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清晓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听了,心中顿时盛满了感动。

    她没想到,自己无心之中说的一句话,居然会被他这么认真的记在心里。

    眼前的这个别墅,还有周边的迷人的景色,没有一处不是满足了她的期盼。

    宋轻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上辈子积攒了好运气,这辈子才会遇到傅槿宴这样一个将她捧在手心里,爱若珍宝的人。

    此生得以相遇,何其幸运。

    “我还为这里取了一个名字,你有注意到吗?”傅槿宴宠溺的看着她,轻声说道,“就挂在我们进来时大门的旁边,有一个牌匾。”

    “名字?”

    摇了摇头,宋轻笑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在车里,我都要睡着了,所以没有看到。我去看看。”

    她说着,松开两个人相握的手,身姿轻盈的奔了出去。

    过了没两分钟,又听到“噔噔噔”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是她回来的动静。

    只是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的声音差别要不要这么大?感觉之前的像是活泼好动的小女孩,机灵可爱,后来的这个像是上了岁数的阿姨,走两步喘五分钟的那一种。

    真是神奇的……小仙女啊!

    “宴槿,我看到了,只是,为什么要叫做‘清晓园’,有什么寓意吗?”

    傅槿宴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你都忘了吗?”没好气的嗤了一声,“我叫宋轻笑……诶?轻笑?清晓!你是用了我的名字吗?”

    点了点头,傅槿宴笑的舒朗,“还不错,反应还不算是太迟钝,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

    对于他的调侃,宋轻笑却没有精力理会,此刻,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那个名字上面。

    “清晓园……哎呀,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的好听,简直了。”

    见状,傅槿宴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顶,揽着她的腰,缓缓的向里面走去。

    “先参观一下吧,之前我已经派人将这里彻彻底底的收拾了一遍,很干净。若是有哪里觉得不喜欢的,我找人去改掉,换成你喜欢的样子。”

    宋轻笑点了点头,瞪着好奇的眼睛四下打量。

    “其实我觉得这里整体都挺好的,精致别雅,不需要改什么,到时候也就是咱们的房间,可能需要改一点点的,但是整体的还是要保留,不然的话,就和别的地方格格不入了,就会破坏这一美感了。”

    对此,傅槿宴没有任何的意见,“可以,随你喜欢。”

    两个人继续在屋子里面转悠,突然,宋轻笑看到一样东西,眼前一亮,又“噔噔噔”的跑了过去。

    看背影,傅槿宴突然觉得和傅孟辰的样子很像,果然是亲母子啊!

    “呀!槿宴,你看,这里居然还有一架钢琴。”

    一边说着,她的手一边轻轻地抚摸过那架钢琴,眼中盛满了惊喜。

    看着她喜欢的样子,傅槿宴好奇的问道:“怎么,你喜欢钢琴吗?”

    “是呀,可喜欢了。”

    点了点头,宋轻笑满怀憧憬的呢喃道:“小的时候看电视,每次看到有人弹钢琴,我都特别的羡慕,梦想着有一天,我也可以去学,到时候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坐在金色的大厅里,数不清的人听着我演奏。可惜后来,我爸爸病逝,妈妈改嫁,我和爷爷单独生活,平时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和我上学的费用,没有多余的钱让我去学钢琴。”

    “后来爷爷过世,我随着去了宋家,虽然那里吃穿不愁,宋叔叔对我也像是亲生女儿一样体贴入微,但凡我开口,无论是什么,他都会送到我的面前,可是我始终没有提过这件事情,可能是因为心里的别扭,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再去练钢琴,只怕也没有什么效果了。所以这个小愿望就被我一直埋在了心底,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向任何一个人吐露过。”

    她的妈妈,她的好朋友,她的前男友……统统都没有说过。

    就像是一个被珍藏的礼物,只要收起来,就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不过——

    “但是看在你是我老公,是我最亲爱的人的份上,这个秘密,我就拿来和你分享了,怎么样,看出来我对你的爱了吧,多么的深沉,多么的隐忍。”

    看着她对着自己露出这么巧笑嫣然的模样,傅槿宴却是感到十分心疼,伸出手,将她拥入怀中,轻抚着她的秀发,声音温柔得快要滴出水来,“没事的,都过去了,以后有我在你身边,你再也不需要委屈,你的愿望,你所盼望的一切,我都会帮你实现,你只需要永远的快乐,永远开心的笑就足够了。”

    窝在他的怀里,鼻间萦绕着熟悉的令人安心的味道,宋轻笑倏然红了眼眶,但是强忍着将眼泪憋了回去,嘴角荡漾着迷人的微笑。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一个永远无条件的宠你的人在身边,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两个人相拥着,彼此之间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彼此的心意,却都已经了然。

    看过别墅没几天,傅槿宴一家三口便搬了进来。

    看到新的住处,傅孟辰小朋友显得十分的兴奋,迈着小短腿在房子里面窜上窜下,使人不仅疑惑,这个小家伙该不会是小猴子变的吧?

    搬家是个大工程,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他们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摊到在了沙发上。

    虽然搬东西什么的都不需要他们自己动手,可是有些物品摆放,还是需要自己亲自来的,而且还要指挥着搬家工人该如何摆放,一来一往,也没有清闲到哪去。

    “我觉得,今天的运动量,比我一年的加起来的都要多。”宋轻笑有气无力的说道。

    旁边坐着傅槿宴,听到她的话,轻笑一声,“所以我要你和我一起锻炼,你还总是找借口不去,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是是是是是,从明天开始,我决定要一起跟你去晨跑。”宋轻笑撇撇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眼睛发光,梦幻般的说道,“真不知道有马甲线的我是多么的美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