对于傅槿宴的这种句式,她已经变得十分敏感了。

    傅槿宴温暖的一笑,点点头,“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你的愿望,你所盼望的一切,我都会帮你实现,你只需要永远的快乐,永远开心的笑就足够了。”

    “你说你喜欢钢琴,我帮你联系了一个钢琴教学工作室,老师也联系好了,今天就去,你就可以开始学习了。”

    闻言,宋轻笑的眼睛慢慢睁大,随即开心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三两步跑到傅槿宴旁边,然后一下子跳起来挂到他身上,紧紧的抱着他,像一只八爪章鱼。

    “槿宴,你真好。”

    语调中是说不出的感动。

    这种梦想近在咫尺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她在心里暗暗祈祷着,如果这是梦,那就千万不要醒来,让她做一辈子可好?

    被她这么猝不及防的投怀送抱,饶是傅槿宴都有些站立不稳,他往后退了两步,才总算稳住身形,将怀里这小小的一只紧紧的抱着,免得她掉下去。

    他无奈又宠溺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是要说话算话了。今天先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以后我要是忙,没时间的话你自己就可以开车去。这家钢琴工作室我也是经过多方打听才定下来的,听说教学的老师人很不错,弹得也相当好。除了画画之外,再培养一个兴趣爱好也很好。做设计,其实本质上跟音乐差不多,都需要找灵感。”

    “嗯嗯,我会好好学习的,毕竟它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总要去完成。谢谢你,槿宴,谢谢你帮我完成梦想。”

    宋轻笑抱着他,亲昵的在他脖子处蹭了蹭。

    “麻麻,吃……”

    傅孟辰小盆友一来就见到这么少儿不宜的场面,后面两个字顿时销声匿迹,他非常识相的迅速将双眼蒙上,然后裂开一条肉眼可见的缝隙,光明正大的偷窥着父母的恩爱。

    宋轻笑听到他的声音,迅速从傅槿宴身上跳下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咳嗽一声,拉着傅孟辰的小手手,“走吧,儿子,我们去吃早饭。”

    被母子两无情抛弃的傅槿宴:“……”

    这丫的不是刚刚还感谢他亲昵他的吗?为什么儿子一来就变了个样子?

    他果然没有他儿子有存在感是吗?

    宋轻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最后这个问题堪称终极一问,因为良心痛不痛,只有宋轻笑自己知道了。

    吃完饭后,由于上次把傅孟辰留在了家里,导致他不满了好几天,所以这次傅槿宴决定将他带上——即使一会自己要去公司加班,也得把这个小家伙带上。

    学钢琴的地方并不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傅槿宴没有上楼,“笑笑,我就不上去了,你上去后,直接说你的名字就可以了,你先好好在这里学,我带辰辰加班去了。”

    宋轻笑点点头,“好,那你路上开车慢点。”

    目送车子开走后,宋轻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离市中心还有点距离,但并不显得冷清,也是比较繁华的地方,她沿着工作室的指路牌进了一栋大楼,来到门口,刚按下门铃就有人来开门了。

    “你好,我是宋轻笑,约好今天来上课。”

    来开门的是一个长相帅气,年龄看着不算很大的男人,他礼貌的将宋轻笑请进来,微微一笑,儒雅的气质顿时流露出来。

    “你好,恭候多时了,我是你的以后的钢琴教学老师,我的名字叫楚恒,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嘎?

    这就是她的钢琴老师?这么年轻?

    不会吧。

    宋轻笑有点诧异,这种诧异还一不小心的表现在了脸上。

    楚恒见她如此样子,解释道:“看起来,你对我身份很吃惊,呵呵,我从小就开始学琴,学了几十年,所以现在来教学也算是做老本行了。其实很多学员都对这点感到吃惊,不过我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小。”

    “你放心,我的教学水平我还是很自信的。”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看起来似乎比我小很多。”宋轻笑努力组织着语言,礼貌的说道。

    “天生长了一张娃娃脸。”楚恒耸耸肩,一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样子。

    宋轻笑没绷住,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觉得这个老师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这么严肃,没准,是一个温和的人。

    这下就不用担心自己没学好被骂了吧?

    两人在这一笑中,陌生的感觉慢慢消散,宋轻笑也变得自如了很多,自我介绍完毕后,就被楚恒带着在工作室转悠了一圈,熟悉了下这里的环境。

    这个私人工作室环境相当优美,装修看上去就很高端上档次,想来收费也不便宜,当宋轻笑看见巨大的落地窗前那架钢琴时,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温暖的阳光洒在纯白的钢琴上面,泛起一层梦幻般的光,轻纱材质的淡蓝色窗帘被微风吹起,有叽叽喳喳的鸟鸣传来,美好得像一个梦一样。

    “好漂亮呀,这里。”

    宋轻笑不自觉的喃喃自语。

    闻言,楚恒一笑,神情里颇有几分感慨,“当初我为了选择一个满意的地方,也是找了不少地方,后来看中了这里采光好,环境安静,就定下来了。装修时也费了不少力气,但索性,每个来这里的学员都很喜欢这里的布置。也不算是白费力气了。”

    “其实学琴重要,学琴的环境也很重要,什么样的心态弹出什么样的感觉,我们这也算身在闹市中,却并不显得喧嚣。”

    “嗯嗯,你说得很对。”宋轻笑对此也颇为赞同,视线在室内转了一圈,精致小巧的布艺沙发,富有艺术性的书架,书架上中外著作都有,还有许多绿植,简洁、现代却又不失品味。

    从布置就能看出主人的品味。

    “这里真的很漂亮,那家钢琴也很好看,我家里就有一架那样颜色的,乳白色,温和不刺眼,像玉一样。”

    楚恒听到她的话,眼神一动,然后好奇的问道:“你家是在这附近吗?”

    “没有,也是才刚搬过去,在郊外了,环境很漂亮,就是有点偏。”宋轻笑毫无防备的笑笑,“但是那架钢琴好像放的时间有点久了,我弹的时候都有些走调了,虽然我不会弹,但还是能听出来,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