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韩潮告白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在婚礼彻底接近尾声时,宋轻笑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韩潮拽着手臂就拉走了。

    “歪歪歪!韩潮,你想干嘛?要带我去哪里?”宋轻笑这个小身板怎么可能和身材高大的韩潮想比呢,猝不及防之下就被拉着直接来到后院。

    韩潮见周围没人了,这才满意的放开宋轻笑的手,开始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笑笑,我喜欢你。”

    嘎?

    正在嘟着嘴揉手腕的宋轻笑一下子僵在了原地,慢动作回放似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睛瞪得老大。

    “你、你把我这么粗鲁的拉过来,就是要说这个?”

    韩潮看着她略有些泛红的手腕,挠挠脑袋,后知后觉的道歉,“抱歉,把你拽疼了,刚刚我……嗯……有点紧张,所以没有注意,真的很对不起。”

    此刻的韩潮,不再是那个风靡全国的偶像兼实力派明星,反倒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大男孩,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手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曾经那些经验在宋轻笑面前,通通化为乌有,起不了半点作用。

    若是此刻韩潮的粉丝在这里,看到他这副蠢萌的样子,估计会忍不住扑过来……把宋轻笑打死!

    韩潮认真的看着宋轻笑,再次告白,“就是为了说这个,笑笑,我是真的喜欢你,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很多年了,心里一直放不下。”

    尤其是在今天,看见她和傅槿宴那么亲密的互动,他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股东西在蠢蠢欲动,嫉妒的感觉催动着他必须要去做点什么,不然他坐立难安。

    这么猝不及防的被人告白,宋轻笑有那么一瞬间的满足感,是那种正常女人都会有的虚荣心,然而她很快便将之抛到脑后,严肃的看着他,“韩潮,我们是朋友吗?”

    “……”韩潮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想了想,最终点点头,“是!”

    “那我是单身吗?”宋轻笑继续严肃的问道。

    “嗯……不是。”韩潮有一瞬间的尴尬,脸上也热热的。

    他其实自己也知道,这样做非常不妥当,但他好不甘心,宋轻笑和傅槿宴互动的画面,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循环播放,挥之不去。

    所以,趁着这股不甘心还在作祟,他想了了自己多年来的心愿——告白。

    想了想,韩潮继续说道:“笑笑,我知道你结婚有孩子了,也知道你们的夫妻关系非常恩爱,毕竟你们也算公众人物,我在哪里都能大概知道一些你们的情况。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还请你原谅,虽然理智上我知道你的回答,但是我还是想问一下你的答案。”

    说罢,他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宋轻笑,此刻的模样,特别像一只等待主人抚摸的衷心的大狼狗。

    见状,宋轻笑有些不忍心,但她却又不得不狠下心来拒绝。

    不忍心是因为,伤害别人的事她一向很难做出来,然而有时候不伤害别人,势必就会伤害自己人,孰轻孰重她分得清楚。

    所以,宋轻笑苦涩的一笑,红唇轻启,“抱歉,韩潮,我不能接受你的喜欢,我想你心里应该早就有答案了,你这么优秀,一定有跟优秀的女孩子来到你身边。所以真的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好吗,那是没有结果的。”

    宋轻笑在心里淡淡的想着,傅槿宴这会不在,要是知道自己被韩潮告白了,会不会直接撸起袖子就将韩潮揍一顿?

    画面太美,她不忍直视。

    韩潮闻言,心里无比失落,但他这几年也逐渐的习惯这种失落感了,所以此时,一张俊朗阳光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表情。

    他只是淡淡一笑,眼中仍旧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光,“嗯,你的答案我知道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继续喜欢你。”

    闻言,宋轻笑简直要被气笑了,她用一种看外星人的新奇眼光看着韩潮,故意转换了话题,“嘿,大明星,我以前还真没看出呀,你还有做流氓的潜质。”

    “多谢夸奖,我觉得这是对我莫大的赞扬。”韩潮满不在乎的一笑,以前在酒吧驻唱的时候,他流氓的特质可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呀,只不过是宋轻笑没看见罢了。

    他要是没有这种不放弃不服输的精神,也就不会成为今天的大明星韩潮了。

    “遇事就退缩,不是我的style。”他酷酷的补充了一句。

    “……”宋轻笑看了他一会,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我说,你这句话还蛮押韵的,是不是hip—hp唱多了,已经成习惯了?”

    韩潮无奈的耸耸肩,两手一摊,“职业病,请见谅!”

    得了,看来今天这个小女人是不会正面跟他谈这个问题了,没想到她还有属乌龟的属性,脑袋缩到壳里,拽都拽不出来。

    宋轻笑要是知道他现在的想法,绝对会一个左勾拳打上去,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然而,并没有,她只是露出一抹状似轻松的笑,然后将话题转换到了今天的婚礼上,开始对新郎大肆表扬。

    “没想到你哥哥这么体贴,对我姐姐也太好了吧,我真的觉得,我姐姐能嫁给你哥,真是天大的福气。”

    还好宋清蓝不在这里,不知道宋轻笑这话,要不然绝对会纠着她的耳朵,大声咆哮:丫的,他能娶到我才是天大的福气好不好!拜托,你姐我有这么差吗!

    “所以咯,在我哥的光环下,我就成了一个不受家里人待见的调皮的孩子,每个人见到我哥哥都是满脸赞叹,见到我后,又像变脸似的,一个个都无奈的摇着头,像是我得了什么绝症一样。”韩潮回忆起小时候的事,一张脸上充满的感慨,“还好我没有被那些长辈们打击到,从此一蹶不振,现在大翻转,实力打脸。”

    “不过呀,我哥哥还是有一样比我成功,就是他好歹已经结婚了,而我,还是一个可怜兮兮的万年老光棍!之前我还有点心理安慰,两个光棍半斤八两。但现在我心中超级不平衡,见到他就想绕道走!”

    听到他这么直白坦诚的话,宋轻笑嘴角抽了抽,这还真是一个耿直by,想说啥就说啥。