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不忍描述的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有那么多粉丝,还愁这个吗,你太杞人忧天了好吧。”她略带点羡慕的说道。

    “有那么多粉丝又怎么样,又不是我喜欢的女孩,她们是美是丑都跟我没关系。”韩潮撇撇嘴,嫉妒使他质壁分离,于是脱口而出,“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渠沟。”

    卧槽!

    这个韩潮真特么有勇气,如果她没理解错的话,他竟敢骂傅槿宴是渠沟!

    “你在我面前骂我老公,你觉得好吗?”宋轻笑眼里射出危险的刀子,嗖嗖嗖的就朝韩潮飞过去了。

    小样,看我不用眼神杀将你削死。

    韩潮感知到了危险,连忙后退一步,摆摆手,讪讪的笑道:“抱歉抱歉,小时候太调皮,语文没有学好,用的诗句不正确,我撤回,撤回哈!”

    很好,什么锅都可以由语文来背。

    “得了,不跟你瞎侃了,我要去前面帮我姐姐的忙了。”宋轻笑翻了个白眼,懒得追究了前面的事情还多着呢,她得去看着点,毕竟还算个劳动力不是。

    韩潮无奈的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颇有点垂头丧气,这个小妮子,插科打诨的本事倒是见长,而且这么没心没肺真的好吗?

    作为一个女人,就不能有点虚荣心吗?

    面对他这个大帅哥的表白,眼里当真是一点心动都没有。

    哎,他觉得好挫败。

    难得沮丧挫败的韩潮踏着沉重的步伐也离开了。

    宋清蓝的婚礼结束后,宋轻笑回到市后,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傅槿宴,她实在害怕这个大醋缸子,一旦吃起醋来,特么的每次遭殃的都是她……的身体。

    简直就是身心的双重摧残,太惨无人道了。

    宋轻笑的工作室已经布置得接近尾声了,很快就要开业,而她也忙得每天脚不沾地的,有时候加起班来连饭都顾不得吃。

    好多次,连傅孟辰小盆友都看不过去了,蹬蹬蹬几步跑到书房抱怨道:“麻麻,你这么不爱你的身体,万一累垮了怎么办。”

    说罢,直接上手将宋轻笑拖出了书房,拉倒餐桌上坐着。

    他还义正言辞的说:“麻麻你不来吃饭,饭都不香了,今天冯奶奶特意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大虾,你再不动手,我就要帮你吃掉啦。”

    宋轻笑好笑的看着自家儿子,“辰辰,麻麻最近是忙了点,不过等这一阵忙过去……”

    “就忙下一阵是吧?”傅孟辰非常上道的接话。

    宋轻笑:“……”

    她儿子是个人精吗?

    他怎么知道这句经典的话?

    现在的小孩子哟,简直不得了,这个年龄都这么成熟,以后长大了,还不得将他们这些父母辈的远远甩在身后?

    宋轻笑第一次嗅到了来自这些可爱孩子们的危机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老了?

    呸呸呸,她才不老呢,她一直都是个小仙女好伐,永远年轻美丽。

    傅槿宴看着这母子俩缠在这个问题里出不来,莞尔一笑,也不说话,夹起盘子里的大虾就拨了起来,很快,虾便脱下了衣服,露出白嫩嫩的肉,引人垂涎。

    果然,母子俩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这光裸的虾吸引住了,四只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都能看到一种隐约的绿光。

    最后,还是宋轻笑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妈妈,不好意思跟自己的儿子抢吃的,于是忍痛转移开了视线,夹着其他的菜开始吃。

    碗里突然多了一只剥好的虾,她直愣愣的抬起头,看着始作俑者。

    傅槿宴露出一抹好笑的神情,“吃吧,我再给辰辰剥。”

    傅孟辰内心s:难道我果然是充话费送的吗呜呜呜,麻麻是个大人,为嘛不自己剥,非要享受粑粑的伺候呢。

    他还是个小孩子呢,祖国的花朵要悉心浇灌呢。

    “笑笑,快吃吧,吃完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傅槿宴不理会来自自家儿子哀怨的小眼神,兀自温柔的看向宋轻笑。

    一听说要出去,还没等到宋轻笑的回答,傅孟辰先蹦跶了起来。

    “粑粑,我们一会儿要出去吗?去哪里啊,是要去玩儿吗?”

    小小的一个人,已经学会了怎么忽略他的话,忽略了他说的“带你”两个字——不包括他在内。

    傅槿宴看着他一脸期待的模样,微微一笑,然后……

    “是粑粑和麻麻要出去,但是辰辰要留在家里,不能一起去。”

    “为什么呀,为什么不带着辰辰去?”

    傅孟辰拉住傅槿宴的手,左右的摇了摇,脸上写满了委屈和难过,“粑粑,难道你不爱我了吗?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吗?哦,不要这样!”

    傅槿宴:“……”

    深吸了口气,他扭头对着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的冯妈说道:“冯妈,以后不要带着辰辰看你看的那些电视剧,看些别的吧。”

    再这样下去,感觉辰辰的画风会越来越诡异的。

    趁着他扭曲之前,一定要把他扳回来。

    宋轻笑看着他们父子两个你来我往的模样,笑得都要直不起来腰了。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们两个还有这种谐星的潜质呢?

    唉,突然有一种想要把辰辰培养一下的想法。

    但是——

    念头刚一生出来,就被她打消了。

    以她对傅槿宴的了解,虽然他说过,不会去干涉辰辰的想法,但是实际上,他也会带着辰辰走他的路,毕竟有了基础,无论如何都要便宜许多。

    而自己的这个想法……要是被傅槿宴知道了,估计他能郁闷得头发都炸起来吧!

    “你想什么呢?摇头晃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好奇的询问。

    宋轻笑恍然的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都在看着自己,不由得干笑了两声,

    “麻麻一定是在想着吃好吃的事情,除了这个,也就没有别的了。”傅孟辰人小鬼大的说道。

    宋轻笑闻言,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刚要说些什么,就看到一旁的傅槿宴也点了点头,煞有其事的说道:“没错,也就只有美食才能勾引走她的注意力。”

    见他们父子两个一唱一和的模样,宋轻笑森森的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实在是太没有地位了。

    谁都可以欺负我!

    撇了撇嘴,宋轻笑夹起碗里的那个虾,将气全都撒在了那上面,“嗷呜”一口就咬了下去,毫不留情的动作,看的傅槿宴下意识的抖了一下。

    怎么感觉是咬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